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胜利的编辑之家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ensl Email: silei10@sina.com

博文

天涯一点青山小 (苗德岁)

已有 6110 次阅读 2010-8-28 09:08 |个人分类:轻松一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主按:收到Kansas大学苗德岁先生的一份文字,很羡慕那位地学教授。征得苗先生同意,在此与博友们共享。]

美国有个博客网站叫六句文:六句话里你能说些什么?”(”Six Sentences: What can you say in six sentences?” http://sixsentences.blogspot.com/) ,大多是些文学青年在上面练笔。虽然是博客网站,刊登的短文也都是经过站主挑选的,而不是自己可以随随便便往上贴的,加之站主的品位不低,所以,其中不乏佳作。其实,作者中也有不少人早已有作品发表于纸媒 (published in print media), 甚至于有的名作家也时不时地来凑凑热闹呢。不特此也,六句文中的精粹,已于2008年结集出版了第一卷。现在这一博客网站,已经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文学青年这不,连我这个文学中老年(抑或老中年),也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去瞅一瞅呢。

前两天看到下面这篇小文,颇合我的老庄思想:

Resignation  (by Christy Effinger)

The earth science professor just resigned. Each summer he travels alone into the wilderness to count bugs, read rocks, chart stars. This summer he got lost in Nepal and found himself in Tibet. Somewhere deep in the mountains he had an EPIPHANY and sent his resignation e-mail from a Buddhist monastery. At our fall faculty meeting we joke about his self-discovery; we shake our heads over his reckless courage; we wonder aloud what kind of impulsive fool would throw away a safe job with dental insurance and a government pension. What we don’t say is how much we envy him.

本文作者是美国中西部一所大学的英文老师,但不知文中的故事是真还是假,下面是我的中译文:

 

一位地学教授刚刚辞职了。每年夏天,他都独自往荒野里跑,数虫子、看石头、观星象。今年夏天, 他在尼泊尔迷了路,结果不知不觉地就到了西藏。在那里的一处深山老林里,老兄有所顿悟,从当地的一座佛教寺院里,发来了一份辞职的伊妹儿。在秋季学期的教授碰头会上,我们拿他的自我发现开起玩笑,大家对他的匹夫之勇直摇头,横竖也想不通是何种愚蠢的冲动,令他放弃有着牙科医疗保险和政府退休金的铁饭碗儿。但大伙儿没说出口的却是我们是多么地羡慕他。

        这让我想起Elizabeth GilbertEat, Pray, Love: One woman’s search for everything across Italy, India and Indonesia” (《吃、祷、爱:一个女人横穿意大利、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寻求万事之旅》), 一本《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上名列前茅、热卖了三年的书。现在,同名电影也快出来了,女主角由性感大嘴朱莉娅 罗伯兹(Julia Roberts)担纲。书我尚未看,但电影出来后是一定要看的。作者Elizabeth Gilbert少年得志、事业如日中天,但婚姻生活不顺,于是乎,她离了婚、辞了职,拿到出版社一笔不菲的约稿预付款 (book advance), 索性一拍屁股,咱云游天下去!回来后,她把自己的经历写了出来,一夜之间洛阳纸贵,成了畅销书作家,现在是不尽财源滚滚来,正像我的一位朋友虻兄所讲的,现在她终于能干自己想干的,或不干自己不想干的事情了。(不过,我要提醒看到本文的小辈们:Elizabeth Gilbert的成功不易复制—don’t try it at home!:-)

世事无穷,忙者自相促迫;诱惑环绕,凡人眼花缭乱。然人自催老,物自循环,从朱颜绿鬓到鸡皮鹤发,不过几十年间事。况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身外之物,缘何舍命而求之?这位地学教授的顿悟之举也好,还是这位作家的曲线救己也好,我们一般拖家带口的人,实难效仿;退而求其次,那也只好在心底envy一番了。也正因为如此,Effinger女士的这篇六句文,才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并让我想起了宋代王诜的小词《蝶恋花  感旧》:

钟送黄昏鸡报晓。

昏晓相催,世事何时了。

万恨千愁人自老。

春来依旧生芳草。

忙处人多闲处少。

闲处光阴,几个人知道。

独上高楼云渺渺。

天涯一点青山小。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8899-356951.html

上一篇:《中国科学: 技术科学》急聘专职责任编辑
下一篇:科技写作漫谈 (76):图表制作----基本原则

13 陈建平 虞左俊 王德华 赵星 赫英 朱志敏 何士刚 刘玉仙 陈辉 武京治 罗军 周鹏 dulizhi95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21: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