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叔勇
五月的石榴花
2019-5-15 09:14
阅读:1132
标签:石榴, 石榴花

 

    立夏之后,已是石榴花盛开的时节,每天出门的时候,都可以看见小区门口的花坛里,那一朵朵石榴花迎着阳光绽放着鲜红的娇艳,让人不由得想起韩愈的名句“五月榴花照眼明”来。


    前几年有次陪小孩玩月份的诗词飞花令,说到五月的时候,有点卡壳了,毕竟带有五月的诗词名句远不如二月、三月那么多,为此还专门整理了一下,还记得韩愈的“五月榴花照眼明”和陆游的“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都是与五月石榴花盛开有关的佳句;卓文君的“五月石榴红似火”本也不错,只是整首诗的情绪不太喜庆,“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现在出门看到石榴花的时候,还时不时会借机提醒小孩复习一下这几首诗。

    石榴花确实是初夏时节开花的代表性植物,郭沫若在散文《石榴》中曾称其为“夏天的心脏”。石榴花花期在每年的56月,但红花未谢,朱实已生,直到十月石榴成熟的时候,石榴都是一种颜值很高的常绿小乔木;作为水果的石榴,也是同样好看,李商隐说它“榴膜轻明榴子鲜”,所以文人们总结石榴的特点为“素茎、翠叶、红蕤、朱实、金房、皓齿、冰肌”。

    评价如此之高的石榴,其实并非中国本土原产。石榴的原产地是古代波斯即现在的伊朗所在地,后来,腓尼基人将它传播至地中海地区,张骞(公元前164年~前114年)出使西域后带回中国。这在西晋张华(232300)编撰的《博物志》中有记载:“汉张骞出使西域,得涂林安石国榴种以归,故名安石榴”,“安石榴”的意思是“安国和石国的榴”,安国和石国均为当时中亚小国,位于现在的乌孜别克斯坦境内,至今现在那片区域仍然生长有大片的原始石榴林。 “榴”,可参考李时珍(15181593)《本草纲目》的解释:“榴者,瘤也,丹实垂垂如赘榴也。”



       中国历代以来石榴的异名很多,据考证有数十种之多。石榴最早见诸于文字记录是张衡(78年~139年)的《南都赋》,名其为“若榴”。《广雅》中则称其为“格榴”。因为来自于西域,所以也有“海榴”、“海石榴”之称。五代时期吴越王姓钱名谬,为回避“缪”、“榴”谐音之讳,所以石榴便有了“金罂”、“金杏”、“金乃”、“金庞”等异名。需要注意的是,“海榴”是古时石榴与山茶所共有的别名,在古诗词等古籍中究竟何指,需要根据开花时间等特征予以甄别,如唐代皇甫曾《韦使君宅海榴咏》中,“腊月榴花带雪红”,说的显然是山茶花;而元代贝琼的名作《已酉端午》中,“海榴花发应相笑”,则指的是石榴花无疑。

       石榴花有单瓣复瓣之分,颜色也并非只有“红似火”一种,《本草纲目》便说:“榴五月开花,有红、黄、白三色”。根据中国植物志记载,石榴属(Punica)原划分在单列的石榴科(Punicaceae)中,现在根据分子生物学研究系统已归入千屈菜科(Lythraceae);这几种花色不同的石榴,通常叫做白石榴、黄石榴、玛瑙石榴、月季石榴等等,都是石榴(Punica granatum)的不同变种。石榴花和千屈菜的花倒也确实比较相似,有点像女孩子的裙子,形色可爱,唐代很是流行,难怪石榴裙在唐诗中频频出现,武则天便写有“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之句。 “拜倒在石榴裙下”,大约便是由此而来,现在已是尽人皆知的一句俗语了。


       石榴的籽酸爽可口,是水果中的精品,为此晋代美男子潘岳(247年~300)曾写有《安石榴赋》称赞道:“安石榴者,天下之奇树,九洲之名果”。《本草纲目》和《食疗本草》对其评价也很高:“榴者,天浆也”,认为石榴有“止泻、化淤、清渴、祛火”等功效。在石榴的原产地波斯,石榴的药用价值也备受重视,其中之一便是用来止血,古波斯士兵作战,负伤时就用石榴汁治疗伤口;石榴的抗癌作用也颇为引人瞩目,据调查伊朗患胃癌和肠癌的比例较低,便与其将石榴纳入日常饮食生活中有关。而一些现代的研究发现,纯石榴果汁和石榴汁的提取物能有效抑制某些病毒和细菌的感染,石榴皮含有的鞣质成分可以抗生殖器疱疹病毒等作用。近几年中国南方的部分研究单元对石榴提取物抗青蟹等水产病毒方面做了不少研究(算是我的小同行了,点个赞),也是有一定市场应用前景的研究热点之一。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叔勇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504206-117909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