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
不必把弘扬科学精神说得很玄乎 精选
2019-4-4 08:03
阅读:2842
标签:科学传播, 科学精神, 科学研究, 教书

不必把弘扬科学精神说得很玄乎

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来,做了一辈子教师。改革开放后,一直在高等学校。作为理科的教师,除了教书就是做科学研究。教书是传播科学知识。退休后,写一些文章、给学生作了几个报告,谈的也大都与科学有关,这些事情也还可以算是科学传播吧。

在说到科学传播时,常常听到有人说这样的话:弘扬科学精神是最重要的,教授科学知识倒还在其次。至于如何才能弘扬科学精神,人们往往闪烁其词、措辞玄虚,使人如堕云雾之中,不得要领。我在这里并不想纠缠哪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不容易说清楚的问题。无论如何,对于所有的人在谈论和真正具有科学精神之前,必定要有相当的基础科学知识。我想说的是,在讨论弘扬科学精神之前,先要知道科学精神到底在哪里,说清楚了科学精神在哪里,才有可能去弘扬。

我是一个从事化学教学和研究的教育和科学工作者,化学研究的对象是原子、分子这些“物质”。广而言之,对于一般的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也是自然界,也就是物质世界。我们进行科学研究的目的是要弄清楚物质世界的的性质和变化规律。所以,我想,所谓科学精神,无非就是我们人应当怎样正确地看待和对待这个物质世界。如果是这样,那么科学精神就应当存在于我们看待和对待物质世界的活动之中,也就是存在于人们的科学活动之中。

正因为科学精神就在我们学习科学知识、传播科学知识、进行科学研究中,即在于我们进行的所有科学活动中,那么,离开学习科学、传播科学、研究科学这些具体的实践活动,谈论科学精神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当然,也只有在这些科学实践的活动中,才能够弘扬正确的科学精神。

例如,我们在向学生上课教授科学知识时,或者写一篇文章向公众普及某一种科学知识时(此二者本质上其实差别不大),我们首先要讲清楚事实,也要讲清楚结论。我们不但要讲清楚结论,更要讲清楚结论是怎么样来的,讲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也就是说,应当讲清楚道理。科学是最讲道理的,所谓科学精神就是摆事实、讲道理。弘扬科学精神就在这种讲事实、讲道理的过程中。讲清楚了事实、讲明白了道理,就是弘扬了科学精神。

又如,我们做科学研究,研究某一个课题。老老实实地弄清楚了事实,得到了某一个新的结论,例如化学家发现或合成了某种新的物质或物质状态或某物质新的性质、或者发现新的反应途径等等。所有参加研究工作的人,包括研究工作者和学生,各自完成了自己应当担负的工作。那么,所谓科学精神,就在他们发现或弄清楚新的事实及得到新的结论的过程之中。研究工作者和学生就在从立项到结题的整个研究课题的过程中,弘扬了科学精神。

《庄子》中有这样一段话: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与此相似,科学精神就在我们做科学研究或科学传播的过程之中。我们做好科学研究工作、教好书、说清楚科学道理的过程,就是弘扬科学精神的过程,我们出色地做好这些科学活动的过程本身就是弘扬了科学精神。

如果教师讲课讲得不清楚、交代得不明白、教课逻辑不清、事实交代不明,学生跟他学习与不学习没有什么差别,再怎么空说弘扬了科学精神也不行。同样,做科研项目稀里糊涂、数据乱七八糟、推理牵强附会,东抄一点西凑一点,也决不是弘扬了科学精神。

总之,弘扬科学精神这件事情,本身并不玄乎,因此也没有必要说得很玄乎。老老实实地从事科学研究,或者很好地向学生教授了某一门科学课程,或者精彩而出色地做某一项科普工作等,都是弘扬科学精神的过程。离开了这些具体的科学活动,所谓弘扬科学精神不过是空口说白话。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冯大诚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612874-117135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