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
从邯郸学步到独领风骚:科研祸事几时休
2018-10-29 17:23
阅读:1059
标签:造假, 学术

 最近大量的撤稿消息铺天盖地,有被撤稿,也还有主动撤稿的。从哈佛大神的心脏干细胞疗法到梁大神的社会学,再到IEEE的会议论文,几乎覆盖诺贝尔奖的可几乎所有学科。何以至此?为何至此?无数个疑问在我脑中徘徊。想起南大教授梁某的那句名言:如果仔细去检查,每个人都有学术不端!!!!如果是这样,天下乌鸦一般黑,那我们这些人岂不就是乌鸦站在煤堆上,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呜呼哀哉!!!我是从南大走出来的屌丝一枚,我没有这些大牛级别人物所拥有的皇冠般的头衔,但是南大这几年出的事着实有点多,让我内心很是难过。从去年的沈阳事件,到现在的梁某事件,好戏接连登台,让人目不暇接。名为科研祸事几时休,其实没法休。要不然学术圈那来的热闹看,所谓看出殡的不嫌殡大,光脚的确实不怕穿鞋的。这个学术圈既不是国家纪律检查委员会,有众多的条文去对每个人进行约束,更不会让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切都是看似温顺且有点天真的遵照学术规范和道德约束来进行,看的是个人的修为与品格。被抓到之后也大不了不在你们圈混了而已,还是饿不死人的,这就是最大的惩罚。想起21世纪初的时候,南大开始首推SCI学术评估制度,来了一个21世纪版的师夷长技以制夷。效果立竿见影,英文字母还是要比汉字要珍贵一些。转眼间,还不到20年,几乎国内所有高校都从不屑一顾到争相涌入,就像赶集一般,起的早晚有区别,但是最终谁能买到好东西,还不好说,要看你的眼力跟手法。因此,这几年南大也从神坛上跌落,不,不是跌落,是慢慢的退居幕后。

到今天为止,中国的SCI发文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位,顶尖论文ESI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是,每到年底的诺贝尔奖结果揭晓的时候,也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为什么如此?看着那些获奖成果都是至少20年前的西方成果,我真是嘴巴都快惊掉了。这个差距如此之大,道路如此之远,非数十年之功所不能及也。在国内的圈子里,你如果没有个全国的头衔,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知名教授。现在90后的教授、青年千人都已经遍地开会,一眼望去,真是一派欣欣向荣,活力四射的景象。毛主席云:不到长城非好汉。哪个才是你的长城?是取得了突破性的科研成果,还是杰青、长江、千人和万人,院长,校长?哎,恐怕后者更具有吸引力,可能对个人来讲也更实在吧。

科研祸事从何来?有几个能像哈佛那个老爷子,能给全世界开了个20年的国际玩笑?没有几个人有那个魄力和本事。毕竟那个老爷子最终也没能逃过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因果律。但是我想问的是,国内以此为前提申请并获得资助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甚至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那么多人,投入那么多精力和金钱,折腾了十几年,恁是没发现这是个骗局?为什么还是外国人提出来,外国人揭发出来。国人呢?这些项目都在干什么?是不是有必要去重新评估这些项目的审批和执行状况?可见国内的圈子还是像鲁迅笔下的咸丰酒店:只不过从莫谈国事,变成了莫谈学术。学术狂躁之风与学术鸵鸟之行与娱乐圈的潜规则一样,成了学术圈的标配?真是太可怕了。想起科研造假,造假之人不都是为了能搏两三个学术头衔么?想不明白,国家的大量人才计划为什么都有年龄限制,美其名曰鼓励年轻人,提升现实生产力。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有了头衔就想着跳槽!只要有了头衔就有天天开不完的会!只要有了头衔就开始变成了通讯作者!这都是这些奖励计划的初衷吗?更不要说基础科学需要几十年如一日的投入和摸索。按照国人的头衔和计划,那些老外真的很惭愧,他们活着的时候,做了一辈子冷板凳,有的人死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东西获得了诺贝尔奖。科研祸事既然休不了,从制度上尽量完善,弥补不足是当前第一大要务。看科研祸事不能像看明星结婚那样的娱乐新闻一样,需要有敬畏之心,忧国之情,律己之责。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建国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9327-114344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