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看到这样的消息,您不觉得恐怖?

已有 12069 次阅读 2015-3-18 10:2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不管是电能转化为微波还是把微波再次转化为电能,从科学上和技术原理上几乎没有任何新意,在90多年前,天才的特斯拉就已经解决了其中的科学问题和技术问题。可是,当我看到消息说,日本人完成了千瓦级的无线电能传输技术,距离500米无线传输,重新点亮电灯泡的时候(日本两次成功实验无线输电点亮500米外LED灯(图),我还是感到非常的震惊。尽管日本人说,这技术可以实现太空发电,还能给汽车充电。但是,我分明看到的是满街不需要燃料的战车和坦克,到处都是永远不会疲劳的作战机器人;也看到海面上到处都是不需要燃料和充电的潜艇和自动鱼雷,天上飞着不需要燃料的作战飞机…….

       在我眼里,这叫开始创新,与科学和技术无关,做的是一种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以外的研究,是为了创新而开展的工作,叫Know-How,这种研究获得的知识基本不会与其他人分享,因为这里面常常不仅包含着商业的利益,更多的还是国家竞争力的体现。历史上,大多数的间谍和特务去偷所谓的技术都不是偷科学,也不是技术,而是图纸或者参数,就是这种know-how。这是为了竞争而做的创新,一种不与人分享的秘密。

       我很怀疑那些把科学研究和技术发明当成最重要研究的人的动机,更怀疑故意模糊创新的概念,把科学和技术也模糊成创新的动机,更怀疑那些整天把论文数世界第二当成炫耀资本和邀功的本钱的动机,我一个小老百姓都能明白,论文再多,专利再多,国家的竞争力不会增强,表面上越光溜越漂亮,说明虚胖越厉害,甚至是浮肿,而真正的实力一定不是可以靠数数数出来的,而是体现在会不会和好不好上。

       不断的强调颠覆性创新,不断的宣称只有颠覆性创新才是发展道路,而实际上,在进入新世纪以来,不断的跟在别人后面忽悠和被忽悠。从比较早期的氢能存储和开发,到后来的生物质能,风能,太阳能,纳米碳管石墨烯,到现在的到处都在忽悠的3D打印技术,十几年下来,狗熊掰棒子一样,我没有看到有一样技术是做到了世界第一的,即便工业化规模最大的风能和太阳能,科研水平最高的不是我们,产品水平最高的也不是我们,我们还是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依靠牺牲环境和资源输出让人家过得更美好的廉价产品。这种精神分裂型政策导向,我不知道这些科技界领袖到底想把这个国家搞成什么样。

       一听到顶层设计,我就哆嗦。为什么政策总是不让科研人员做他喜欢和应该做的事情,都要被驱赶去做替科技界领导做政绩的事情?

       尽管我不必为我自己的科研感到羞耻,可还是为自己是一名科研人员感到羞耻。

       但愿我看到的场景永远不要成为现实,更希望我们有比人家更厉害的无影招。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1814-875263.html

上一篇:电饭锅、马桶圈与基金
下一篇:科研经费本来不是个事儿

116 曾泳春 王志丰 陈永金 葛素红 周健 陈小润 李宇斌 钱磊 魏武 李雄 汤薇 周可真 鲍海飞 喻海良 吕喆 赵美娣 余昕 曹则贤 田云川 刘洋 李志俊 葛兆斌 张强 姜咏江 王春艳 杨正瓴 刘艳红 袁海涛 梁大成 何学锋 马忠军 孙小银 张云 张鹏举 赵斌 刘全慧 蔡宁 肖传国 戴德昌 梁进 李伟钢 逄焕东 牛凤岐 刘庆彬 徐晓 梁洪泽 陈楷翰 张骥 肖赛君 蒋继平 庄世宇 蔡小宁 李颖业 孙长庆 俞立平 霍艾伦 强涛 赵凤光 李宁 徐耀 李东风 李永丹 李土荣 张坤 徐世文 陆俊茜 杨金波 李建雄 朱高明 马磊 韦玉程 苏光松 季丹 黄秀清 曾荣昌 李萌寒 王洪涛 陈筝 徐庆征 童希立 孟凡 钟振余 焦豹 吴融广 马志超 李一全 trtrtr3929 lbjman bridgeneer icgwang xilihutu minjialun zhoutong fumingxu 者仁王 forumkx husselfist anran123 baobiao007 loyalSciencefan ShowAttitude watercold yangb919 xieyy wryao peosim jimiyg Majorite jiareng idealist GIBM N2N2 enet37 xchen snailsnailsee sunweiweide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22: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