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哀老树新枝 精选

已有 3909 次阅读 2020-8-8 08:21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研究生, 基础, 木秀于林, 学术不端, 夭折

哀老树新枝

楼北有一棵大杨树,长得比六层楼的楼房高得多,大约有六十多年的树龄,可以算一棵老树了。2017年4月,我写过一篇关于喜鹊做窝的文章《“小两口建房”记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49957.html),说的就是发生在这棵树上的故事。校园里,这样的大杨树数以百计。由于老,不免有枯病的老枝掉下来。为了避免事故的发生,三四年前开始,学校便逐步把这些老树伐去树冠。家属院里的老树也一并如此处理。去年秋天,楼北的这棵杨树也被“去冠”,原来二十多米高的大树只剩下了6米来高的一个树干。

今年开春,四月初的时候,残留下来那些小枝条正常地长出来叶子,可是大树干仍然“秃顶”。到了4月底,树干的顶上终于长出了叶子。这是4月30日的照片。从中可见顶上的一个小芽和西侧树干上新长出的嫩叶。

哀1.jpg

树有没有树冠,本来与我没有关系 ,可是我家的饭厅就对着这棵树,每天吃饭,就看着这棵树。看着一个难看的秃头,总是不高兴。现在秃头上长出来嫩芽,就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小树芽长得很快,半个月的光景,就长成40来厘米长的树枝了。更何况东面顶上一枝,西边侧面上也是一枝,两枝长得差不多高,就像在比赛一样。

两根枝条都以每天大约三个多厘米的速度往上长。我和太太每天吃饭时都会把两根枝条比一下高低,有时候看看是东边的高,有时候看看又是西边的更探出一点。不到一个月,两根枝条都超出了对面三楼窗户的上沿。为了仔细判断两边的树头究竟那一个更高,我只好借助照片来观察。

下面的几张照片,就是那时候拍的,从中可以看到两侧树枝的迅速成长。

哀3-518.jpg

哀4-522.jpg

哀8-622.jpg


这棵树自然不是我们种的,但是由于天天看,天天关心,就好像成了我们的宠物一般。

这棵树原来有二十多米高,当然也就树大根深,被砍去了上面的树冠,根系却依然在,故而这两枝如今长得最高的枝条,得到的营养似乎也特别丰富。不到两个月,两根枝条都长了3米多长,而且各有许多根侧枝。两根主枝都探上了四层楼窗户的下沿,下面的侧枝也很兴旺,老树被砍后留下难看的秃头也看不见了。一切都是欣欣向荣,我们也为这棵老树而高兴。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7月1日下午,闷热的天气里来了乌云,在狂风暴雨之后,天气凉快了许多。我们在享受着来之不易的风凉之时,忽然发现老树东边顶上的一枝,已经不知去向,老树的秃头隐隐约约又露了出来,低头看楼下,地上一堆鲜嫩的树枝,已经被人拖到了路边。

哀9-72a.jpg

我真的有一点伤感。不过又想,东西两枝谁是老树将来的主干的问题,总算有了一个答案。虽然西面的一枝是从侧面生出来的,不过,假以时日,必定会越来越粗壮。

时间又一天一天地过去,东面被吹掉的一枝被迅速遗忘,好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树枝在不断长高,也在不断分岔。由于没有了东西两枝孰高孰低的争议,也就没有了给树枝照相的动力。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到了8月初,老树的新枝已经超过了四楼窗户的上沿。也就是说,三个月的时间,它长成了4米多长的枝条,而且带有许多旁枝,看上去蔚为大观,真是不容易啊。

8月2日下午,又是狂风暴雨。在狂风之后,我发现西边的那枝,也终于倒下了而再也没有起来。于是,我原来以为有可能成为将来老树主枝的两根新枝,就全都夭折了。

老树又露出了它那丑陋的秃头。

哀92-85aa.jpg

这棵树上的两根新的枝条,都生长得比较快,先折的那枝长了两个月约长3米,后折了那枝三个月就长达4米,它们都还有许多枝杈,本身却并不粗壮,特别是与老树的结合部并不牢靠,最后都是“齐根”断掉的。

古人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说法,这里是枝秀于木,风则摧之。长得高大,受风的面积大,也就容易折断。

人们往往用作物或树木比喻人才。作物在幼苗期生长过快,根浅苗大,后期往往出问题,倒伏甚至死亡。所以有时候需要“蹲苗”,控制肥水,甚至像小麦和花生那样,用脚踩一踩,不让它们过早的疯长。

人才的培育也是如此。培植好根基最为重要。没有打好根基之前不要指望他有多少天才的表现。初中的数学还没有掌握好,就让他学习高等数学。刚进高中的中学生就让他们学一些大学的课程,去参加学科竞赛。研究生没有学习专业知识,就让他们去做研究、发表论文,似乎可以早一些出成果,拿奖学金,拿各种奖励,看上去很风光,但是以后自己却做不出什么有意义的工作。不能做工作,但是又名声在外,于是铤而走险,弄得“学术不端”,最后身败名裂。这样的人和事,不是也常常可以见到吗?

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要过早用力,过早发育的孩子往往长不高,不到需要大肥大水的时候,不要给小苗加肥水,这是人们应当知道的常识。楼后老树的新枝,大概也是成长太快所造成的吧?

我想到,现在我们的很多大牛那里,研究生可以得到的肥水也是很充足的,可以很快出成果,不过还是要注意,基础一定要打好,不然,将来名不副实,又心有不甘,弄出什么幺蛾子,牵连上了大牛的盛名,“老树”也是要遭殃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12874-1245472.html

上一篇:杂说“豆”(5)豇豆、绿豆与赤豆
下一篇:杂说“豆”(6)花生

24 郑永军 杨正瓴 杜占池 武夷山 周忠浩 尤明庆 黄永义 王俊杰 陆仲绩 王安良 韩玉芬 孙宝玺 康建 张晓良 聂广 张勇 信忠保 戎可 李学宽 姚远 孙颉 徐冉成 姚伟 史永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1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