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伟
常与同好述争鸣,不与不知论长短
2019-10-13 21:45
阅读:1343
标签:学术, 聊斋, 踏实, 主见, 清醒

学术讨论后回来,想看看电影,最近都没有时间看了,想偷闲一下。突然想看看康定情歌,苏有朋主演的,但是这个电影结尾不是很好,觉得很有遗憾。其实最早看的是1991年的《跑马溜溜的山上》,这个黑白短剧曾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电视短剧奖,主演是陆剑民、蒋雯丽、纪原。那时候我特别小,但是还隐约记得一些情景,一个大学生去康定县城写生,后来认识了李大姐,这个李大姐应该是由蒋雯丽主演的,帮助这个大学生一起写生,后来他们认识了,但是他们的结局不是很好,大概印象朦朦胧胧,只记得这么多了。这是童年的记忆,详细的剧情都记不清了,网上也查不到具体的消息了,还记得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现在的电影很少有这种感觉了,虽然那时候拍摄的很简单,没有现在技术这么强,但是那时情境和电影传递的意境很具有穿透力,虽然那时候很淳朴,但是却是经久不衰,让我现在不绝于心,可惜现在的电影没有这种感觉了,不知道我的认知和喜好还是停留于童年阶段,还是其他……。就像88年播放的聊斋(现在一看篇名“聊斋”字体颇为熟悉,后来一查还是范曾提的),现在看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尤其是开始“呜呜”的旋律,配上一盏忽明忽暗的纸灯,当时关上灯,一家人躺在被窝里面看,着实把几岁的我吓得够呛,一到这个时候,我就用被子盖上头,过了这一段片头就探出头再看,我现在一想就想起来,一个炕上挤着我爸爸、我妈妈、我大姐、我二姐,这个挤着不是拥挤的意思,就是一家五口人一起睡在炕上,我和我妈妈一个被窝,晚上就是看着这个聊斋的电视机在害怕又想看的矛盾情境中睡去,那时候空气很好,月亮很亮,村里没有路灯,我们照样在月亮地下面玩“踩影”的游戏。不知道从哪里看来这句话,“一旦经常回忆小时候的场景,就意味着老了”,嘿嘿,我知道真的假的?我只是觉得小时候的夜里很温馨,偶然起夜的时候就是爸爸呼噜声,但是丝毫不影响我睡眠,大了就不行了,我爸爸打呼噜,我往往要推醒他,然后我睡着了,他的呼噜声才不会干扰到我,也许抵抗力没有这么高了,或者睡眠质量没有那么高了……。

话题转到自己的科研上面来,今天下午学社一场交流,明天早上刘超老师组织一次交流,中午和杨志磊律师约得一起吃顿饭,顺便聊聊。

和杨志磊律师聊天很有收获,就像他自己说的,可以带给我不一样的视角。

学术上最好的心态是:喜欢研究的照样喜欢,但是允许自己暂时无法做到极致;反对的依然反对,但是接受它的客观存在。

我觉得学术上的稳重,就是能在无谓的争辩中全身而退,能对不如己意的言行保持克制,也能对不伤筋骨的挑衅一笑置之。

学术上的踏实,就是不需要靠顺从他人来获得安全感,不需要靠贬低别人来获得优越感,不需要靠被人看到来获得存在感,就是能平静地面对一切,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以及可以不必做什么。

学术上的清醒,就是当有人抬举你的时候,你别拿自己当回事,就是任凭这个学术圈如何疯狂、浮躁或复杂,而你始终保持警觉、善良和一尘不染。

学术上的主见,就是你的判断是基于你掌握的信息,然后分析,思考,继而独立得出的结论,而不是因为十个人里面有九个人都是这样说了,所以你也这样说。

学术上的坚持,就是等别人的耐心都耗光,而那些日积月累的坚持,早晚会变成别人的望尘莫及。

学术上的分寸,就是有力排众议的资本,却不会离经叛道,有犀利的锋芒,却不会颠倒黑白,有胜人一筹的智慧,却不会喧宾夺主。有肝胆相照的交情,却不会学术底线全无。

每个学术阶段都有每个阶段对应重要的事情,每一件事都需要自己脚踏实地的去落实,无一例外。学生时代做好学生的事情,职场岁月就尽心尽职。需要明白当前的首要任务是什么,然后做好它。这样的话,才有可以在下一个阶段随心所欲,在更高的层次里如鱼得水。所以,即使有人告诉你用六分努力就能蒙混过关,你也得做足十二分的准备,而不是在仅有两三成准备的时候,就侥幸赌上一把。所谓的高枕无忧,其实就是准备充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姚伟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541012-120177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