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
好奇心驱动的和需求导向的科技研究:司托克斯象限论
2020-9-15 10:24
阅读:499
标签:象限论, 巴斯德象限

 

司托克斯科技研究分类象限论

司托克斯(1999)对传统的三分类提出质疑,他根据科学研究是否“追求基本认识”和是否有“应用考虑”,把科学研究划分为四个象限,如图2.4所示。

     


2.4 司托克斯科技研究分类的象限模型

(资料来源:司托克斯.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周春彦,谷春立译.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63页)

 

玻尔象限是在认知需求的引导下的且无实际应用考虑的研究,可称之为“纯基础研究”。玻尔对原子结构的探索,是这种研究的典型代表。这类研究故称玻尔象限。玻尔是丹麦伟大的物理学家,他探索原子结构的模型,是纯粹的好奇心驱动的基础研究。

       巴斯德象限的研究既有扩展知识的目标,又有应用目的,可称之为“应用激发的基础研究”。法国巴斯德对发酵的基础研究,是为了解决在利用甜菜制造酒精过程中的问题。他发现了导致发酵现象的微生物及其制造酒精的机理。巴斯德开发出了接种牛痘疫苗,既解决了实际问题,也扩展的科学知识。巴斯德的研究工作是“应用激发的基础研究”的典型,所以这类研究被称为巴斯德象限。开恩斯的经济学研究、通用电气实验室科学家朗缪尔对表面化学的研究、曼哈顿计划中的基本研究,都在巴斯德象限之内。

       爱迪生象限是只追求应用目标,而不管“所以然”的研究,这是纯应用研究,爱迪生是这种研究的典型代表。爱迪生在其创立的工业研究实验室里主要从事商业技术的开发,一生做出了许多重大的技术发明,但是她对科学知识的贡献甚微。

       最后一类的研究既不以追求基本认识为目标,又不以追求应用价值为目的。那些对某种特殊现象的系统性研究,如研究昆虫的标记,属于此类。司托克斯没有找出一个适当的名称来指代这类研究。

Ruttan科技研究分类象限论

       鲁坦(Ruttan2001)在司托克斯对科学研究“四分类”的基础上,提出了新的四分类法,如图2.5所示。

 

2.5 Ruttan科技研究分类的象限模型

(资料来源: RuttanV.W.Technology, growth, and development : an induced innovation perspective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1p 537

 

右下方象限是好奇心驱动的基础研究,仍称之为玻尔象限。

       右上方是应用激发的基础研究,即巴斯德象限。前已述,这里不赘。

左上方是应用研究和产业发起的技术开发,称之为爱迪生象限。对这类研究的支持,几乎完全来自产业部门。

       左下方是政府发起的应用研究和技术开发,被称之为瑞克欧尔(Rickover)象限。瑞克欧尔(Hyman Rickover)是美国海军上将,曾领导原子能委员会橡树岭(Oak Ridge)国家实验室、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干架实验室和利沃莫(Livermore)实验室,以及西屋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的实验室,开发核潜艇。美国联邦和州政府资助的农业研究、公共部门资助的材料科技均属于瑞克欧尔象限。

 

考虑到上述司托克斯和鲁坦分类体系中瑞克欧尔不为国人所知道,笔者将之改称为钱学森象限。钱学森为组织领导我国火箭、导弹和航天器的研究发展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被授予“国家杰出科学家”和“人民科学家”荣誉称号。这些具有明确的国防、社会经济应用目标,并且得到了国家财政的支持。我国“两弹一星”工程以及载人航天工程都属于这一象限的研究。


摘自:刘立 《科技政策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立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71079-125064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