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重提一封既“啃老”又“咒老”的自白信

已有 1804 次阅读 2016-2-25 08:00 |个人分类:学术问题评论(07-1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重提一封既啃老咒老的自白信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6225发布


   一封既啃老咒老的自白信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主管部门依然没有给出公开的明确结论,事件不仅涉及个人,而且关系一群老一代研究专家学者。作为近距离观察者,正密切关注如何处理,现在“冷冻”时期早过,新领导就任,且看如何作为!

*************************

一封既啃老咒老的自白信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43发布

 

今年29日下午,某研究院现任司局级所长突然先后跑到《红楼梦大辞典》主编李希凡先生、冯其庸先生家(此人以前从不在春节前上两老家拜年,这次冯先生刚从301医院出院,医嘱在家静养,婉拒不听执意要见,他来访后不久冯又病进301)临走是撂下一信,并各送5000元封口费(已拒收)(见《肮脏的“封口费”》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3月22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76254.html。两老(92岁、88岁)看了此信极其气愤,看穿他挑拨离间等不正当作为,既当面捧杀二老,又否定二老和前辈学术工作,集中诽谤吕启祥,(后来才知已经公开散布)。希凡先生当即打来电话问老吕:“你看到这封信了么?”老吕答:“没有,他没有给我”。希凡说:“太不像话了”,“影响太恶劣了”,“是攻击性的”。老吕说:“你给我念念”。希凡说:“我念不出口,你自己看吧”。当晚,冯先生也两次来电话说:“这封信完全是歪曲事实的,必须驳斥,信上名义上是骂你吕启祥的,实际上把老一辈学者的成果都否定了。”“这样的做法是不能容忍的。”

此时这封信已被这位“法人代表”蓄意公开传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不得已受害人吕启祥于2月13日写信给文化部长和纪委、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和纪委,要求调查事实真相,按照法纪处理,还吕启祥、两位主编及老一辈学者一个清白。鉴于诽谤信广为流传,很多学者问及此事,3月29日吕启祥在一次会议的发言中简要了说明事件的原委和真相。(见红学基础工程的坚守、充实、更新与提高----以《红楼梦大辞典》为例[329《纪念曹雪芹诞辰三百周年学术研讨会(2015)》发言]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15&do=blog&id=878673

 

社会生活中有种被称为啃老族的人群,在学术圈里居然也有一些人堪称啃老族,不过这些啃老族大都还敬老,很少见到既“啃老”有“咒老”的矛盾现象。

 

现在说说, 这封既啃老咒老的自白信。信的一开头就说:“《红楼梦》是一部取之不尽的金山,冯其庸先生和李希希凡先生等,带领前辈学人,借助成立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东风,创建了红楼梦研究所、《红楼梦学刊》和中国红楼梦学会这三块金字招牌”,“在《红楼梦》这座金山上,又开发了三座矿井”,“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可以从这座金山上挖掘宝藏”。信中又说:“《红楼梦大辞典》这座金矿只开采了两次,此后一直荒废在那里,无人过问”,他“想到了用《红楼梦大辞典》这座金矿来《红楼梦学刊》创收!”“《红楼梦学刊》却急需这笔钱!”

的确,“《红楼梦》这座金山并不属于哪一个个人或集体所有”,然而这并等于冯其庸、李希凡先生为主编的编委会及几十位撰稿人的1990年版《红楼梦大辞典》“不属于哪一个个人或集体所有”,可以未经同意就随便开挖窃为己有的,不等于因为是现任所长就可以未经主编及编委会同意,未经质量确保的鉴定就任性开挖获利,并将全部稿费私分,不给原编委会及撰稿人分文,现任所长并未参与原创,将老一代学者来之不易的学术成果窃为私有财产又排除老学者正当的学术权益,这不是典型的学术“啃老”吗?你们苦心经营并发扬光大了前辈的学术成果了吗?不做学术深加工,不顾质量唯利是图,这种坐吃前人成果不以为耻,反扬言自己有权这样做,瞒着主编和编委有理,这和败家子行为有何区别?请问,这位20019月起任副所长、20068月起任所长,迄今长达9年大权独揽主政,出台了那项重大集体科研项目?笔者孤陋寡闻怎么“凑”也难以“随便凑出几项来”(信中语),印象最深的一项2010年版大辞典却是前人的基础的但还改出一些问题来,更重要的是“啃老”又瞒老,犯了侵权大忌。

 

说“咒老”,这封白纸黑字的信指责1990年版红楼梦大辞典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烂’的工具书!错误比比皆是!”称要“从头到尾将大辞典及我们参与的增订本仔细地挑一遍,写成文章,公诸于众!让大家都看看你吕启祥的学术水平和治学态度究竟怎样!”二老自然明白,点名吕启祥说的是主编及几十位撰稿人。他蓄意贬损老学人说什么像《红楼梦开卷录》“这样的论文集我凑一凑也能拿出好几本来!”,他在信中公开指责老学者提出的善意意见是什么“损害红学事业的破坏活动”“损害了《红楼梦学刊》全体在职人员的利益!”“会成为红学研究者和爱好者的公敌!!!”,我们从中不难看出其咒老变态。

其实他的咒老变态还在不同场合露骨地说出来,一次某刊物负责人请些老先生与会,并要给些车马费,他却阻挡说:“不要给这些老不死的家伙!”他的咒老心态不是很明显吗?我们能够相信一个距三座金字招牌掌门人一步之遥的领军人,“啃老”又“咒老”,能够将老一代开创的学术事业带领成为“最好的学术阵地”吗?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79462.html 此文来自科学网黄安年博客,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5-958451.html

上一篇:小议敷衍塞责、拖延扯皮、屡推不动
下一篇:新学期活跃在天通苑小学操场的孩子们

1 刁空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01: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