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七)

已有 1470 次阅读 2021-9-24 14:08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

——大型学术专著《狂犬病(Rabies)》最新版选译 

5章 分子流行病学(Molecular epidemiology)

作者:Susan A. Nadin-Davis

加拿大渥太华:加拿大食品检验署,渥太华Fallowfield实验室。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Ottawa Laboratory-Fallowfield, Ottawa, ON, Canada)

5.4  狂犬病毒的分类(Lyssavirus taxonomy

5.4.1 丽沙病毒属的物种(Lyssavirus species)

5.4.2 狂犬病相关丽沙病毒(lyssaviruses)的分子流行病学

5.4.3.经典狂犬病毒(RABV)的分子流行病学(一)-(

 5.4.3.1全球分布世系(Cosmopolitan lineage)-(1)-(3)

  5.4.3.2 非洲2世系( Africa 2 lineage )

5.4.3.3 非洲3世系( Africa 3 lineage )

5.4.4.4 北极/北极样世系(Arctic/Arctic-like lineage)

5.4.3.5 印度次大陆世系(Indian subcontinent lineage)

5.4.3.6 亚洲世系(Asian lineage)

5.4.3.7 美洲本土世系(American indigenous lineage) (1)

5.4.3.经典狂犬病毒(RABV)的分子流行病学(

5.4.3.7  美洲本土世系(American indigenous lineage) (2)

巴西吸血蝠(Desmodus rotundus)中常见的AgV3变也在毛腿吸血蝙蝠(Diphylla ecaudata)中检测到,这可能是种间传播的结果。在巴西哥伦比亚,从蝙蝠(Artibeus spp.)中分离出的吸血蝙蝠变种表明,这些宿主支持一个独立的传播循环。除了巨大的经济和动物健康成本,吸血蝙蝠狂犬病已经成为亚马地区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在巴西厄瓜多尔还曾造成了几例人类狂犬病病例。

RABV与北美食虫蝙蝠的关联最早于20世纪50年代被记录下来(见第7章),随后对该地区分离物的监测和病毒分型发现了许多与特定蝙蝠物种相关的不同病毒

狂犬病阳性最经常被记录的蝙蝠物种包括大棕蝠(Eptesicus fuscus),它携带几种不同的病毒 毛尾蝠Lasiurus的成员,包括灰白色(L. cinereus)、红色(L. borealis)和北方黄色(L. intermedius)毛尾蝠蝙蝠,每一种蝙蝠都携带不同但密切相关的病毒变种银发蝙蝠(Lasionycteris noctivagans)三色蝙蝠(Perimyotis subflavus),以及在美国和墨西哥巴西无尾蝙蝠(Tadarida brasiliensis),都携带有一种常与人类狂犬病病例关的变

与更少报道的蝙蝠物种相关的其他病毒变,例如美国的西方伏翼(Pipistrellus hesperus)中的病毒已经被记录。虽然鼠耳蝠属Myotis genus的蝙蝠很少被报告患有狂犬病,但某些北美蝙蝠物种携带有不同的病毒类型。此外,储存宿主尚未确定的其他病毒变可能其他蝙蝠物种宿主。

通过人工方法控制蝙蝠狂犬病的努力仍然问题很多,这是由于这些宿主空中飞行的生活方式和取食习惯由于最近蝙蝠群体中白鼻综合症爆发某些蝙蝠物种的种群数量下降,可能显著影响在北美东部的蝙蝠狂犬病流行病学。

随着北美洲食虫蝙蝠相关病毒信息的增加,南美洲强的监测已确定了大量患狂犬病的食虫蝙蝠,其中一些是储存宿主物种。在美洲大陆最南部的智利阿根廷,与鼠耳蝠(Myotis棕蝠(Eptesicus耳蝠Histiotus毛尾蝠Lasiurus属的少量标本相关的病毒已经被发现,但巴西无尾蝠Tadarida brasiliensis是主要的蝙蝠狂犬病储存宿主。在大多数情况下,基于有限的分离株的数据推测有许多RABV变异株似乎在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广泛传播。

巴西,已鉴定出与阿根廷棕蝠Eptesicus furinalis獒蝠( Molossus molossus 以及耳蝠Histiotus美洲犬吻蝠Nyctinomops鼠耳蝠(Myotis毛尾蝠asiurus的蝙蝠相关的病毒变。此外,已经出现了其他动物物种狂犬病的单报告,但这些物种的储存宿主作用需要进一步研究,因为种间传播和/蝙蝠物种形成(speciation方面的困难可能会混淆真正的储存宿主的识别。  

相关博文:

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1) 2020-08-12

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2) 2020-08-13

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3) 2020-08-17

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4)  2020-08-22

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5)  2020-08-27

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6) 2020-08-28

狂犬病毒的分类 2020-9-1  

澳大利亚蝙蝠丽沙病毒(ABLV) 2021-09-07  

欧洲蝙蝠丽沙病毒(EBLV) 2021-09-08

亚洲蝙蝠丽沙病毒 2021-09-10

非洲的丽沙病毒 2021-09-12  

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一) 2021-09-15

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二) 2021-09-16

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三) 2021-09-19

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四) 2021-09-20

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五) 2021-09-21

权威的大型学术专著《狂犬病(Rabies)》最新版已面世   2020-06-29

犬狂犬病毒的起源和家谱(分子钟证据) 2012-6-18 

多国合作科研项目:全球犬狂犬病病毒的起源和系统进化研究  2012-6-19

中国狂犬病病毒变种的历史评估和进化分析  2012-6-19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7754-1305527.html

上一篇:经典狂犬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六)
下一篇:来自老挝的新证据:新冠病毒可能来自自然而不是实验室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4 1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