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
陕北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2018-10-11 11:57
阅读:3178
标签:陕北旅游, 甘泉雨岔, 靖边泼浪鼓

不愿意在国庆长假期间给全国人民添堵,基本上7天都猫在家里,没怎们出门,没想到长假结束时,计划外来了一次出走就走的旅行。目的地,革命圣地延安。

延安的两个朋友要坐周日下午两点多北京西站的火车回延安,受邀来西站附近的家里用餐小聚,聊天时谈起延安的今天,谈起俺一年来一直向往的甘泉雨岔大峡谷,突然就萌生了赶在霜冻之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陕北行之冲动。看了一下天气状况,本周周三之前陕北的天气都不错,决定尽快出行。

上网一查,7月居然还有不少当晚到延安的卧铺车票。于是,先让朋友两口子改签到晚上车次,我们也成功预订同一车次卧铺。吃过晚饭,一行四人开心溜达到西站,朋友顺利进站,我们却发现买成了第二天8日的车票。于是,从南广场狂奔到北广场售票处,终于在开车前20多分钟改签成功。看样子长假结束之时,逆向出京的人流并不多,7日到延安的软卧车票都没有卖完。看样子俺这马大哈,出门是非多,又是在西站,好在有惊无险。

从小受的红色教育,脑海中不知多少次闪现革命圣地“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的景象。路上和朋友问起到了延安能不能看到宝塔山,朋友笑答,延安其实很小,当然看能看到宝塔山了。

8日一早到了延安南站,从车站出来行驶十多分钟,终于见到了梦中的延安宝塔,只是天还没有大亮,没有太阳的照射,宝塔山看起来有些朦胧。

延安的红色历史,不知吸引了多少旅游者,可惜这次陕北之行,实在有些匆忙,红色旅游的项目只能留待以后有机会再补了了。

浏览延安老城区和新城区的大致面貌,的确看到了一个作为还算繁华的现代化小都市的新延安。

可惜,巍巍宝塔山依旧如故,滚滚延河水似乎已不见踪迹,山川的绿化美化需要水源,退耕还林导致沿河水近乎枯竭。延安的水源一直没有解决,是个地道的缺水城市。





延河大桥,后面是延安三山之一青凉山



延河水已经很少。对面是老区市中心,很繁华


凤凰山脚下的凤凰广场



新区的学习书院,建的很棒


市民学习休息的好地方



新区正在建设中的延安大学新校区一瞥。才知道这所大学从硬件到软件都不错呢,也有一本

新区一角

黄土高原秋色

黄土高原上的陕北,经济发展同样离不开各种资源的支撑,黄土高原土地资源不行,农业肯定玩不转,但地下有煤有石油等的地方就有希望。


黄土高原大山中也不知隐藏着多少不为世人熟知的自然景观,作为待开发的旅游资源,看起来也应该是经济的支撑点之一,事实其实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走过看过,有一些感触。

延安地区境内的甘泉县,有个叫雨岔的大峡谷,其实我是去年夏天才第一次听说。那时已经去过美国的羚羊谷,看了朋友拍的雨岔的照片,惊叹美得不亚于羚羊谷,且风景另有独特之处。只是多传说景点尚未深度开发,很不成熟,交通也不太方便。

这次到了延安当日,看天气还不错,立即奔赴甘泉。果然,虽然有朋友找熟人带路进山,仍然走路一些弯路。山路崎岖,一些地方正地铺路,很不好走,如果想到叫做桦树沟的峡谷主景区,路似乎更不好找,关键是沿图很少有明显的路标。景区已开始收费,但很不正规,似乎像当地村民自发干的事儿。



雨岔大峡谷入口处




洞里有水,所以有绿色的青苔,这也是与沙漠上的美国羚羊谷的区别之一






进入峡谷,多处需要涉水,必须穿雨鞋。这女的没有租雨鞋,老公背着涉水,看起来好感人啊







雨岔大峡谷,位于延安市甘泉县雨岔村,近几年刚刚开始开发并为世人所知。几亿万年前,陕北发生过强烈的地震,使其一座黄土大山分开一条大裂缝,又经过几百年雨水冲刷,慢慢的形成这样一个峡谷。

感叹大自然的力量,不知早就了多少自然奇观。亿万年来,不管人类是否关注到它,像美国的羚羊谷、陕北的雨岔大峡谷等,都在一点一滴艰难地在演化,默默地装扮着这个星球。如今,国人进入解决了温饱正在奔向小康的信息时代,它的美丽充分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供人们欣赏,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福兮,祸兮?

陕北靖边的泼浪鼓景区相比雨岔大峡谷,路况、开发的程度似乎要好得多,景区距离县城不远,靠近高速公路,景区的丹霞地貌大概是我见到的最壮观的,但令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里还没有开始收取门票,甚至大的停车场停车都不收费。是靖边人太有钱,还是不懂经营?其实想想新开发一些项目,包括旅游项目,都有一个投融资与利益分配问题,还有如何管理更科学有效、更能保护好大自然所造之物?这些问题当下似乎越来越成为难题,与人们所谓的维权意识不无关系。这一猜测在与当地居民和领导的聊天中得到了验证。利益,最大的难题。




泼浪鼓的火焰丹霞景色






先期政府投资数千万,游览的栈道等设施已建好,但跨越栏杆太容易了



谷底的秋色



所谓的水上丹霞地貌


谷底水库边居然有大片的芦花

虽然泼浪鼓还没有正式开始收费开放,但根据粗略估计,国庆期间至少有十二三万游客前往,以后正式开放了,如何解决承载力的问题?

如何在开发这样的自然景观中保护好它们,更值得人们的关注。在泼浪鼓火焰丹霞景区,我明明看到有人跨越简易的隔离设施爬到石头上去拍照,我当时甚至也产生了些许冲动,想去抚摸一下那些红色的石头。但知道不能这样做。

丹霞的美是一种脆弱的美,因为导致丹霞地貌的红色砂岩作为沉积岩质地并不够坚硬,很容易遭到破坏,根本经不住人们的踩踏。所以,陕北多奇观,这一片区域十几年前并不为世人所关注,随着旅游业发展,自驾游深度摄影盛行,特别是自媒体传播渠道的广泛普及,昔日的美景再也藏不住了。要不是十一期间看朋友圈至少有三个不同圈子的朋友发了雨岔和泼浪鼓的美图,也许俺就不会有这次计划外的出行呢。

透露一下“天机”,靖边那边有个更美的大峡谷,但现在还不适合大部队前往,以后呢?

开发与保护,管理与创收,投资与分配,一系列问题困扰着新景区的建立。旅游业与其它行业一样,并不简单。

短短不到72小时的陕北之行,让我看到了延安的模样,看到了陕北奇特的自然景观,也思考了一些问题。相信革命老区真正的贫困人口会越来越少,但除了挖掘自然资源,它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又在哪里呢?





相关专题:游记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吕秀齐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38991-114022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