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沉
与文科生聊进化论:一阴一阳谓之道
2017-11-7 09:16
阅读:13974

一阴一阳谓之道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李白这一首侠客行,讲的乃是大梁城中侯嬴朱亥和信陵君的故事。三位古人仙逝千载之后,在这大梁城外,又出了一位内功震烁古今的少年英雄,这便是金乌派开山首徒石破天。今天小弟我要讲的就是这石破天与侠客岛赏善罚恶二使豪饮药酒结拜金兰的一段佳话。

当时这三人席地而饮,善使的红葫芦中是大燥大热的烈性药酒,恶使的蓝葫芦中是大凉大寒的凉性药酒。单饮一种,药性奇猛,“常人只须舌尖上舐得数滴,便能致命”。但见石破天双酒交替而饮,仍行若无事。善恶二使皆尽骇然。

据香港明报记载:“ 他二人虽见多识广,于天下武学十知七八,却万万想不到石破天身得奇缘,先练纯阴内功,再练纯阳内功,这一阴一阳两门内功相生相济,合而为一,体内阴阳交泰,已能抵挡任何大燥大凉的毒药。”“倘若他只饮热酒,或是只饮寒酒,他内功虽然了得,终究非送命不可。那知道两股相反的毒药同样猛烈,反而相互克制,”竟然使石破天内功又上一层。

明报记者查良镛这段武林志,道出了进化论之秘诀:一阴一阳相生相济合而为一,阴阳交泰方能进化出天地万物。孤阴不生,孤阳不长。若只有阴或只有阳,“终究非送命不可”。

上回说了,生物的每一个性质,大到身高体重毛色血型智力,小到细胞蛋白质的功能,都呈现在自然环境面前,供其挑选。有利于生殖的被促进,不利于生殖的自然而然就不见了(被淘汰)。

某一种性质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弊,则取决于各种正反力量的制约平衡,取决于是阴消阳长,还是阴盛阳衰。

小弟这就举几个例子来说说进化中的阴阳制衡。

第一个例子是灰树蛙。

雌性的灰树蛙喜欢叫声长的雄蛙。科研人员曾把雌蛙放在两个扬声器之间,扬声器模拟雄蛙的叫声,但是一长一短。53次实验中,有38次雌蛙都走向了声音悠长的扬声器。这个叫做性选择,是小弟在以后要大书特书的内容。

雄蛙与雄蛙之间,叫声的长短有差异。而这个性质又是可以遗传的。这就满足了我前几章一再强调的达尔文自然选择的头两个条件。

第三个条件,叫声长短是否和后代数量有关?显然是的。雌蛙钟情叫声长的雄蛙,那么叫声长的就有机会生育更多的后代,而这些后代的叫声都相对来说比较长,那么在下一代中,叫声更长的就更有机会生育生育后代。久而久之,雄蛙的叫声就变得越来越长(短的都没机会留下后代)。

我在《想世间造物搬兴废》一节问过:研究人员喜欢大虫子,只有大虫子才被允许生育,一代一代,虫子越变越大,在实验室又不用发愁吃不饱,那这虫子几百年后会不会变成异形生物,比蛇还大?

在灰树蛙这个例子里,我们也可以问类似的问题。雄蛙叫声越变越长,那么伊于胡底呢?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在具体细节机制上不一样,但是道理却是相通的:生物的性质都是各种力量制约平衡的结果。

灰树蛙叫的悠长,但这个叫不是白叫。我讲课两个小时,讲完了汗流浃背。奥巴马的呱噪也是要拼体力的。我在佛罗里达大学的朋友发现,蛙类在鸣叫的时候所要耗费的能量是安静时的八倍!

各位看官,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耗啊。

以后我要详细讲,动物的能量就是人类社会的金钱,使用起来是非常小心的。你若浪费,自然选择就淘汰你。在野生的情况下,能量来之不易。在实验室里,即使我们给动物无限制喂食,它们可以摄取和利用的能量也受它们的消化和循环系统的限制。所以,动物能够利用的能量是有限的。

那么好了,雄蛙受到两方面的压力。正面是雌蛙的青睐,这股力量推动叫声越来越长,但是太长了,就没有能量做别的事情了;反面是巨大的能量消耗,叫声越短,节能越多,所以叫声会进化的越来越短,但是太短了就没人爱了,也就没机会生育了。

