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瑞基金会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wmf

博文

我与吴瑞奖学金——2020年吴瑞奖学金得主武慧娟 精选

已有 3992 次阅读 2020-12-5 18:30 |个人分类:基金会|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与吴瑞奖学金

 武慧娟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我正准备乘坐地铁去往实验室,在轰隆的地铁声中,我接到了吴老师的电话,通知我获得了2020年度的吴瑞奖学金。那一刻真的有万千种情绪涌在心头,有惊讶、喜悦、感激,但更多的是惭愧和焦虑。惭愧于自己能力尚浅,还远远不是一个合格的科研工作者。焦虑于自己是否能够像吴瑞大家庭的众多优秀的前辈一样,在未来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吴瑞精神的践行者和传承者。

 

如今回首,距离这个时刻已过去将近半年,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大概是对吴瑞精神更为深刻的理解和心中更加坚定的信念:吴瑞先生对于科学研究奉献了他毕生的心血和热情,而除此之外,他总是不知疲倦地帮助别人,对于年轻后辈给予不懈的指导。这些事迹和精神每每体悟,内心都被深深撼动,仿佛化作闪闪星光,指引我在接下来的科研生涯中能够更加坚定地去求知、求新,从而分享以及传承。

 

初识吴瑞奖学金是在大三下学期,当时考虑夏令营以及读博的事情,和好友搜索了很多信息。有一天,好友激动地分享给我一则新闻,是NIBS发布的关于两位师兄师姐获得吴瑞奖学金的喜讯。借此,我们进一步了解了吴瑞奖学金的创办理念以及获奖者的研究工作,便被深深地吸引了。当时内心无比地向往和羡慕,感慨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探索未知,有所收获,有所成果,而这样的成果也许有一天可以惠及他人。也许在当时只是内心一闪而过的向往,却像有魔力一般,推动着我和好友一起坚定不移地踏上了女博士之路,哈哈。

 

后来我们都顺利进入了自己心仪的研究单位开始博士生涯。但最初内心的诸多憧憬并没能让博士生涯变得简单容易些:大部分实验经历了一遍遍地摸索,依旧失败; 许多症结,查阅了大量文献,日思夜想,也依旧不得而知。但不管内心有再多的迷茫以及自我否定,每当开始做实验的时候,总是神奇地让人在着手的那一刻获得专注和平静。我想,这也许就是科研的魅力所在吧。这个过程中,我的导师汤楠博士给予了我很多指导、鼓励以及帮助,她对科研敏锐的感知力,对科学问题极大的热情和执着是指引我们实验室大家庭前进的力量。

 

2020年的年初,我的导师汤楠博士鼓励我积极去尝试申请吴瑞奖学金,在申请过程中,NIBS的徐墨博士以及我的师兄李蛟博士传授了许多申请和面试的心得和经验。得益于这次机会,我有机会在临近毕业之际,认真地梳理和回顾自己对于科研的体会。在《自我介绍》中,我认真剖析了我对于科研的一些想法,一些感受,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一点点感受科研魅力、坚定科研信心的历程,同时,介绍了我对于未来探究的一些计划;在《研究工作进展小结》中,我将我的研究工作的研究背景,空白之处,采用的创新和突破手段等一一进行了描述。

 

提交申请之后,便是等待面试。但受疫情的影响,最终我们的面试是通过网络视频会议的方式举行的。在面试的前一天,吴艳老师单独找每一位即将进入面试的候选者进行视频聊天,一方面为了检查网络流畅程度,另一方面,她告诉我们:走到今天,已很难得,要以平常心态看待面试过程,避免紧张情绪。由于面试是随机询问,并不需要做PPT汇报等过程,因此,在等待面试的过程中并不需要做特意的准备。面试的时间大概是10到15分钟,在刚进入面试环节的时候,面对吴瑞大家庭的前辈们,作为小粉丝的我忍不住紧张了起来。但是,前辈们以那样温和的语气,那样循循善诱的方式,像老友聊天一般,与我进行交谈,使我逐渐忘记紧张。他们时而会非常感性地问:你觉得科研最打动你的地方在哪里,时而会非常真切地讨论我所探究的科学问题的创新与不足之处,可能的下一步的走向。以至于我在面试结束的时候都有一些不舍,脑子里还有好多好多想法没来得及说。

 

面试获奖之后,我们天南地北的2020届吴瑞萌新迅速进行了网络视频会议,聊科研,聊生活,虽然隔着网络,虽然还未曾在现实中蒙面,但却如相识多年。

 

絮絮叨叨这么多,皆是我从初识、申请吴瑞奖学金到今天成为吴瑞大家庭的一员的心路历程。最最重要的一句话,送给想要和即将申请吴瑞奖学金的学弟学妹们说: 去相信吧,去追逐吧,这真的是太棒啦!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55618-1261268.html

上一篇:2021年度吴瑞奖学金申请公告
下一篇:写在获得吴瑞奖学金后——2020吴瑞奖学金得主姚润文

5 杨正瓴 张鹰 王庆浩 黄永义 杨婵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