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波
《时间之问》尾声 精选
2018-7-28 08:33
阅读:9722

 

到目前为止,我们了解了生物钟的机制,也讨论过机械钟、电子钟的机制,以前还讨论过天文历法,现在终于可以把这些总结一下了。老师说道。

“好啊!不过把这么多东西汇集到一起,似乎并不那么容易。” 学生说道。

“那我们试一试吧”,老师说道,“首先,四季轮回,月亮盈亏,星座回归,这些高悬于人类头顶的纯洁完美之物的周期回归,让人类对宇宙充满了敬畏。人们用自己的智慧发明了历法、节气与之呼应。”老师在一张餐巾纸上画下了一个圆代表年轮的周期轮回。

“嗯,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可是这年轮并不完美,为了更好地推算天象,人们发展了数学,发明了闰月和闰年的计算。”说着,老师又画了一个圆,上面是闰月的设置规则。

“我想起来了,这个神秘的闰月规则甚至和现代的电路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学生补充道。

“而在古希腊,人们用齿轮来完成数字计算,让一台齿轮机械来预测天体在天空中的周期性回归。时间在日月星辰的周期回归中流逝,齿轮在旋转中预测了天体在星空中的位置。”老师一边画了一个安提基特拉机械的背面螺旋图。

“嗯,这也是一种回归,月食的回归、行星的回归。”

“如果说回归是宇宙星体的一种常态,那么音符的回归则让人们与天地感应。人们用音乐来祭祀上天,用和谐的音乐来诠释宇宙的和谐,朱载堉用十二等程律诠释了完美的黄钟之音的回归。”老师说道,顺手画了一个黄钟大吕十二音符回归的圆形。

“嗯,这里是数学的严密计算和情感的交融之地。”学生说道。

“回归是一个循环,时间的流逝却是线性单向的。人们用单向的水滴来模拟时间的流逝,最后却又回归到圆形的钟表来记录时间。从摆钟的周期摆动,到石英晶体的伸缩振动到原子外围电子状态的周期改变,背后都隐藏着两股相反的力量,相互推动相互制约,推动着周期性的回归和新的出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擒纵轮。”接下来一个擒纵轮跃然纸上。

“嗯,这神秘的力量似乎无处不在。”

“是的”,老师说道,“就连地球上的微小细菌生命---我们的祖先,虽然极其卑微,在亿万年间也发明了自己的生物钟,它精巧的结构和机制丝毫不逊色于人类的发明。DNA和它对应的蛋白质舞伴彼此相生相克,也跳出一曲优美的舞蹈。”老师接着画出了一个六边形的KaiC蛋白质的形状。

学生接着说:“顺着这个思路,我们的话题从节气历法延伸到了数学、机械齿轮、音乐和时钟以及生物钟。如果把这些历法、数学、机械、音乐、时钟、生物钟排布在一个圆圈上顺时针转动,就构成了我们聊天的主题。”老师一边说,一边在纸上画了一个简单的钟表的图形,上面各个主题按顺时针排列。

 


7- 35时间全景图

 

学生盯着这个图形看了一会说:“老师,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按照逆时针的方式,我们同样可以把这些主题全部串起来。也就是说,我们对时间的讨论话题却可以反着来一遍。”

“哦,是吗?怎么反着来呢?”

“比如,我们可以先从最后一个人体生物钟开始讲起,然后沿着逆时针的顺序一直回到节气历法。首先,从分子生物钟的正反馈、负反馈机制可以联想到一般的更为普遍的时钟,因为它们都具有这两种反馈机制。由于时钟具有回归的特性,从而联系到音律的回归、尤其是十二等程律可以完美地实现回归宫音。”学生解释道。

“听起来挺有意思。那接下来呢?”老师问道。

“由音乐联想到开普勒提出的宇宙的琴声---也就是行星的运动,从而联系到安提基特拉机械。而这个机械背后体现了数学以及历法,从而联系到连分数以及闰月。最后从历法延伸到二十四节气。”学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仿佛在说:“怎么样?我又绕回来了!”

“啊哈!真不错,看来你已经融会贯通了!”老师说道,“朱载堉在突破三分损益法的隔八相生时,提出了十二等程律。“仲吕顺生黄钟,返本还元;黄钟逆生仲吕,循环无端”。无论正旋还是反旋,都能生律,音律都能顺利返宫。而你把我们对时间的讨论话题掉了一个方向,也都顺利“返宫”,就像朱载堉的黄钟逆生仲吕一样,不错不错!”

老师含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世间万物的联系多种多样,而我们的讨论只提供了其中一种可能。未来还有多少种可能,我真的不知道……”

 “......”

 

此时,日头已经过了正午,谈话还在继续,地上的影子开始一点点重新拉长...


----------------完---------------------



*****《时间之问》已由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3出版 *****

《时间之问》出版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汪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813107-112624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