到了两股力量平衡的时候,叫声的进化就停止了,因为已经达到了制衡的最佳状态。

这就叫,阴阳相推,而万物生矣,正反权衡,而变化起矣。

朱清时院士把量子力学和佛学联系起来,有人大加批驳。今天小弟把进化论和《周易》联系起来,有人若不同意,你就把灰树蛙讲给他听。

全真教主重阳真人的师弟周伯通自创的空明拳拳诀中有这么两句:刚不可久,柔不可守。北侠郭靖当年在东海桃花岛,观摩东邪西毒以琴筝吹奏攻拒,便证悟到了这个道理:

箫声东闪西避,但只要筝声中有些微间隙,便立时透了出来。过了一阵,筝音渐缓,箫声却愈吹愈是回肠荡气。郭靖忽地想到刚不可久,柔不可守。心想:筝声必能反击。果然甫当玉箫吹到清羽之音,猛然间铮铮之声大作,铁筝重振声威。

灰树雄蛙也明白这个道理。消耗能量太大,叫声就要变短,不能一亲芳泽,叫声就要变长。

我常想,可以设计一个实验,每个雄蛙都配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七十二嫔妃众星捧月围在一只雄蛙身边,让雌蛙无可选择。也就是说,不管叫声长短,所有的雄蛙都有机会生育。

我们可以预测一下那会是什么结果?

来自雌蛙的压力消失了,叫声短的雄蛙有同等机会生育后代,而叫声短就节约能量,节约下来的能量可以用来生育更多的后代,而这些后代叫声都短。到了最后,大家都不叫了。反正叫不叫,都有机会,叫还费事儿,那还叫什么?

美国极左放任自流的教育理念造成的后果就是这样:反正学不学都有奖励,也能升学,那还费这个力干什么?

其他的社会现象,请诸君自行脑补。。。。。。

当然上面这个一夫多妻配给制的实验是我自己假想出来的。做起来太耗时,可能要等很多代,才能等到沉默的灰蛙的出现。

但是下面的例子则有实实在在的数据。

达尔文雀。

明代大儒王阳明在贵州龙场悟道,日本狂僧一休宗纯在琵琶湖小舟悟道,而被后世进化生物学家尊为圣地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则是英伦先贤达尔文的悟道之地。

太平洋上的加拉帕戈斯群岛世代居住着大大小小十五六种雀类,有的以昆虫为食,有的吸取花蜜,有的则啄剥坚果。为了纪念先贤,这些雀类现在都统称为达尔文雀。

昔年达尔文氏云游天下,某一日在山间闲游,仰望浮云,俯视流水,若有所悟,在洞中苦思七日七夜,猛地里豁然贯通,领会了武功中刚柔并济的至理,忍不住仰天长笑。这一番大笑,竟笑出了一位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大宗师。

哦,不对,这是查良镛记述张三丰大师在武当山悟道的文字。

昔年达尔文氏云游天下,某一日来到了加拉帕戈斯群岛,见到诸岛上的雀儿,形状相若,但又参差有异,尤其是鸟喙,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或大或小,或薄或厚。达氏若有所悟,在船上苦思N月,猛地里豁然贯通,领会了鸟喙的形状和鸟儿的食物有关,也就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此后百十年前,无数高人来到岛上修习,其中有一对普林斯顿大学的格兰特夫妇。此贤伉俪在岛上花了四十年心血,培养出无数弟子。下面的这个故事就是格氏与其弟子讲的。

格兰特夫妇精研一种“地雀”。一千多只这种地雀栖息在大达芙妮岛上。此岛方圆只有0.35平方公里,离其他诸岛甚远,所以这些地雀飞不出去,而其他岛上的雀儿一般也飞不进来。格氏门人以艰苦卓绝之毅力,将岛上每一只地雀都标了号,数十年间追踪每只雀儿的生老病死。

有一组弟子专门钻研雀儿的喙的厚度。这种雀儿以种子为食。鸟喙有薄又厚。喙薄的只能磕开小而嫩的种子,喙厚的可以磕开大而硬的种子。(所谓的厚薄是指喙的上下高度。)


1977年,岛上大旱。原本130毫米的正常降雨量,那一年降到了24毫米。小而嫩的种子没有生产出来,只有一种蒺藜结出了大而硬的种子。

这对地雀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喙薄的鸟儿磕不开种子,死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喙厚的雀儿了。喙厚的雀儿的后代的喙也厚。所以雀儿的喙的厚度就进化了。

这个故事其实和我上次讲的大青虫的体重进化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自然选择,一个是人工选择,但是进化的机制一样,都符合达尔文说的三个条件。(薄厚有差异,差异可以遗传,差异导致后代数量不同。)

但是这个雀儿的故事还有续集。

1983年,圣婴现象(厄尔尼诺现象)带来了豪雨(1359毫米),岛上草木滋长,郁郁葱葱,大而硬和小而嫩的种子都大丰收。结果人们发现,雀儿的喙的厚度退化了,变薄了。也就是说厚喙的雀儿变少了(就像我们前几回讲的黑兔子或黑蛾子变少了一样。)

这个事儿就有点奇怪。

小而嫩的种子没了,导致薄喙雀儿死绝了,厚喙的占了上风,这个好理解。

但是现在,小而嫩和大而硬的种子都大丰收。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两种种子都可以作为厚喙的雀儿的食物,两种种子它都磕得开。那为什么厚喙的雀儿还是变少了呢?

