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楷翰
越来越不爱来这里了,顺便报告一下最近动态。
2019-3-20 16:39
阅读:685

    现在还在泉州师院坐班,实验员岗但做的是副研究员的事情——搞官方承认的科研成果,一年4个发明专利交差。只有一张桌子一台破电脑。

    现在还是福建智睿的总工,还是小微企业规模(营业额没到500万),业务开始好一些了。


    心态变了,不再怎么在意单位、同事的看法了。不再怎么在意同行的反应了。

    心态变了,对国家民族看得越来越淡了,喜欢调整自己心态了。


    还在完善广义生态工程学学科雏形,我所拥有的八个工程理论突破,有两个开始被行业关注和实践应用,即:菌藻矿平衡理论替代教科书的菌藻平衡理论;治自然生态的生境——生态耦合进展演替理论替代现有主流的这文件那专家。功能景观学工程理论渐渐有人能理解了。还有5个理论突破还在等机会。

    总之,行为经济学、演化经济学、文化社会学部分的东西,在治理规划上应用还很受时代限制,但自然生态学部分通过几个成功的工程开始走进生态应急和生态维护工程中。


    老了,身体开始不如以前了,也无所谓,早死早投胎,值了。不管怎么说,哪怕院士,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理论突破的是不是,咱可是学科雏形创建还高一级,这辈子没糟蹋世间资源了。 干得多花的少,值了,天堂上遇到老邪老师他觉得荣耀的,他有遥感几何光学理论,我极可能已经超过他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楷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561693-116860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