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高明
与老支书一席话引发笔者对当前化学农业的深度担忧
2019-6-11 08:45
阅读:1480
标签:农资, 健康, 污染, 生态农业

与老支书一席话引发笔者对当前化学农业的深度担忧

蒋高明

邻村的老支书是我的忘年交的老朋友。老支书对我们进行的“六不用”生态农业实践是高度赞赏的,他本人在家里种地也严格拒绝了化肥、除草剂与地膜。他对化学农资的危害了解深刻。他向我透露,最近他周围的亲戚朋友得癌症的很多,最近几个月就有七八个人去世,平均50多岁,最年轻的只有30多岁。

我问他主要原因是什么?他说除草剂危害最大。他举例说明这个问题。他们村村主任承包了30多亩地,用流行的化学方法种地。经常看到到他背着喷雾器打农药,有时是杀虫剂,有时是除草剂,有时是杀菌剂,有时是激素。打除草剂最厉害,离着老远的菜豆和大豆的叶子被熏死,或不开花不结荚。如今,村主任患了严重的癌症,已经在医院里花了60多万元了,生命难以保证。老支书说,要是换上他,绝对不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挣那点种地钱。

在上世纪70年代,老支书带领社员们搞的就是今天我们做的“六不用”,即完全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地膜、激素与转基因种子。当时不是不想用,而是那时候根本没有这些东西。他们用土杂肥、人粪尿、绿肥、草木灰等养地,精耕细作,小麦当年一季就达到了1000多斤/亩,还受到省里的表扬。而今使用了那么多的化肥、农药、除草剂甚至什么植物生长调节剂,产量也就是700-800斤/亩。“你说社会是进步了,还是发展了?”老支书问道。

其实生态农业的技术发展也是突飞猛进的,一些技术早已超过了当年,这一点老支书是不太清楚的。只是在目前市场话语权下,劣币驱逐良币,谁用生态的办法种地谁吃亏。农民担心别人家的虫子会到自己家地里,比赛打农药;城里人嫌生态食品贵,用廉价的办法就能购买到丰富的食品。殊不知,农民与消费者不知道的是,用化学办法替代人工、源头食物不安全才是造成癌症爆发、医院人满为患的终极原因。用身体乃至生命试错,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悲哀。钱最终让谁挣了呢?显然是医院,因为你不能和他们讨价还价。

老支书告诉我,农资商为了诱惑农民多买药,他们竟然吓唬农民说蚯蚓是害虫,需要用药杀死;为了多卖化肥,白送给农民一个喷雾器。羊毛出在羊身上,农民赚了喷雾器,还是回头买的农药。

最荒唐的是,将健康的植物用不健康的办法(如高温季节下覆盖地膜)弄病了,再卖给你要治病,管你治活治不活,反正他们把药卖出去了。其实,不盖地膜或高温来临之前将地膜揭去,白绢病就没有了,这样的道理农资商压根是不会说的。农资商最恨我们的杀虫灯,因为用了灯虫害几乎没有了,他们的农药卖不出了。

最极端的例子是,他们卖给农民生长激素,让花生很快长高;过几天再卖给农民矮壮素,说花生长太高了不结实,要长得矮才行。

今年天气大旱,山东河南等地因长期使用化肥造成土壤板结,多地爆发了小麦根腐病与锈病,收成很差,产量明显低于往年。

“再这样下去,农业真的有些危险了。”老支书感叹道。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蒋高明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75-118427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