FenZu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enZuo

博文

镇上唯一的游戏:弦论的权力与荣耀(三) 精选

已有 2908 次阅读 2020-11-26 10:46 |个人分类:弦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6 镇上唯一的游戏:弦论的权力与荣耀(三)

     

彼得沃特    著

                           左  芬     译

 

你正在读的这本书的一个早期版本最初是打算在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起因于2003年早期我遇见了该社的一名编辑,他对这本书稿表示感兴趣。尽管剑桥也出版许多非常知名的弦理论的书籍,他似乎对发表我写的内容很感兴趣,以便部分地提供这一主题上的某种平衡。书稿被寄给了审稿人,而我对审稿结果相当乐观,因为我很自信它没有大的错误,应该很轻松通过标准的学术审稿流程。我想我当时预期非弦论家的审稿人给出正面回应,而弦理论家则会承认我说的都是事实,哪怕他们并不同意我的一些结论。


尽管其中一些审稿人给出的报告非常正面并且强烈支持在剑桥出版,弦理论家们的行为出乎我的意料。在第一轮审稿中,某个被编辑向我描述为“著名弦理论家”的审稿人写了一份简短的报告,宣称书稿充满了错误,但是仅仅给出了一个例子。他或者她接着从正文中挑出我写的一句话,误引了它,把单数变成复数,然后通过分析这句误引的话来证明我对这个领域的某些发展一无所知。其实放在上下文中,原话是对量子场论中某个问题的认知现状的极其准确的总结。报告最后这样结尾:“我可以写出这部书稿的一份很长的批评,但那其实毫无必要。我认为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任何人为这部书稿给出任何正面的评价。”而我是在收到另一份热心支持出版的报告的同一封邮件里收到这份报告的副本的。这位审稿人还把我对弦理论的批评与创世论者们对进化论的教学的批评相提并论。


在我看到这份报告之前我有点担心我写的一些东西,感觉它们太趋向于指责弦理论家们不诚实了。在看到这份报告之后,我不再为此担忧。显然这种不诚实的层次和许多弦理论家拒绝承认他们主题中的问题的程度远远超出了我最初的想象。那位剑桥的编辑同意这份报告缺乏可信度,甚至在某些方面为我的书稿提出的问题提供了证据,但他觉得没法进一步推动出版,如果没有更多正面报告的话。


第二轮的审稿产生了另一份非常正面的报告(出自一位曾在弦理论方面工作过的物理学家),但也有一份非常负面的。第二份(也出自一位曾研究过弦理论的物理学家)并没有宣称我有任何事实错误,甚至说他同意我对弦理论的一些批评意见。报告非常短,但它强有力地表达了这种观点:粒子物理团体的领导者们有能力处理好他们自己的问题,我没有任何权利批评他们,并且强烈地反对剑桥出版。编辑提议尝试第三轮审稿,但这时我已经很清楚,弦理论家们会强烈地反对出版,哪怕他们并不能回应我的论证。我同剑桥这样继续下去只会是浪费时间,因为他们不太可能出版被这个领域的领袖人物强烈反对的东西,哪怕这一反对并不被任何科学论据所支持。我于是把书稿寄出给其他几个大学出版社,但结果非常负面,其中两个编辑明确地告诉我说,尽管我所写的东西非常有趣,但是它实在太有争议了,一个大学出版社是不可能出版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863936-1259929.html

上一篇:镇上唯一的游戏:弦论的权力与荣耀(二)
下一篇:镇上唯一的游戏:弦论的权力与荣耀(四)

6 王安良 吕洪波 黄永义 文克玲 杨正瓴 曹须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7: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