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gzz 伪老派知识分子 职业理论物理学家

博文

投稿趣事:速度与激情 精选

已有 6921 次阅读 2020-3-28 09:07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3月1号,我在科学网发表了《新冠时期的科研:passion unlocks potential》,不仅被编辑部置顶推荐,而且被很多网友点评。就在那一天,我目前唯一的学生、被困在湖北疫区的ZD同学将我们合作的科研论文提交到网上(arXiv),随后也投稿给了一家国际著名的期刊,目前该论文正处在审稿状态。之后我对他讲,我们可以把类似的想法应用到另一个问题上去,结果可能更有趣;咱们需要马上动手做,否则别人在网上看到了我们的第一篇文章,可能也会很快想到。


ZD同学表示同意,于是我们师生二人再次分工协作:他着手解析和数值计算,我开始写论文的摘要和引言。等他的解析结果出来了,我接着往下写正文的部分;等他的数值结果和讨论出来了,我再做修改和润色,并把论文的小结部分写出来。就这样,花了两周时间,我们的第二篇论文也完成了,并立即投稿给了欧洲著名专业期刊Phys. Lett. B(简称PLB)。


这篇论文是3月15日被PLB编辑部接收(received)的。一周之后,3月23日,论文被正式接受(accepted)发表。编辑转来审稿人的评审意见,十分认可我们的想法和结果,觉得很有趣,不需要修改就可以直接发表。3月26日,我们的论文正式在线发表,期刊卷和页码的信息全出来了,PLB现在发表的速度真是神仙的速度!


ZD和我都很兴奋!第一篇文章还在另一家期刊审稿,第二篇却已经正式发表了。我问,这是不是咱们课题组从国内向国外投稿接受速度最快的一次?ZD同学说,不是,周老师和WX同学有一篇文章更快,投稿仅一天就被接受了!


Wait,wait,我的羡慕嫉妒恨马上就来了。上网一查,果然如此:人家的论文是2019年11月19日被欧洲著名期刊Nucl. Phys. B接收(received),20号就被接受(accepted)发表了,正式在线发表的时间是25号!这速度快得也太可疑了!


我仔细一看,处理周老师和WX同学的稿件的编辑不是别人,正是跟我很熟、给周老师发过两年薪水的TO教授!看来他们的论文,很可能是编辑本人亲自审稿,马上接受的。这就没办法了,谁叫人家关系不一般呢?当然,话说回来,周老师和WX同学那篇文论确实很不错,我本人也很喜欢。


直接被编辑本人亲自审稿,这种事我也遇到过两回。


第一回,就是我刚开始读研究生时,跟着导师写的第一篇学术论文。当时吴老师建议我把论文投给PLB的美国编辑、哈佛大学的HG教授,然后他就出国了。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投稿都是寄航空信。一个月之后,我收到HG的回信,激动地打开一看,拒稿了!HG没有给出任何具体意见,直接说我们的论文毫无新意,不能发表。这对初出茅庐的小研究生而言,无异于五雷轰顶。于是我写信给国外的吴老师,问该怎么办。吴老师回信说,原则上你可以写封信争辩一下,但希望很小,因为HG教授在界内是出了名的自负;或者不如就改投国内理论所的期刊吧。年轻气盛的我决定试一把,用蹩脚的英语写了一封慷慨激昂的申辩信给HG教授,告诉他我们的论文新意在哪里,不发表是不公平的。结果,几周之后,HG教授回信了,二话没说,也没有审稿意见,直接告诉我:你们的文章被接受(accepted)了!


当我再写信把这个结果告诉远在国外的吴老师时,他的眼镜碎了一地!我的第一篇学术论文就这样经过一番波折发在了PLB上,这对年轻的我是多大的鼓舞啊!


回想自己当年上大学的时候给每个漂亮的女生投稿,结果都被拒了!那时候我要是有勇气接着写争辩信,说不定就会有女生回心转意,告诉我其实我的情书可以接受发表呢!多年以后,一位当年的漂亮编辑妹妹就幽幽地告诉我,那时我拒绝了你的论文,你为什么不上诉为什么不上诉为什么不上诉?你要是上诉我就给你一次机会,都怪你!于是我陷入了沉思:是呀,当年我为什么不上诉呢?难道我直接把同一个稿件一字未改就改投另一家期刊了?


第二回,2012年3月8日星期四,中国的大亚湾实验出了重大成果。当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我立即把准备好的论文投给了Chinese  Physics C编辑部。这次是主编郑老师亲自审稿,VIP待遇,不需修改立马接受。到了星期天,编辑部给我发来校样,我审了一遍之后,这篇沾大亚湾实验的光的论文就尘埃落定了。不过当时CPC的发表速度还是比较慢,直到4月1日那一期,我的论文才被正式刊出。


做理论研究,选择课题的自由度、干好干坏、干快干慢的自由度都掌握在你自己手里,passion unlocks potential,速度和激情都很重要!如果你喜欢,你就别犹豫。爱情、人生,也莫不如此。如果你是年轻人,发表永远是硬道理!

成都 (2).jpg

81907582-4280-4067-B3F9-E3C4730DE826.jpeg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779-1225649.html

上一篇:疫情启示录:戴口罩让街道干净多了
下一篇:中微子镜面的裂缝与反物质失踪之谜

33 耿爱莲 杨正瓴 王三民 郁志勇 谢力 吴斌 畅智慧 郑永军 韩晓阳 韩玉芬 孟佳 王安良 刘立 雷宏江 罗娜 武夷山 黄永义 王立新 王德华 张成岗 王卫 黄秀清 刘欣 高峡 周浙昆 杜芳 李东风 马德义 葛素红 吕泰省 赵鹏 孙宝玺 朱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3: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