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学科知天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yperchaos 交叉学科知天下,从兰州理工大学起飞。

博文

你的工作贡献可以换算为多少货币

已有 2216 次阅读 2018-7-8 11:2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2018年世界杯正在退化为欧洲杯,一些球迷和伪球迷纠结还要不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一些穷人却关心起欧洲足球教练的年薪了,调查如下:

2018俄罗斯世界杯8强赛各队主帅年薪排名: 
法国队主教练德尚 350万欧元 
巴西队主教练蒂特 350万欧元 
俄罗斯主教练 260万欧元 
英格兰主帅 200万欧元 
乌拉圭主帅 170万欧元 
比利时主帅 100万欧元 
克罗地亚队主帅 55万欧元 
瑞典主帅 45万欧元。八个国家的主帅年薪总和:1530万欧元。 中国男足主教练里皮年薪:2300万欧元。

  不知道中国男足教练这个年薪给国家纳税多少?不知道这个薪水是不是国内最高的行业年薪?有伪球迷调侃到,执教指导中国男足必须给高薪,否则谁愿意啊。

       科研院所除了常规经费支持外,研究人员还要从各个部门和渠道申请各种经费,拿到了经费一方面完成了单位的科研进款任务,一方面指导研究生一起完成科研任务,如果可以量化的话,那么经费数量,指导研究生数量和成果数量都可以估算下贡献程度。

     大学里虽然也有少数专职研究人员,这些人不用给本科生上课,只负责申请经费和搞项目,横向纵向都兼顾。多数情况下除去行政机关和后勤人员,一线教职人员都是要给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的。不同的专业教职人员承担的本科教学任务差别很大,极端情况是一些专业学院因为教职人员多,一些教师没有承担本科生理论和实验教学任务,只好借助毕业设计、课程实习,研究生课程指导等方式来完成教学任务。对于承担基础课程的老师相对就比较辛苦,要承担外语、思政、大学物理、高等数学、工程力学、线性代数等公共课和通识课。除了授课,还要完成科研任务,比如科研经费进账,SCI/EI论文等科研绩效的考核。毕竟,公共课的老师就那么多,任务就是要靠这些人完成的。

   正如最近高中文理分科动员会上说的,文理分科影响这明天的专业选择和今后的职业选择呢。不同的专业不同的理想,不一定的劳动强度,不一定的薪酬。

    对于多数完了教学任务的教授和副教授来说,都是在抓紧时间投入到科研探索,期望能积极做出科研成果。努力了不一定有科研成果,但不努力可能是不会有科研成果的。而一些老师在完成了工作岗位的基本教学任务要求外,却能够抓住机遇,献身于我们的三本和独立学院教学事业。

    独立学院和依附一些地方大学建立的三本学校满足了大量没达到二本和一本分数同学继续读书的愿望,这些独立学院也需要老师来上课,如果聘用固定的教职人员显然成本太大了。所以,独立学院和三本院校一般都是采用“借鸡生蛋”的模式,在本地城市的一些大学临时雇佣一些比较空闲的老师来为三本学生上课,给的课时报酬相对于老师们的正式公职单位比较高。

    我曾经问过几个在三本学校兼职的老师三本学校如何给他们课时报酬,并好奇他们为什么如此“低价”地去给独立学院的学生上课。视野和角度不同,看法则不同。

      以某单位为例。超过岗位基本教学任务的(大概200学时),一个教学工作量副教授和教授大概30RMB(一个学时大概50RMB), 但当地三本和独立学院一个学时给教授100RMB,所以这些在三本学院上课的同志们就认为自己就职的正式单位给的报酬比兼职单位少。可他们忘记了自己就职的正式单位长期给他发了工资并提供了社会保障等其他服务。

     有人调侃到中国男足冲击世界杯希望渺茫,当男足主教练要承受很大压力和煎熬,所以多给点薪酬来安慰焦灼的心灵。同样的老师,给学习风气不同的班级授课,最终的授课效果差异也是非常大的。虽然三本和独立学院的一部分同学经过自己努力也实现了积极转变和显著的进步,比如一部分同学也考取了研究生和博士生,但和多数二本学校的本科生一样,自主学习能力,自主学习主动性都需要加强。否则,教师授课将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希望“以本为本”的精神能真正落地,本科教育没做好,研究生教育和科研发展就是脱离了根本。作为教职人员,不断提高自己业务素质,珍惜时间,在恰当的岗位发挥恰当的作用才是正道。

    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也许就是一种欺骗。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0980-1122869.html

上一篇:拒绝手机,回归课堂笔记
下一篇:2018年7月Nonlinear Dynamics本期120篇高被引论文

2 孙颉 李军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7 2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