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他们做的不一定真是科研 精选

已有 16625 次阅读 2014-5-22 09:1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前两天,科学网几个年轻网友同时问了我什么是科研和科研的本质,这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按理我没有资格回答,不过,作为一个不仅见过猪跑,还养过猪,吃过猪肉的过来人,讲一点自己的体会或者认识应该不是超范围经营。因此,以回答一个年轻人的内容为主,将一些问答和体会贴出来,希望给正在对科研感兴趣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参考。

 

学生:老师,想听听您对科研的理解,您有这方面的博文么?

cwufp 4 天前

没有,懒得写

 

学生:哦,那老师我说下我的看法,您给指点下可以么?我是个工科的,我觉得科研就是要以解决问题为核心,这个问题是来源于实际工程中出现的问题和需求,在做的过程中创新出新方法,新工艺,深入的了解事物的规律,最终的结果不管能不能解决问题,但是对于解决问题有了推动或者对解释问题有所启发,这就是科研。

cwufp 3 天前

科研的事情你理解的有些偏差,寻找解决工程实际的解决方案的不是科研,也就是目前我们国家工科院校做的那些在产业中应用的所谓科研成果大多数都不是科研的成果,而是技术在工程中应用的案例。不管是基础还是应用,科研的本质是利用现有的知识,创造和发现新的知识或者技术,用于解决目前尚未解决的科学或者技术问题。常常,这些新知识是没有实用价值的,因此,可以写成论文;也有一些知识是具有实用价值的,有技术研发能力的人会把它变成可工程化的生产技术和实用技术,一般写成专利,甚至根本不发表。
如果做的东西是市场需求的,却当成科研来做,基本上是无知,瞎搞。

 

学生:........,老师,您的说法我第一次听说,毁三观。寻找解决工程实际的解决方案的不是科研,也就是目前我们国家工科院校做的那些在产业中应用的所谓科研成果大多数都不是科研的成果,而是技术在工程中工程应用的案例。”“如果做的东西是市场需求的,却当成科研来做,基本上是无知,瞎搞。这是为什么呢?比如我做一个减磨的零件,这是现实需求吧,我从两个方面入手,从材料入手,获得强韧性耐磨性更高的材料。也可以从结构设计入手,将原来半球形零件改成半椭球形,改变受力。我觉得前者不就是科研么?能发好多文章,这不是科研?后者可能难发论文一些。

cwufp 3 天前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产生了新知识那么就是科研;如果你用现有的知识能解决所有问题,说明你只是在学习,自己在提高,却不是科研,而是学习。

 

学生:新知识的产生啊,这个有点宽泛吧。还是上面个例子吧,比如我做钢的强韧化处理,发现某工艺下其效果最佳,原因是相分布比较合理,比例适中。这个能算是新知识么?如果进一步分析为什么它在该共一下分布比较合理,那就是引用教材和文献了,这就是原理了,原理是早就有的,这里面只是应用原理而已,不算创新。那老师我想问你这个算是科研么?感觉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

cwufp 3 天前

不是,因为那个工艺不是你发明的。

 

以上是我和其中一个学生关于科研的对话。

 

   另外,最近有一股在我看来非常恶劣的风潮,那就是把科研分为基础研究和技术转移。在我看来,我国基本上没啥基础研究,甚至有很多研究数学的,做的也是应用数学,算不得纯的基础研究。那么技术转移是啥呢?难道所有做技术研究的都是技术转移?显然不是。因此,看来有人想把写文章的研究都叫基础研究,而把不写文章的研究都叫技术转移。这样的说法有两个作用:一,把很多无用的纯属跟风炒作和无聊的编文章研究合法化和高尚化,因为大家都认可一条,基础研究转化为技术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再胡扯的研究只要能写成文章就是基础的,高尚的,值得支持和保留的;二,把做技术研发到可实用化水平的研究从研究中剥离出来,只要没有写文章,做的就是技术转移,说你是研究那是我们宽容,说你不是研究而是技术转移和买卖,那你就不是研究。因此,这种分类的甚嚣尘上,背后是对利益划分提前做的手脚。我还是强调我以前曾经的认识,随着科技的发展,对于研究的认识应该按照驱动力来划分,一种是以满足社会发展需要为驱动力的前沿技术使命研究,另外一种个人兴趣爱好为驱动力的嗜好性研究。这两种研究,国家和社会都应该支持。最不该支持的,就是那些为了职称和荣誉,甚至是为了尽快实现个人富裕大规模展开的纯粹为造文章的研究。

   这篇文章还是得罪人的文章,但是,不得不说,因为这个国家已经被人刀架在脖子上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1814-796622.html

上一篇:有一种正义叫肮脏
下一篇:看球的无聊

135 焦飞 郑小康 曾泳春 袁海涛 魏武 宋敦江 蒋继平 孔梅 陈小润 张鹏举 余昕 徐明昆 刘淼 刘立 肖建华 刘艳红 韦玉程 梁进 罗教明 张强 徐满才 焦豹 孙学军 喻小磊 袁贤讯 吴国清 阳立波 虞忠衡 盖敏强 陈安 薛宇 王伟 柳林涛 张德元 李瑛 李学宽 谷安辉 张叔勇 彭真明 何士刚 王修慧 梁洪泽 庄世宇 杨正瓴 许方杰 陈楷翰 刘伟 方琳浩 郭洋裕 周雄伟 李宁 曹聪 王锟 刘克 黄秀清 肖传国 张骥 周可真 闫安志 罗德海 周小洁 任东 左宋林 肖振亚 赵斌 鲍海飞 韩枫 陆俊茜 肖重发 苏光松 李伟钢 徐耀 温世正 霍艾伦 秦承志 钦亚洲 徐晓 王鸿飞 陈小斌 戴德昌 智宇 曹广福 张云 张忆文 谢强 葛肖虹 朱志敏 严绍军 李建雄 李土荣 曾兆华 陈湘明 刘世民 沈友明 赵宇 邹远川 梁先庭 朱晓刚 吴锦宇 陈志刚 魏剑宏 曾荣昌 程光伟 李宇斌 秦斌杰 张明 ybtr3929 者仁王 sandstorm zhngshai biofans Majorite lbjman xiao12lang2012 zzjtcm watercold zhouguanghui Servantgeorge anran123 ARIES007 severina fishman936 yushengyin qzw wangqinling bridgeneer xiaxiaoxue86 changtg wuxiangchao xianw aliala zxk730 xchen dulizhi95 sunweiweide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0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