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zc009 我本布衣,躬耕在希望的原野上。

博文

假金方用真金镀,若是真金不镀金!

已有 6320 次阅读 2012-3-10 14:06 |个人分类:身边那些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教育, 留学, 镀金

    马克思说,“货币天然不是黄金,但黄金天然是货币”。黄金的价值远非一般等价物那么简单,如果有个海岸挂上“黄金海岸”的牌子,价值就水涨船高了;如果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换上一身黄金衣,身价也跟着飞涨了;甚至有时候,一袭乌黑靓丽的秀发染成金黄色的,也会带来增值的效果。姑且称这些为黄金效应,或者镀金增值现象,也有很多人将其视为理论与哲学。

    既然是效应就存在跟风,作为现象就有与之遥相呼应的另一半,说是理论就有应用的价值,而哲学为更多的人所信守。比如,对于读书人来说,高学历是镀金,出国也是镀金,若是到名校更是趋之若鹜。个中的收益如何?没有人认真去做一致的无偏误的计量。至于说其中的沉没成本、机会成本以及很少有人关心的社会成本如何?没人回答,更没人去质疑,哪怕是以严谨与理性著称的研究人员,也是随风倒:眼睛盯着金灿灿发光的,没有也要使出浑身解数去考核。于是数量多的(无论说分数还是论文数),名气响的(无论是他父亲还是亚父,还是他母校还是母亲),来头大的(无论是曝光率,还是点击率都算),就是金子招牌……于是这世界华丽起来了,金灿灿的,亮晶晶的,特招眼,很迷离的样子。金口玉言则不好使,要满口金牙才是金口,玉言只有在GDP光环的背后微弱的黯淡……

    有好事者,考证了“镀金”的来头:发现是唐朝的时候,白居易在《西凉伎诗》中描写艺伎化妆的情景:“刻木为头丝作尾,金镀眼睛银贴齿。”看来今非昔比了,也是此金非彼金。有个钱塘诗人,叫什么章孝标的,屡试不第,当然是考进士。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得多郁闷啊,死的心都有了。已经雪花寒,又见霜来打,不过否极泰来。章孝标遇到了高人,当时的淮东节度使李绅,经他一番劝后,十年磨一剑,中了。也不知李绅这位高人说出如何妙语,可以激励人十余载,奋发图强啊。可是这位章进士,好像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感觉,得意啊,不过忘形了!有诗为证,还是他自己写的:“及第全胜十政官,金汤镀了出长安。马头渐入扬州郭,为报时人洗眼看。”不仅如此,他还把这洋洋得意、得意洋洋之作,寄给了李绅。感谢的话没有,炫耀的意思倒是十足,目的也不是给你看诗,告诉你,我中了。李绅不愧是高人阿,从诗中就看出了问题,古人于细微处见精神的功夫那都是炉火纯青,现在这功夫都快失传了。看到了什么呢?高人见识自是不一般,看章孝标这小子,这小成就就志得意满,知足常乐还好;可是傲气十足啊,傲不可长的嘛!还有这派头十足的劲,肚量有如何?一看便知。高人之高,还在于德化境界,不是要镀金,要点石成金啊!靠什么?金口玉言,就是现在不值钱的东西。牢骚少发,把故事讲完,且看下面这高人教育水平也值得学习一番,于是高人回复了这位章进士,《答章孝标》:“假金方用真金镀,若是真金不镀金。十年长安方一第,何须空腹用高心。”章孝标一见,汗啊,大为羞愧。

    观今之镀金者不知“假金方用真金镀,若是真金不镀金”,更不知羞愧为何物?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50882-546192.html

上一篇:知识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下一篇:论集体智慧的丧失

4 张骥 吴国清 何学锋 王春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30 19: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