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phantd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lephantd

博文

野象在南归,能走哪条路? 精选

已有 4869 次阅读 2021-6-25 09:2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21年5月16日,来到云南石屏县的15头野象群,一路北上,引起了国人的高度关注。据云南北移亚洲象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简称指挥部)的数据,在这漫长的40来天,每天投入应急处置人员及警力150至300人、200至400辆车辆和10多架无人机,时刻守护者这些顽皮的万兽之王,确保了人象平安。这是国人践行生态文明建设、确实保护野生动物的壮举。

野象会到哪里去?一直牵动着亿万人心。让人兴奋的是,从6月22日开始,野象终于明显南移了!

mmexport606871b00eaf9baec24ac91e55bfefb1_1624335595491.gif


地处中国西南的云南省,西部为沟壑纵横的横断山区,东部为山地盆地相间排列的云贵高原,两个自然地理区域的分界线,是西北东南走向的哀牢山山脉,基本处于印度洋季风和太平洋季风的交接处,也是中国西南生物地理的分界线。在自然状态下,野生动植物,不会轻易越过属于自己的分界线。

mmexport1624076710649.jpg

在《中国亚洲象研究》(2006年科学出版社)里,我们总结了文献记录,确认过去的8000年里,由于气候变迁和人为引起的植被变化,野象的分布区域从中国的黄河南岸一直退缩,在距今约500年的时候,野象退缩到了哀牢山山脉以西的横断山区的南部,稳定至今。2021年4月16日,15头野象群,向东,翻越高高的哀牢山来到地处云贵高原的元江县境内,再向东, 5月16日,到了云南石屏县小河底后,一直北上。按照纯学术观点,野象有“权利”再次回到8000年前的地方,欣赏黄河之水天上来。但是,地球气候,地表人口压力,已经完完全全地剥夺了他们的这个权利。生存,还得回到现实。

让人兴奋的是,从6月22日开始,至6月24日18时,14头象群总体继续向南迁移38公里,在玉溪市峨山县富良棚乡附近林地内觅食活动。在巡象过程中,指挥部已经总结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确保人象平安。目前,指挥部提前研判象群迁移线路,根据山势走向、道路和村庄分布情况,沿途辅助投喂象食,引导象群远离周边人口密集区。

仔细研读峨山县富良棚乡往南的区域,会发现一个地形、地表覆盖和人口分布格局。偏东,是地势略低人口密集的塔甸镇、化念镇,再往南,靠近象群北上的原路,直到元江石屏交接的地方;偏西,是地势较高人烟稀少的玉溪国营玉白顶林场,林场延绵至新平县,向南是人口密集的新平县城,再向西,是人口稀少的绿汁江流域,最后进入绿汁江与石羊江汇合的元江河谷上游。

对于野象,这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如果选择偏东走向,自然回归普洱西双版纳的可能性巨大;如果选择偏西走向,自然回归普洱西双版纳的可能性巨小。这是地形和地表覆盖决定的。元江河谷上游,向西,哀牢山山脉,山高坡陡,野象无法攀越;向南,沿着元江河谷南下,戛洒镇、漠沙镇、曼来镇是新平、元江的热带作物主产区,人口十分密集;除了再次向东北返回,只有向西北进入新平县双柏县交接的峡谷区。那里,更是人烟稀少,是国家保护物种绿孔雀和陈氏苏铁最集中的栖息地,有野象残存的环境。

如果,这北移的14头野象,“落草”绿汁江-石羊江一带,他们将成为“背井离乡”的小种群。小种群遗传衰退,直至灭绝,是不可避免的。当然,小种群灭绝,是个漫长的过程。要是得到人工辅助,也会有其他基因的渗入。

此外,如果缺乏顶层设计的野生动物保护特区建设,只是修修补补的概念说教,栖息地未能得到根本改善。即便野象回到普洱西双版纳,人象冲突依旧,他们还会北移。那么,绿汁江石羊江一带,也不失野象的偷生栖所。

因此,摈弃感情问题和舆论问题,当前,在峨山县富良棚乡一带的野象群,上策,是选择偏东走向,回到普洱西双版纳那个曾经的家园。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11431-1292658.html

上一篇:遇到老师
下一篇:应该特别关注那头离群的独象

11 张晓良 郑永军 尤明庆 冯大诚 晏成和 段煦 关蕾蕾 姚伟 黄永义 农绍庄 李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1 07: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