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iy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baiyang

博文

我所理解的和不理解的科研 精选

已有 9074 次阅读 2020-12-4 13:5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所理解的和不理解的科研:一点审稿经验杂谈

 

       混迹学术圈十多年,评审了一些稿件。有时收获颇丰学习很多,但也常有受骗鄙夷之感。在此把我建议据稿的原则说明如下。

 

      关于语言:不一定要多好,但别太烂。如果低级错误(比如标点符号格式和错别字)出现两次,我会认为作者并没有好好的准备投稿,或者说是不具备基本专业素养的人所写。

 

       关于实际验证实验:我相信再好的技术都需要在实际环境下进行验证和对比,尤其是我所在环境污染物去除领域,如果只做了配水实验而没做实际水样实验,我觉得是不完整甚至是考虑不周的。数据可以差,但不能完全没有验证。数据差或许是因为环境因素复杂,但至少体现了作者解决问题的态度。但没有验证,那就是耍流氓,好比只说优秀但不告诉已婚一样具有欺骗性。

 

      关于对比和空白:我特别关注指标检测方法的准确性和可靠性。比如复杂环境条件下常规指标检测是否准确?如过氧化氢对溶氧检测的干扰,反之亦然。高级氧化技术对比常规氧化剂可否达到1+1>2的效果?等等。如果没有实验对比和空白而只做纸面比较,结果就缺乏可信度。类似张飞比岳飞,不比怎么知道谁的功夫更高呢?当然,文章若是综述文章除外。

 

       关于消毒副产物:消毒副产物一般是饮用水问题,但目前也有很多废水回用过程考虑副产物,这都合情合理。但我不喜欢那种降解某痕量污染物时发现的所谓消毒副产物研究。虽然从产物角度分析污染物的降解途径是合理的,但它们显然不应该叫做消毒副产物,因为该工艺的目的本来不是为了消毒,而只是去除某污染物。所谓消毒副产物生成更不应喧宾夺主成为文章的主角。

 

       关于自由基:自由基检测的方法很多,典型的是ESR/EPR或淬灭剂、捕获剂,但没有一种方法是完美的。有的可证明自由基存在,有的可以定量自由基,但有的一个信号可以指示多种自由基,其中如何证明某种自由基既存在且起作用非常重要。所以我觉得最好采用多种方法相互支持,彼此验证。哪怕是简单的实验条件改变效果,也是一种证明。比如提高pH会降低羟基自由基活性产生更低降解效果,这也是一种旁证。但如果只是单一证明,或者多个证据互相矛盾,那就需要作者做更多的思考,而不是草率地结论。自由基理论虽然看起来可以漂亮轻松解释一切,但我觉得不能把自由基当成万金油随意解释任何现象:Do not take radicals radically!

 

       关于背景介绍:请一定全面介绍、事实清晰,让人感觉到有knowledge gap。前期文献不一定非要引用所有观点和文章(事实上也不可能),但不能自说自话,吹嘘得太厉害。

 

       关于数据:实验室结果请一定有误差棒,大中型工艺实验可以没有误差棒,但需要提供长期效果。过于漂亮的规律我会怀疑。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我质疑一篇文章没有误差棒且说不同物质之间的规律不成显著趋势,作者一方面回复他们的实验都有质控且误差棒很小,但另一方面又改变了物质之间的趋势让其看起来似乎很完美。我随即建议据稿,因为这是矛盾的:误差棒很小为什么趋势会改变呢?要么之前误差棒比较大造成规律不一定合理,要么误差棒小所以不规律趋势是合理的。不完美但真实的数据要强于完美但不真实的数据,所以我认为其有捏造数据之嫌。

 

       关于测试检出限(MDL):美国EPA标准方法是把极低量物质测试至少7次后统计相对标准偏差(SD),然后乘以一个统计学系数(t)获得物质的方法检出限(MDL)和定量限(LOQ)。但怎么算极低呢?当n次测试的相对标准偏差(RSD)>10%且小于40%时就可以计算。RSD小于10%说明浓度还不够低应继续下降重测,RSD大于40%说明浓度过低应该提高浓度再测。一个典型的错误是不管RSD多少,只管用SD乘以t。无奈看着作者几乎完美的重现性(RSD<3%)和计算出的极低的MDL,我只能很遗憾的说:方法的逻辑错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完美反被完美坑,这算是一个典型例子吧。

 

       关于方向:我比较倾向于看下面几个领域的论文:消毒、消毒副产物、环境分析检测方法、光解技术、光催化技术、膜技术、富营养化、藻类控制、纳米颗粒和纳米材料。不太看得懂的是生物片段基因测序等内容。若名字都看不懂那就拒审。

 

       关于前沿:我欣赏有意义的前沿,但有些只有火星撞地球概率才会发生的研究我不太喜欢。比如海洋微塑料吸附个人护理品,贝壳材料吸附重金属、管网中重金属对于消毒副产物的生成影响,等等。一种污染物超标已经是小概率事件了,两种污染物同时超标且相互影响的概率不就类似于抽中福利彩票大奖吗?虽然凡事不可绝对,但这种小概率事件实在没有实际意义,所以我认为此类研究多属于哗众取宠自娱自乐。

 

        关于熟人:外举不避嫌,内举不避亲。我曾审稿自己导师的稿件建议拒稿,也曾拒稿我青睐弟子的稿件(当然他已离开进入其他高校深造)。有人说当编辑是个得罪人的活,照理我应该是得罪不少人了,但其实不然,所谓君子和而不同,其实真得罪的只有小人。哪怕一时得罪,我相信大家也终有一天会理解的:既然大家都希望投稿好期刊,那共同维护好和提高该期刊的声誉对自己不是好事吗?当然所有种种也不能排除一种可能,即我才疏学浅,鼠目寸光。果如此那我肯定需要道歉和及时禁言!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65099-1261113.html

上一篇:紫外光降解氯代乙酸过程中直接光解致间接光解现象探索——兼论多种检测方法多重验证自由基的重要性
下一篇:家用254nm紫外光降解水中三种氯代乙醛的效率、产物和影响因素研究

17 张士宏 武夷山 王启云 晏成和 籍利平 黄永义 黄河宁 文克玲 张红光 朱志敏 耿聰 杨金波 陆仲绩 梁洪泽 赵志永 帅凌鹰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8: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