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楷翰
大学和大学生将面临严重的信任危机
2019-4-23 23:24
阅读:490


    1980-1989年,大陆的经济发展,大抵是依靠填充严重的生存内需紧缺而形成的。89年。。。而1990年到前几年,内需市场基本动态饱和(怎样的结构咱们就不说了,请注意这个定义),主要生态位由国有垄断;而大陆民企主要依靠外销血汗工厂发展,其主力是低端制造业和农民工。

    也就是说:实际上私企,一直是以先锋物种角色出现的,开拓——收割——再开拓——再收割的生态演替史导致了技工和工程师队伍培养强烈萎缩。由于经济的转型升级迟迟难以启动,当贸易战和智能化开始后,内外交迫下低端民企受到毁灭性打击,农民工的价值和需求大幅下降,此时凸显出大陆在生产要素方面一个重大缺陷就是:技工和工程师队伍强烈不足,无法支撑一二产业升级应对新的经济局势。

    现在的大学基本不培养一二产业要素,尤其表现在严重缺乏产业化价值的科研成果,严重缺乏可迅速进入产业化领域的学生,因此在一代人内很难指望大学对产业界产生有效的输出,即使是大家比较忌讳的其他问题全解决了,在升级的动力学上也无法乐观。

    这从生产端造成了父母的严重焦虑,势必导致大学严重的信任危机



    消费端呢? 所谓国有大家都知道是顶级演替生态系统咱们不说了,理论上在进入市场化经济后,私企由于其岗位开放性和利益主导特点,是个体能力得到正常发展的最主要路径,。然而咱们都知道正常的市场经济目前远远称不上,私企的生存困境在于其生境严重不足,这直接导致了即使通过大量引进工程类海龟,也难以带动私企发展进而带动岗位数量良性进展,更不用说容纳得了严重扩招的大学了。


    还原端呢?大陆过早进入类似当年荷兰“海上马车夫”贸易与投机暴发户社会状态,加上近似中古时期资源和机会的权力锁定,从而导致了经济——文化上的生态位锁定,低生态位人群在重重负载下几乎只具备简单再生产能力,高生态位人群则基本不可能进入正常状态的私企关键岗位,随着经济危机的延续,资源和机会的严重缺乏导致现有文化社会生态系统加剧顶级演替,大学最主要的生源来源——中产阶级的信心和财力迅速枯竭,导致了大学发展未来渺茫。 



      在漫长的经济危机过后能否稳住脚步上升,难度可能还大于南美洲“中等收入陷阱”,用不很恰当的话说:如果用我的广义生态工程学来分析,严重退行的可能性远远大于轻度退行,几乎不存在稳住的可能,原因在于系统开放度、自组织的高壁垒、未形成反馈—负反馈系统,即:大陆经济状况实质上处于高度不稳定的激发态,因此依照自然经济文化社会三维度稳态定律分析,其迅速朝短板维度(应当是基态状态)移动的动力学常数相当高。至少,作为高校员工(当然还愿意/能做多久我不知道),我是几乎不信任大学的作用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楷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561693-117514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