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玺
一篇作了十年的文章 精选
2019-1-10 22:37
阅读:4823

大约十几年以前,日本的两位科学家提出了自然界中可能存在着负K介子的原子核深束缚态的问题,引起了核物理界的广泛关注。我和同学一起研究了负K介子在核物质内的性质,文章寄送到国外的一家杂志。几周以后,我们收到了编辑转寄来的审稿意见。审稿人认为,在我们的计算中没有考虑共振态粒子作为中间态的影响。我立即感觉到我的研究工作与国外一些研究组之间存在着差距。于是决定在全世界寻找最优秀的老师,向他们学习先进的理论方法。

那时候,西班牙的Oset教授对于负K介子的深束缚态持否定态度,他每月写两篇文章,批评日本科学家的工作,连续干了一年半。我认为他是这一领域内的专家,是一名真正的大师。于是要求访问他的研究组,希望在他的指导下,研究一个共振态粒子作为中间态的物理问题。教授热情地接待了我,他用汽车把我从机场接到家里,还把葡萄架上仅剩的一串葡萄剪下来给我作早餐吃。教授多才多艺,会弹吉他,唱歌,年轻的时候还酷爱斗牛。教授总是说,“Physics is a hard work and fun。”这是第一次去西班牙访问。后来,在国家留学基金的支持下,学校还派遣我去西班牙学习了一年。

教授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每天从早八点工作到晚八点。教授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所有的文稿的方程式都要亲自推导。如果他遇到困难,就用牙齿咬圆珠笔,实在还不行,就咬大拇指,困难一下子就解决了。教授还是这一领域中最高产的作者,2010的时候,他共发表了六百多篇文章,总引用率超过了一万次。2011年底离开教授我回到国内,感觉所有的的问题都被教授研究完了,实在不知道应该研究什么问题才好。于是,我决定把2008年我初到西班牙的时候在教授指导下完成的工作(http://inspirehep.net/record/813632)再研究一遍,严格用量子场论的方法,考虑更多的影响因素,看一看是否会得到新的结论。但是,计算结果总是不理想(http://inspirehep.net/record/1299687)。

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搞科研就像游山玩水。古人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你希望对于山的全貌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就必须从山里走出来,最好是爬到对面的山上去,才能看的更清楚,理解的更深刻。于是,我决定再次到北京大学物理系去作访问学者,加入郑老师的研究组,开展合作研究。郑老师学识渊博,治学严谨,代表着中国物理学的良心。有一次,我和他谈起我在西班牙的工作,他说:“方程中的V应该是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顶角。”此前我们一直把它称作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势,如果是一个顶角,根据量子场论的知识,所有的外线都应该去掉,矢量介子的极化波函数也应该去掉。我突然明白了以前关于矢量介子的极化波函数的计算都是没有必要的,直接扔掉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于是,又写了一篇文章(http://inspirehep.net/record/1590299)。

这一个问题,我断断续续研究了十年。


图1. 教授多才多艺


图2.  手把手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宝玺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579347-115641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