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2017年的首次周五读书会

已有 4323 次阅读 2017-1-7 23:0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2009年以来,我的读书活动基本没有停止过。除非极特殊的情况,每周读一到两次。退休以后,一般每周一次。与平日有不同者,会写上一篇博文说说。上周五,即2017年元月6日的读书会就是这样有些不平常的一次。

  这次读书参加者共六人。我们家三口,高中华博士,博士生卢翮,硕士生韩同学。从参加者来看,与平时就大有不同。

  过去读书时,我们家里的也参加,但不规律。从上学期起,不同了。这与她的工作有关。若干年来,她只带对外汉语教学方向的研究生。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都有。我记得有巴西三名(其中一个去年还作为青年汉学家到北京来参加活动),塞尔维亚两名,乌干达一名,越南两名,这学期还有一个小伙子也是欧洲人,不记得是哪国人。因为专业的关系,这些学生不参加我们读书。这学期她招了一个古代文学的同学,态度积极起来。

  小女儿伊嘉是周四即元月5号从上海回来的。复旦放假早,我们要她在上海多住几天,避避北京的雾霾。可她归心似箭,考完最后一门课的当天就回来了。晚上10点多到家,收拾好,睡觉时已经12点多了。一大早来参加读书,值得表扬。

  高中华博士,现在清华大学历史系做博士后。从清华到我们学校,地铁要一小时四十分钟。

  卢翮同学正是博士论文和求职双重压力在肩的时候,参加与她专业无直接关系的读书,有品位。

  我自己因为重新上岗,岗位要求比较高。正在赶一篇重要文章,大家读书时,我在电脑前加工文章,用一只耳朵听。这次读《左传》,从桓公二年开始。读到下面一段,我打断了大家:


 初,晋穆侯之夫人姜氏以条之役生太子,命之曰仇。其弟以千亩之战生,命之曰成师。师服曰:“异哉,君之名子也!夫名以制义,义以出礼,礼以体政,政以正民。是以政成而民听,易则生乱。嘉耦曰妃,怨耦曰仇,古之命也。今君命大子曰仇,弟曰成师,始兆乱矣,兄其替乎?”嘉耦曰妃,怨耦曰仇,古之命也。


   我对大家说,这段话可以证明《左传》中的有些内容不出于当时人之口。我说,自己过去也相信《左传》“嘉耦曰妃,怨耦曰仇”的说法,写文章曾引以为据,但这实际上不合乎当时人的思想。我说,这个“仇”不是今天所说的“仇恨”之“仇”,而是同于“君子好俅”的“俅”,是配偶和副贰之意。《诗经·周南·兔罝》篇“赳赳武夫,公侯好仇”就是这个用法。女儿刚上大学,文献读得少,不太懂,我就用通俗的例子来说明。我说,这个赳赳武夫,是公侯的“好仇”,就是好的伴当。我说《水浒传》里头的浪子燕青,就是卢俊义的好伴当。我们家里的受传统说法影响比较深,一时接受不了我的说法。我就举《秦风·无衣》“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为例,她不再说了,但可能还在思考中。《无衣》的这句话,孔颖达《正义》说:“至於王家於是兴师之时,百姓皆自相谓:修我戈矛,与子同为仇匹,而往征之。”可见其义。

  读到下面这段话时,我又打断大家:


  惠之二十四年,晋始乱,故封桓叔于曲沃,靖侯之孙栾宾傅之。师服曰:“吾闻国家之立也,本大而末小,是以能固。故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亲,皆有等衰。是以民服事其上而下无觊觎。今晋,甸侯也,而建国。本既弱矣,其能久乎?”


   我要求大家对此各自诵读若干遍,会背诵“故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亲,皆有等衰。”我把这段话比较详细地进行了解释。我说,这可以说是一篇微型的《殷周制度论》,对我们理解周代社会制度有重要意义。高中华博士提出,下次我们先把《殷周制度论》读一下。

  一上午的读书,还有一些小讨论。但都没有以上重要,就略而不述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1026150.html

上一篇:雷洋案的判决,令我吃惊
下一篇:我享了毛主席的福

11 尤明庆 张海权 赵序茅 蔡小宁 宁利中 吴晔 史晓雷 王晓峰 陈宏伟 wqhwqh333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03: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