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博
刘光鼎先生与国家安全地球物理——悼刘光鼎先生
2018-8-12 11:33
阅读:8458

         刘光鼎先生今年八月七日驾鹤西去,明天在北京八宝山举行告别仪式,不能亲自前去吊唁,只能草撰此博文,遥祭先生。这几天心情一直不佳,有些沉闷。昨天看到陈颙老师撰写的《行止于景行,仰止于高山,悼念刘光鼎先生》的文章,感触良多。

 刘光鼎先生在地球物理学领域贡献卓著,被称为大师“大侠”,被誉为“中国海洋地质之父”,为我国地球科学事业发展培养了一大批杰出人才、作出了重大贡献。其实,刘光鼎先生对我国科学事业的贡献是多方面的,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油气二次创业”、“油储地球物理”等等,在国家安全地球物理学领域也是开拓者、领路人。

 1994年初夏,我去看望刘光鼎先生,谈到地球物理学在军事领域的应用问题,他当时就指出:军事地球物理很重要。还告诉我,五十年代傅承义先生从美国回来,送给他一本书《Geophysics in War》,可惜年代久远,找不到这本书了(他说,好像是送给一位海军的同志)。后来,我在撰写《军事地球物理学》学科史时,从网上居然查到了这本书:那是1942年1月,美国地球物理学家Heiland C. A.在《Colorado School of Mines Quarterly》第37卷第1期出版单行本《Geophysics in War》(《战争中的地球物理学》),随后又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s》第10卷第3期(Volume 10,Issue 3,pp.127-134,1942)上。

 2003年,我把我发表在内部刊物的一篇论文《军事地球物理学刍议》改写成《试论军事地球物理学》,想与先生合作的名义在《地球物理学进展》上公开发表,实际上是想借先生的名气、打先生的大旗,以便具有号召力,在我国建立起军事地球物理学学科,进而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设立军事地球物理专业委员会。郝天珧老师告诉我,先生收到文稿后仔细审改了一遍,立马签发在2003年最后一期《地球物理学进展》上。此文成了在我国建立军事地球物理学科的先声。

 2004年,刘光鼎先生主持召开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常务理事会,通过并授权我筹备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军事地球物理专业委员会,陕西省地球物理学会也让我同时筹备陕西省地球物理学会军事地球物理专业委员会。后经大学会建议,2005年11月正式成立了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国家安全地球物理专业委员会,刘光鼎先生和其他六位院士出席了成立大会,并揭牌剪彩,并题写了牌匾。

 刘光鼎先生在近十多年来,多次参加我们的学术研讨会,2010年在专委会成立五周年之际,先生因事不能来参加,还亲自打电话让欧阳自远院士到会作报告,欧阳院士的“嫦娥探月”报告让我们学校的师生兴奋不已、眼界大开。刘光鼎先生在不同场合不遗余力地宣传、鼓励大家开展国家安全(军事)地球物理学研究,还在中国地质大学(北京)设立军事地球物理学研究生方向。

 刘光鼎先生仙逝,不仅是中国地球科学界失去了一位学术泰斗,也是我们国家安全地球物理学领域失去了一位导师。我们只有铭记先生的教诲,把我们的国家安全地球物理事业发展好,不断取得新进步,才能告慰先生!

     呜呼!言不尽意、“草草不恭”。刘光鼎先生千古!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鲍博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9637-112879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1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