聪明的你,不妨关掉手机,闭上眼睛想一想。

我们这不是在讲阴阳相推吗?阴阳相推通俗的说法是什么意思?就是好事变坏事,坏事变好事。坏事好事为什么可以相互转变?因为“福之为祸,祸之为福,化不可极,深不可测也”,两种力量此消彼长,那肯定好坏事可以互相转变啦。

所以,厚喙雀变少,那肯定是因为厚喙有什么弊处呗。缺乏小而的种子的时候,厚喙有益,这个益处压过了那个弊处,但是当小而的种子也大丰收的时候,厚喙的优势没了,弊端也就显露出来了。

那弊端是什么的?还是能量。

嘴大,体格就大,这个是成比例的。那么体格大就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来维持身体运转。只有大而硬的时候,耗能那没有办法,现在有了小而,那还耗那个能干什么?

好事就变坏事了。(这个大体格的利弊,我们以后在性选择中还要再谈。)

这就是自然的市场经济。它的流通货币是能量,它的唯一目的是多生后代。

人类的市场经济是残酷的,据说到处滴答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在万恶的美帝国主义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据说也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见《最佳顾客》课后作业答案)。

自然的市场经济也是残酷的。每一次进化都伴随着大量个体的牺牲。喙的薄厚,雀儿自己是无法改变的,生下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如果不幸生不逢时,该厚的年代不厚,该薄的年代不薄,那只有自叹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个体是没有进化这一说的,进化的是整个种群。

既然阴阳相推,各种力量此消彼长,那就肯定有进有退,所以有进化,就必然有退化。

喙的薄厚度的进化和退化只是几年间的事情。有的东西的退化则是更长时间量级的事情。

随便举个例子,比如新西兰的奇异鸟(鹬鸵)。这种鸟的翅膀退化的几乎看不见了。

(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呢?能量,还是能量。

长出个翅膀,并且维持这个翅膀,需要巨大的能量。在一般的环境里,翅膀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这些好处就胜过了耗能这个坏处。而在奇异鸟生活的环境里,食物满地都是,也没有蛇行鹰扬,那还留着翅膀干什么?(美国不好好学习的中学生特别明白这个道理。)

当然奇异鸟和美国中学生还不一样。美国中学生节省下来的能量和时间都用到打游戏开派对上去了。

对于鸟兽鱼虫花花草草,每一份能量的使用都需要“市场”(自然选择)来精打细算,都需要直接或间接的用到生育后代上去。如果有个什么基因使你把能量用到其他地方去了,那这种人后代就少,那么携带这种“反市场”的基因的人数就少,那么这种基因就被淘汰了。

人类的市场不是万能的,不能缺少宏观调控,即使是美帝国主义也有政府调控。自然的市场也不是万能的。很多人类的疾病其最本质的原因,就是由于自然选择只关心生殖,而不关心你的健康。如果有一种基因对你的健康有害,但是可以让你多生后代,那这种基因就会流传开来。在需要多生后代的古代,这种基因是有益的,但是现代社会,有几个人关心后代数量?所以很多疾病,这个。。。以后细讲。

除了阴阳制衡这个因素之外,自然的“市场”(自然选择)的缺陷还由很多其他因素造成。这其中的详情请见下节:《熊猫的拇指和打字机》

×××××××××××××××××××××××××××××××××××××××××××××××××

小弟这一系列是想和文科白领,理科小资,在生活工作之余还想顺便关心一下诗和远方这些大而无用的东西的律师,医生,码农,中学老师,在校学生,历史教授,饭店经理,机电工程师,股票交易员……,用老妪能解的非专业语言,聊一聊进化论到底是什么,它的精义,近年来的发展,以及它无远弗届的应用。

拟出30~32集。暂拟纲要如下:


此博文是第四章。全文在微信公众号“复眼视界”上连载。这里是QR码(不是小弟自己的微信号,而是出版社的)。敬请关注。敬请多提负面意见!谢谢。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侯沉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4978-108411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3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