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有了冠冕堂皇遮盖下的官本位规则,怎能有创新? 精选

已有 16416 次阅读 2012-7-3 06:3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官本位的规则

       昨天临下班,收到一封邮件,貌似是领导在征询关于“规则”的意见。其实,这也就是一个认认真真走过场需要的步骤,就像戏台上亮相后的侧身、举鞭和抬腿后的那些动作,随着后台的鼓点,在台上绕一圈。
       这个规则是非常重要的,对每个科研人员,对中国科学,甚至可以说是对中华民族的科教事业,因为它规定了,谁可以当研究员,谁不能当研究员;也规定了谁可以当高级研究员,谁不可以当高级研究员。
       其中有一条很有意思的规定:支撑岗位是指为基础研究、战略高技术研究、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相关研究等工作提供支撑与辅助性工作,以及从事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科学传播等工作的岗位。也就是说,以后在科学院,从事技术研发和能够应用的技术的研究人员,将不再是研究员。象袁隆平这样把论文写在大地上的人,要是在科学院工作,不要说当院士,就是研究员也当不上,所以,袁老评不上科学院院士,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
       与之相对应的就是二级研究员的资格规定(一级研究员不用考虑,因为那是院士,不需要各单位评定),二级研究员的任职资格规定是科研人员短期奋斗的目标,基本上也就是工作准则了。其规定如下:组织制定学科建设发展规划,提出具有基础性、战略性、前瞻性的研究布局和项目;组织带领多学科领域的科研团队从事高水平研究工作;面向国家战略需求和国际科技前沿,主持国家、院重大科技项目;组织开展国际学术交流,扩大本领域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推荐、选拔和培养优秀青年人才;推动本领域的学术进步和学科发展。这是一条冠冕堂皇的规定,粗粗一看,叫合情合理,体现了对基础研究和学科建设的重视。那么,一词一句的分析一下,谁能组织制定学科规划?一个普通的研究员行吗?
没有行政资源,显然不行,只能是领导,因此,规定的第一句是为领导成为二级量身定做的;看看第二句,组织带领,孰能啊?很简单,还是领导或者受领导嘱托的人;第三句,前半句是废话,后半句才是真的,要主持“重大项目”,谁能主持呢?大家心里都清楚,也还是领导或者院士的助手;后面那几句基本上就是为领导的助手或者领导嘱托的人准备的,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一个国家级的研究机构,创新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号称制定本规则的目的也是为了“创新2020”,可制定最重要的规则----岗位规则时,却与创新毫不相干。往大一点说,国家或者民族的责任感丝毫没有体现,中央对科技界的要求也一点没有体现,前几天中央领导对科技界的期望也在这种冠冕堂皇的环顾左右而言他的氛围中被忽略,可以说直接挑衅了社会对一个国家级科研机构的期望,体现的是先士学则优的官场哲学。
        职称或者岗位名称,在中国不仅和工资福利挂钩,也是一种学术荣誉(院士是最高学术荣誉),既然是荣誉,那就应该是贡献和能力为基础的评价体系,而不是获取
或者权力为基础的评价体系。难道领导们在权力通吃的状态下留出一条虾米走的通道,让有学术和社会贡献或者体现出特殊才能却没有权力的人也有点机会,领导们会夜不能寐?
        当规则超出了常识或者违背了更大的规则,果断的怀疑规则制定者的用心和计谋,或者深挖其灵魂深处的角落,我看没有什么不妥。
       十多年来,各种所谓征求意见也搞过不少,也有很多人提过不少有远见的合理意见,从没有看见被采纳过,看见的只是权力通吃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这也是搞了十几年的“创新”,只见文章数量增长,没看见有意义的科研成果,连创新定义本身都遭到各界甚至领导们质疑的原因吧?
       如果说制定规则者可以为一己私利违背民族和社会的希望,长期违背社会发展的需求,继续在一个小圈子内搞权力的通吃游戏,那么,这种游戏会被社会断炊,这是市场规则,也是人类交易的原则。
       这个意见和建议之所以写成博客贴出来,是本人深知,一个普通研究人员个人的意见不如领导放屁,需要更多人的关注,而关注就是力量。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1814-588363.html

