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
导师的“代表作”获诺奖,“第一作者”可以获诺奖吗? 精选
2019-10-9 09:34
阅读:8105
标签:诺奖,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DONNA

 

让我们用事实说话,讲两个小案例:


案例1 导师的“代表作”获诺奖,“第一作者”也获得了诺奖

2018年,加拿大59岁女副教授退休前撞上了诺奖;其代表作是,1985年当时身为博士生的DONNA与导师合作,发表在Optics Communication上的那篇只有3页的高度原创性的论文:Strickland, Donna; Mourou, Gerard (1985). "Compression of amplified chirped optical pulses". Optics Communications. 56 (3): 219–221

(详见 励志!59岁女副教授,靠1分影响因子文章斩获2018年诺奖20181004 https://mp.weixin.qq.com/s/ZNC5A6o8Yq6BiMOHbiOLjQ


DONNA1.png


获得诺奖之后的一个月内,Donna晋升为(TENURE/长聘/铁牛/)正教授。

若说评教授有多难?瞧瞧,人家DONNA获得了诺奖,才能评上正教授!


donna2.jpg

截图于DONNA个人网页

 


案例2 导师的“代表作”获诺奖,“第一作者”擦肩而过

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美国和英国的3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理解细胞感知、适应氧气变化机制中的贡献”。其中,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格雷格·L·塞门扎(Gregg L.Semenza)揭示了身体应对低氧的关键激素红细胞生成素(erythropoietin,EPO)基因的调控机制,找到了转录因子——低氧诱导因子(HIF)


在诺奖网站列出的三位诺奖得主的5篇“代表作”(如下图所示)中,其中第2篇代表作的“第一作者”是王广良(WANG,G.L.),其时为塞门扎教授的博士后。

王广良在追忆20多年前的科研往事时说:“我是塞门扎先生的第一个博士后,当时整个实验室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寻找HIF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具体的科研工作。”但这次诺奖,“第一作者”擦肩而过了。详见:记住:昨天生理学诺奖的重要华人贡献者 《知识分子》,https://mp.weixin.qq.com/s/OL8wCTVe55RX_MeTJ5Gjkw

 

截图于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medicine/2019/summary/

(BTW,这次获诺奖的代表作都是“高大上”的NSC-PNAS期刊论文)


Semenza在南方科技大学做学术交流时的PPT照片。图中人物照分别为在Semenza实验室时期的王广良与最近的王广良

转引自 知识分子 https://mp.weixin.qq.com/s/OL8wCTVe55RX_MeTJ5Gjkw


一点讨论

由这两个案例看出,在导师(最后作者)的获诺奖的代表作中,(作为博士生或博士后的)“第一作者”可能会沾大光获诺奖,也可能名落孙山。是否能获诺奖,关键看贡献,看ORIGINAL IDEA(原创性思想)主要是谁提出来的;也要看运气等“社会因素”。比如,DONNA身为女性科学家获诺奖,为居里夫人女性诺奖名单“添砖加瓦”了,这样能激励更多的女性从事科学事业,献身科学事业,“溢出效应”巨大且深远。

相关专题:2019年诺贝尔奖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立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71079-120117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