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andaliu5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landaliu54

博文

父亲围产期也会抑郁

已有 281 次阅读 2021-6-21 12:28 |个人分类:PNI|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昨天是父亲节,不难发现,母亲节的祝福显然比父亲节要多得多,可能源于角色不同。“母爱如水”,潺潺溪流,连绵不绝,温存悠远,母亲多注重生活方面的关心,对子女无微不至,且态度以哄的方式为多,显得爱意浓浓,儿女记忆犹深。以海比喻,也不为过。


父子关系不像母子关系这么直接可抒发正毕竟“父爱如山”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理想的父亲形象总是扛着家庭的重担,还能抽空陪在孩子身边,成为孩子的人生导师,但现实中,很多父亲们总是忙自己的工作,孩子的身边总是缺少他们的身影,他们希望提供优质的物质条件,但往往无奈地在与下一代的精神沟通中缺位。


《南风窗》一篇名为“我不是矫情”的文章,作者对孕产妇围产期抑郁描写道:

临床上对产后抑郁有着严谨的解释:产后,女性体内的的雌激素和孕激素水平急剧下降,从而影响垂体前叶、肾上腺、甲状腺与内分泌的变化,致使大脑的功能紊乱,对外界的适应能力下降。


据中国精神科医师协会统计,产后抑郁症在我国的发病率约为 7.3%~37.14%。出现情绪低落、悲观绝望、烦躁不安这些产后抑郁“症状”的产妇,比例更是高达 50%~70%。


产妇从生育过程中经历的紧张、恐惧等情绪,到生育后社会角色变化带来的心理不适,都可能在照顾孩子的繁杂过程中的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爆发。


作者:肖瑶


国内外大量的社会调查与医学统计显示,越来越多的疾病正快步向男性走来,并不断地严重威胁到男性的身心健康,如前列腺疾病、肥胖综合症、心理问题等。这一切看来,似乎男性更加脆弱。而且事实也是如此,男性平均寿命比女性小5-6岁。相比贯穿母亲的整个生产周期的抑郁情绪,你或许不知道男性心理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更脆弱。



国外一篇对父亲围产期抑郁症的干预治疗措施的文章,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了包括Medline,EMBASE,EBM评论,PubMed,PsycInfo和CINAHL等数据库等多篇文章,父亲围产期抑郁症(PPD)的患病率约为10%。

尽管有流行病学,但关于父亲心理健康对家庭功能的重要性了解和对基于对PPD干预措施的研究证据有限,结果显示:在25年的研究过程中,只有10项干预治疗措施符合纳入标准。而纳入研究中的3项发现父亲抑郁影响很小但很显著。所有纳入的研究均未专门针对父亲的心理健康进行研究。相反,他们通过关注母亲,婴儿或夫妻关系间接地解决了父亲的心理健康问题。因此,尽管排除了父亲抑郁症具备母亲抑郁症同样的传统临床表现和特征,但是PPD发病率和影响不容小觑,且因为缺乏相关研究所以证据不足干预措施很少。


除了新生儿诞生的快乐,适应角色、需求和期望的广泛变化可能具有挑战性,这使得许多父母在围产期容易出现抑郁发作。围产期定义为从怀孕开始到产后12个月,是母亲和父亲患抑郁症的风险增加的时期。父亲围产期抑郁(PPD)的特征为发生在新生儿或准爸爸围产期期间的重度抑郁发作,伴随有更强烈程度的愤怒、药物滥用、工作满意度更差以及身心健康状况恶化等。


未经治疗的产后抑郁症已被证明会对整个家庭系统产生负面影响,包括儿童的社会和情感发展、行为和依恋。且抑郁父母的后代患抑郁症的风险更高,产生各种行为问题(如发脾气、睡眠障碍、神经质和反社会行为等),甚至认知发展迟缓。未经治疗的产后抑郁症还与儿童精神疾病发病率的增加有关。对性别进行控制的研究表明,父亲的抑郁可能与外化问题更相关,如行为问题和药物滥用,而母亲的抑郁似乎与后代的情绪和焦虑问题有更密切的联系。


而令人惊讶的是,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治疗研究或指导方针来指导如何最好地管理产后抑郁症。这与产妇围产期抑郁症(MPD)形成了鲜明对比。有一些治疗研究和指南,包括修改后的心理治疗手册,如人际治疗(IPT)和认知行为治疗(CBT),以及特定的药理学建议。PPD治疗研究的缺乏可能导致这种情况被忽视和治疗不足。


这些干预措施主要是心理教育性质的,包括以下一项或多项内容:分娩、母乳喂养、新生儿护理、向亲子关系过渡、共同养育、改善夫妇沟通和福祉,以及了解新的三合一关系。可悲的是,只有一种干预单独关注了男性健康和幸福。


大多数产前以父亲为重点的干预措施,表明并鼓励父亲在新生儿时期提供亲手护理,对父亲有直接和积极的影响。


由于缺乏评估产后抑郁症心理或药物治疗的研究,产后抑郁症的具体治疗建议仍然不可用。心理干预,如人际治疗(IPT)和认知行为治疗(CBT),通过电话、家庭或诊所,以个人和团体的形式进行,已经被适应和证明是有效的产妇围产期抑郁症。角色转换、人际冲突、认知扭曲和行为激活减少并不是抑郁女性成母亲所特有的,因此类似的疗法也可以适用于或应用于治疗父亲。


总的来说,这与之前的研究结果一致,即在干预父亲抑郁方面的研究缺乏 。除了围产期保健机构普遍忽视男性之外,描述男性在寻求心理帮助方面犹豫,这可能进一步说明研究缺如主要原因是男性觉得干预是不必要的。这主要因社会文化所致,男性多是自己“舔伤口”,把压力闷在心里,这更容易引发身心健康问题。

显然治疗PPD的研究仍然存在空白。因为它没有解决这些干预或其他可能对围产期男性心理健康的其他方面的潜在影响。男性在围产期的焦虑及相关疾病患病率在2.4 -18%之间,也给家庭带来了重大负担。

因此,对于正在过渡为父母的一般成年人来说,努力参与、教育和支持父亲,可能会立即降低一些男性的抑郁得分。对有效治疗父亲抑郁症的干预措施的进一步研究可能会对整个家庭产生重大影响。




Goldstein Z, Rosen B, Howlett A, Anderson M, Herman D. Interventions for paternal perinatal depression: A systematic review. J Affect Disord. 2020 Mar 15;265:505-510. doi: 10.1016/j.jad.2019.12.029. Epub 2019 Dec 25. PMID: 32090778.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73181-1292079.html

上一篇:在COVID-19期间,音乐是实现健康目标的全球性资源
下一篇:内科外向化、外科内向化

1 李宏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8 19: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