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
所谓近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的话题 精选
2020-12-1 07:08
阅读:9880

在网上,又看到一个讨论的话题:近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看到这个话题,我实在感觉有些无语了。第一,近代科学不仅没有出现在中国,也没有出现在亚洲其他国家,也没有出现在非洲、拉丁美洲、大洋洲,甚至至今非常牛的北美。那么,为什么要讨论近代科学没有出现在中国的问题呢?是一种追溯,还是一种反省?难道如果我们反省出来什么原因之后,就能让历史重新走上一遭,使中国在世界上真的能在近代科学的创立上有那么一号?显然,这没有可能性。那么问这个问题的意义到底何在?是为了让中国在今后的科学研究上走在世界的前列吗?可是当时中国没有出现近代科学的历史环境已经与今天完全不同了,今天反省当年的时间与空间,对于今天的中国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第二,讨论这个问题,一般说来,都要考虑两个方面,一个是必然性的方面,另一个是偶然性的方面。近代科学没有出现在中国,肯定也都有着这两个方面。据我的看法,中国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所以历朝历代对于国家治理的关注远比解决那些追求形而上学的问题要重要得多。儒家思想所要考虑的问题也都是要解决国家治理方面的问题。而国家治理中,需要许多思想、策略,还有人才。科举考试就是解决国家治理所需要的人才问题。科举考试中,早期还是要考一些策论的。这也与国家治理有着密切的关系。后来科举考试走上了八股文的邪路,这才使这个人才选拔的方式发生了畸变。另外,中国是人口大国,劳动力基本上不是太缺乏。所以,虽然在生产过程中,也有提高效率的需要,但毕竟不是那么特别急切。而西方,经过类似于黑死病那样大的瘟疫,人口损失太大,因此,在生产方面确实急需解决提高生产效率的问题。这也迫使西方在解决机器设备等方面产生一种急迫感。不过,在这一点上,我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要说解决技术与设备的问题,中国古代也确实在这个方面有过不少发明,只是这些发明的过程,与西方所谓近代科学中的科学研究还是有着较大不同的。科学研究与提高生产效率的机械还不能完全划上等号,甚至有点远水不解近渴的感觉。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这种对生产设备急切的需要能不能成为近代科学出现在西方的理由,我以为还不能说是足够充分。

第三,自古希腊始,西方确实就有一种在观念上追求形而上学终极点的传统习俗。古希腊那么多哲学家,几乎都是在追求这种形而上学问题的答案。当然,他们其中也有从形而上学走到伦理学和认识论领域的,但他们的研究基础都是形而上学。那么到了文艺复兴时代之后,西方的学者们很有可能继承古希腊的形而上学传统,所以对于自然界的本原问题一直持有较大的兴趣。这对西方产生近代科学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第四,中国有学者称,基督教对于近代科学在西方的产生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但在这个学者的著作中,没有看到相关的依据。在我看来,基督教对近代科学的发展确实存在着推动的作用,不过这种推动作用不是正面的,而是从另一个方向产生的。即基督教对于近代科学的萌芽是予以残酷打击的,如对伽利略实施宗教裁判所的审判,如对布鲁诺处以火刑,都是基督教对近代科学萌芽的扼杀。这或许激起了科学家们强烈的反弹。在反宗教反神权的意识支配下,近代科学反而产生了一种反作用力,用科学研究来对抗宗教神权。

第五,国内有学者称,近代科学没有出现在中国,是因为中国的各种环境都不可能利于近代科学的产生。这样的论断是缺乏依据的。这种结论本身就等于宣判了中国与近代科学从根本上就是不相容的。从中我们也看到了西方世界对中华文明的鄙视与轻蔑。不幸的是,这种鄙视与轻蔑也传染给了我们的一些学者。要知道,在古代中国,天文学是相当发达的,而古代中国的数学也是相当发达的。虽然古代中国没有提出过系统的数学理论,但在解决现实问题上,古代中国的数学确实提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数学方法。古代中国解决不定方程的方法,祖冲之对圆周率的精确计算,古代中国对日蚀和月蚀的精确推算,不仅显示出中国数学的高水平,也显示了中国在天文学上的高水平。唐朝的一行和尚第一次用科学方法来测量子午线的长度。元代郭守敬深知天文学,创立了不少新的测量仪器,制定了更为严谨与准确的历法。近代科学在西方的出现,不也是从天文学与数学开始的吗?根据中国古代在科学技术上取得的成就,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说,如果存在着更为适合的环境与土壤,那么在中国,近代科学的产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一个民族,一种文明,在世界上的产生与发展,都有着各种不同的特点。在某个阶段,某个文明走到了世界的前列,而经过一个较为漫长的时间之后,另一种文明在另一个领域里也有可能对原来相对先进的文明有所超越,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再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被超越的文明仍然有可能实现反超越。这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如果有人借助所谓近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出现在中国为题,来以此贬低与蔑视中华文明,这样的做法是徒劳的。如果有国人学者抱有这样的观点,这不仅是缺乏依据的,也是孤陋寡闻的。中国在世界历史上曾经先进过,也曾经落后过。这都是历史,我们从来不会讳言。我们处在先进时,无需傲慢,我们仍然需要向其他民族和文明学习人家的长处;我们处在落后时,也无须气馁,只需要迎头赶上。这是一个成熟文明和民族的心理状态,是一个包容与宽容大国的心理状态。

公众号.jpg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胡懋仁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678176-126056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6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