上一篇:蜗牛,皇家园林里的美女,小鸟和三种蜻蜓
下一篇:强调官本位的科技体制,再改革也是白搭

254 吕喆 陈安 刘庆丰 韩世清 吴国清 武夷山 刘立 许培扬 王枫 鲍海飞 曾庆平 印大中 郭桅 徐耀 王华民 李学宽 徐耀阳 逄焕东 化柏林 许浚远 陆俊茜 刘伟 曹聪 徐迎晓 张鹏 林中祥 杨洪强 邸利会 吴云鹏 肖重发 曹贺贺 罗德海 孙静宇 王随继 马陶武 葛兆斌 马磊 张天翼 曹裕波 陈永金 褚昭明 韦玉程 郭保华 刘桂锋 赵帅飞 刘洋 陈学雷 安海龙 丁凡 于锋 李宁 赵云雪 朱述炎 张鹏举 谭伟杰 侯勤福 陈学伟 龚鹏飞 黄继红 冷成彪 吴鸣 吉宗祥 张欣 严海燕 谭军 刘继顺 赵美娣 周锋 陈景飞 陈智文 夏志 盛志高 王振亭 王明明 贾路路 李晓东 黄振宇 赵国求 刘玉仙 白溪轩 王春艳 房祥松 饶小平 何士刚 璩存勇 孟浩 曹郁 梁建华 高召顺 张巍 陈建军 陈新泉 刘金义 罗祥存 罗晓敏 易文凯 王涛 黄秀兵 彭海杰 张云 程长建 孙平贺 刘士勇 杨秀海 徐坚 于全耀 蔡志全 孔梅 刘小鹏 陈小斌 平文丽 张广 胡瑞祥 刘金宁 黄顺谋 肖振亚 余海涛 刘波 薛怀君 张乐 李培光 朱永青 朱蔚莉 薛海斌 陈贤泽 范威 谢强 刘守胜 周春雷 吕洪波 徐长庆 曹广福 陈理 赵玮杰 马国林 王芳 李孔斋 张文增 王伟 黄秀清 张国杰 徐世文 石建斌 张文春 迟菲 茹永新 范丁丁 刘宇 蔣勁松 杨海涛 肖陆江 李庆祥 曹须 孙晓明 张杨 姜宝玉 张彦斌 吴明火 叶威源 郑新奇 何宏 金拓 苏德辰 马红孺 贾伟 董成 赵凤光 翟自洋 赵新铭 李泳 丁邦平 吕红华 刘占宇 郭文阁 杨正瓴 张玉秀 蒋德明 郑淑波 周炳红 陈彬 余昕 陈筝 宋敦江 王金鸿 禹荣明 李土荣 吕佳龄 王光辉 关法春 张俊喜 杨学祥 王澄海 陈小润 孙学军 zhucele ggwwzka zhouguanghui GuaNan crossludo fryenet fansg ycjyf bridgeneer luxiaobing12 suoyouluntan 龚秋声 wwh zhxftcl1 abc33156 xindaxiang2 spider xuanxuanchan hudaode wangdaoyongzai keen3 qiudy phage scnlong piaoyao998 fzhd1979 congda HJY660 chenzh57520 agreatboy hhj00823 xyqin yyfy105 Araneae11ZX lingling101 uneyecat captainjude 宋逸人 xialooking zxk730 zjywfwm xishanzuochan xchen scienceak47 jsz007 flighteer zzjtcm xiaxiaoxue86 yxh3161 dangping xiaoopangv5 jzpalsgg zdzszl lingxi885 hyd76220329 biaomiankeyan chenyuxiang myyddd ncepuztf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9 09: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