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科学“叛徒”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huang 脚踏实地的土鳖,仰望星空的猴子

博文

墨路人生

已有 3444 次阅读 2011-4-4 09:30 |个人分类:猴眼窥世|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创新, 科学, 人生, 孤独, 挑战

墨路人生
 
    一个多月前,远新小弟也邀我谈孤独,现代人常把“孤独”二字挂在嘴边,可一旦开口谈孤独,却发现孤独已无影无踪,“孤独”谈何容易?既然接受了任务,那就硬着头皮孤独一回吧。
**********************************************************************
    不是我选择孤独,
    是孤独选择了我,
    “独”是思想,“孤”是肉身,
    我孤独,但“独”而不“孤”。
 
    母亲是位虔诚的佛教徒,受她的影响,从小我就喜欢逛寺庙,喜欢聆听木鱼声伴奏的佛音,它让人心静,让人有一种宁静致远、身心向善的感觉。读中学时,特厌恶学习考试,总想逃避校园生活,梦想着有一天能像和尚一样,打打坐,撞撞钟。也许是对母亲长年烧香拜佛的回报?那年高考,她儿子奇迹地考进了一所名校,有人说它是中国最美丽的大学,而我对它的美竟然熟视无睹,却对它身边的那座“千年古刹”情有独钟,古刹背依青山,面临蓝海,真乃人间仙镜。周末或课余时间,常常不自觉地沿着校门边的小道登上古刹后面的山峰,随便找块大石头坐下来,毫无目的地看着脚下袅袅香烟升起,偶尔眺望远处繁华喧闹的世界,默默地享受眼前难得的孤独世界。
 
    都说人生有三条大路:红路(从政)、黄路(经商)和黑路(做学问),还有很多小路:蓝路(留学)、白路(公务员)、灰路(出家)、绿路(当兵)。。。,眨眼到了毕业的时候,又到了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有很多路可供我选择,前面是诱人的红路和黄路,我选择了回避,天生笨嘴笨舌的我害怕与人打交道。就在我徘徊在人生路口的时候,身后的黑路中突现一条蓝色小道,我毫不犹豫转身抬脚,可当我的一只脚即将踏出国门的时候,人生和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我被PLA看中并特招入伍,从此人生的轨迹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由蓝路改走绿路。母亲安慰我,这是命里注定的,她求过签问过卦,说我就不应该出国留学,其实我心里最清楚,母亲不愿意我远行。
 
    那是一所军校,具体地址:××省××市××县××岗××乡,不难猜出,它坐落在偏远郊区的一座山岗上,可那是一块风水宝地!据传那里曾经是片荒山野岗,有位精通风水的老道士路过此地,惊曰:“好一块宝地,此处将出一斗芝麻官”!没有人统计过,至今从那块红色的土地走出多少芝麻官?不过最令人称奇的是,从那“弹丸之地”不仅走出了两位新中国大将军(原北京军区司令王成斌将军和现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将军),还走出了共和国的伟人邓小平先生。文化大革命期间,作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派”的邓小平和家人就被“囚禁”在这所军校内,直到1973年3月10日邓小平复出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他们在里面生活了整整一千二百个日日夜夜。
 
    作为培养陆军指挥官的地方,它就像一座天然寺庙,是个纯爷们、纯雄性的世界,啥是纯雄性?借用战友的一句话:“在里面呆久了,看母猪都是双眼皮,多瞧两眼都能有生理反应!”。经过近一年炼狱般的摔打,成为一名军校教师,渐渐地发现那看似世外桃源的世界不属于我,它只能是我人生路上的一个驿站。肉体行动被限尚可忍受,思想灵魂被缚真的无法容忍,却不曾想愈是希望逃脱,就愈有一双手要把你死死按住,大概是耳闻目睹了太多流血与牺牲,对人生有了新的理解,学会了灵与肉的分离,白天我的肉身在工作,晚上我的灵魂就会毫无目的地在漆黑的校园中游荡。后来才知道,当年伟人最大的爱好也是在围城里转圈,癔觉到自己曾千万次踏着伟人的足迹前行,癔想着曾在散步途中与伟人邂逅和交谈。
 
    天生不安分的我,注定会择机跳出围城,硕士、博士、博士后、副教授、教授,这一切好像是有人安排好的一样,关键时候总能得到贵人相助。在学术上,虽师出名门,自愧功力一般,但凭借多年累积的几十篇SCI文章和几百次引用,如不出意外,应该可以按部就班地混到人生的终点,可特立独行的本性,使我决意要走一条看不到终点的新路。
 
    都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读书做学问也是一样,死抱着书本的教条做研究,只能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永远也分辩不清神秘的自然世界。由于中国近现代科学的落后,导致中国学者对西方学者的盲目崇拜、对西方理论的全盘接受,这表现在民族科学虚无主义的盛行,君不见,挥动着洋砖头专拍国人的砖家处处可见?真的很想咆哮,洋真理的捍卫者们,你们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舔洋人的屁眼,为什么不抬头看看物理学的天空,洋大师人为制造的科学幽灵还在肆意飘荡!其实,褪去现代物理学的神秘面纱,它们不过是“物理不够数学凑,物理不清数学猜”的怪胎,“不相容、不确定”就可以不谈物理机制?“钟慢、尺缩”就可以不要动力学原因?。。。
 
    挑战权威,是孤独的勇敢者游戏,没有人为你喝彩,有的是准备看笑话的围观者。挑战权威,不仅是对智力的挑战,更是对心理承受力的挑战,非主流、民科、疯子、傻子、骗子、弱智、SB,。。。,各种冷嘲热讽、极端谩骂、甚至人身侮辱都纷至沓来,“在你没有成功之前,我们就要笑话你,如果哪天老外承认你,你再来笑话我们吧!”,多么滑稽的论调,这话听起来是不是还有种悲凉的感觉?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在学术界完全丧失了话语权,我们能引以为自豪的还是老祖先留下的“四大发明”,如果一百年后,我们的后代仍只能以“四大发明”为荣,那是我们这代中国学人最大的耻辱。
 
    一年多前,曾收到一封匿名信:“黄教授,你也算有身份的人,怎么整天混迹于民科中,难道要自甘堕落成为人不齿的科学叛徒?”,科学叛徒?这个称呼太适合我了。作为一名科学叛徒,他只能孤单地走一条很黑很黑的路,我把它称之为“墨路”,解读为“末路”也未尝不可,那就是一条学术不归路。行走在“墨路人生”道上,常用诗人顾城那句名言鼓励自己: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真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80705-429499.html

上一篇:喜讯,科学网大学颁发学士学位证书了!
下一篇:某领导在庆祝【科学网】成功搬家大会上的讲话

32 曾庆平 武夷山 丛远新 李学宽 罗教明 张伟 周可真 毛培宏 刘艳红 赵明 郭桅 张树风 吉宗祥 曹广福 侯成亚 陈绥阳 黄锦芳 杨华磊 刘洋 朱志敏 吴吉良 杨月琴 赵帅飞 刘用生 武京治 吴明火 赫英 zzjtcm Siebenlu zhangcz07 xiaxiaoxue86 好象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16: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