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andaliu5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landaliu54

博文

艺术与临床——从文艺复兴到甲减

已有 314 次阅读 2021-6-21 11:59 |个人分类:临床教育|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unnamed.jpg

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维特鲁威人”


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和对古典古代的研究盛行,其思想是如何直接源于希腊哲学。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等哲学家的作品极具影响力,特别是通过重新发现对现实线性观点的欣赏以及科学与艺术的重叠而引起的。


​出于对“爱智慧之学”——哲学的敬仰,我每天也学着看一副名画来熏陶艺术情操。今天看Chrome更新了一副毕加索1984年的自然静物画,作为耳熟能详的艺术家,我便有意地拿起电脑给旁边某位同学看问他从中看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瞄了一眼笑说:“看了个寂寞。” 我也笑,因为我也姑且觉得色彩好看,但也看不大懂。


大家都一样,高考毕业后,也就没几个真有心致力于践行自己当年探索“夜空为什么是黑色的”、“花儿为什么那么红”、“人为什么一个鼻子俩眼睛”、“老师好厉害”——所以想做天文学家、生物学家、医生或者教师的梦想 ,就算有,“一考定终身”以后各个都是“待分而沽”挑“媳妇”似的挑专业,比如看统计学提供参考性建议,以类似“金融”“法律”“IT”优先的以“钱”来衡量“赚钱”的方式选择专业,因为要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当然要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解决主要矛盾,承担对社会、国家甚至全人类更重要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也就能理解绝大多数应届毕业生不能“知行合一”,不管最后选择什么专业也都成为了一个饭碗。中间也不乏分高的不管高考还是考研考博最后都能随便挑“媳妇儿”进门“伺候”,但也难免一贯顺风顺水还是有点“矫情”地觉得无法找到自由感而迷茫的。而工作“伺候”你还是你“伺候”工作的论点个在人对“马斯洛层次需要论”人基本需要之——“安全感”的不同层次追求,在此不细究。


因此我也一样,我觉得这没什么对错之分,毕竟分数还是能一定程度能反应个体本身对“知识的敏感性”基因以及通过后天学习培养的社会责任意识附带而来的优秀品质品德,通过合理有效的优胜劣汰考核制“分流”向不同行业,每个人都至少能在不同水平程度通过教育形式实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目的。所以也难怪一旦走向工作岗位了,面对或多或少的生存压力的择选,活着最重要,怎么活还是得先学会先开辟一个赚钱的途径满足“口欲”为先。但是我想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涉及艺术类专业,大家就绕道走?


屏幕快照 2021-06-21 下午1.10.02.png

在博物馆里研究艺术品的医科学生

——“What has Art to do with Medicine?”  Rachel Hajar, M.D.

01 西方艺术与临床探索的悠久历史


柳叶刀在糖尿病与内分泌专栏刊登过一篇名为《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的肖像中的甲状腺功能减退的证据》的文章[1],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1480年至1556年)是一位威尼斯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以他的宗教绘画和肖像画而闻名。与范·艾克,杜勒,拉斐尔,提香,贝拉克斯兹和戈雅同一时期,洛托是艺术史上最出色的肖像画家之一,最著名的是他以通过描绘其保姆的外观,面部,身体或穿着上的丝毫变化等神态彰显的心理特征的绘画作品而闻名。其被称为第一位精神分析画家。


屏幕快照 2021-06-21 下午1.12.18.png

FigurePortrait of Frà Marcantonio Luciani of the Dominicans (Lorenzo Lotto, 1526)


本文主要是剖析了在1526年,洛托描绘的一副多米尼加共和国的男修道士的画像。后人据史料记载推测最有可能是当时威尼斯的圣乔瓦尼·保罗修道院的墓葬——马坎通尼奥·卢西亚尼。在该肖像画上,卢西亚尼身边的桌子上显示一个收银机,硬币和钥匙,表明他正在执行其管理任务。不难看出,他在洛托的笔下被描绘为一个脸色极其苍白且多汗的人,眼眶周围明显有轻度水肿,并伴有额叶脉潮和左手肿胀。尽管看起来他双下巴,但由于衣服过多,甲状腺也就怎么也看不出来了。但他的眼睛确实很细小。


卢西亚尼的画像中可以明确指出甲状腺功能减退的几个特征:赫托格氏征,脱发和不耐冷性。卢西亚尼的体征-眉毛外侧三分之一的变薄或脱落以及甲状腺功能减退的经典体征——在右眉毛中很明显,而在当时这种头发特征在40%未经治疗的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患者中很常见。该文还论述了洛托的标志在其他艺术品中也有描述。例如,玛丽一世女王(Mary Tudor; 1516–58)表现出明显的Hertoghe体征(Anthonis Mor,1554;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并且可能患有内分泌功能障碍。她的医生描述了几种疾病,包括持续性头痛,失明和不育。这些症状可能表明存在催乳素瘤,这是一种垂体腺瘤,可导致内分泌功能障碍,包括甲状腺功能低下。最后文章也指出:尽管在艺术品中提供疾病证明总是很困难的,然而,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艺术可以提高医学生的临床技能。从这个角度来看,卢西亚尼的画像可能为未来的内分泌学家提供了良好的医学培训资源。此外,柳叶刀已经多次刊登过类似的文章,包括对著名画家勃朗特的自画像进行医学评估等等。


02人文类学科与医学学科的互相贡献


而斯坦福大学教授马克·麦卡利在他的《心灵的现代艺术:在欧洲与美国的医学、心理学和文化艺术发展史》[2]一书中回溯了1880年至1940年的相关学科发展,并采用“黑格尔辩证法”看待人文主义,先锋性的以论文集的形式从本源之概念深入探讨了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复杂的美学和心理领域的相互作用,并探讨了现代主义命题在当时和当时所处的环境中形成的原因。这些变化恰好发生在独特的现代医学、心理学、精神病学和精神分析学学科建立的时间线上, 在此科学基础实现了我们今天所广泛了解的形式。并连接了现代美学和医学心理学紧密联系网络时代,从历史上描绘了围绕诸如身份形成,性行为和无意识等问题进行的现代讨论的出现。也为很多相关领域的科学研究和发现提供了事实和理论基础,开辟了很多领域的进一步研究,我依然要举内分泌腺体的例子。

屏幕快照 2021-06-21 下午1.12.29.png

甲状腺腺靶轴上的激素反馈调节机制


譬如在美国科学家迈克尔在《Becoming Glandular: Endocrinology, Mass Culture, and Experimental Lives in the Interwar Age/腺体:两次世界战争内分泌学、生命实验和大众文化》[3]一文中就受到了启发,其就再次肯定了内分泌腺性的“循环效应科学”与现代文化之间存在多种联系。文章指出: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对生殖的研究证明了生命科学中的现代主义冲动。这就是詹姆士·斯科特(James C. Scott)所确定的“高度现代主义”的意识形态(和美学),其关注点在于人们开始学会通过抽象,集中化和控制技术对自然和社会的掌握。科学家在他们的实验室中建立了生产线,将生命转化为最基本的单元,并创造了普遍的“腺体定律”,以此剥夺文化和特定物种的变异。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对生活本身的控制。的确,在发现DNA作为生命科学的主要分子之前,荷尔蒙通过许诺生命过程背后的秘密而扮演着类似的解释角色。在我理解,这也符合东方“天人合一”的概念。


03 国内开始重视医学艺术教育


当然,国外将艺术教育运用到临床医学中的探索有着比较悠久的历史,因此有更多的研究成果也很正常。国内近年也开始拓展对医学生培养艺术修养的教育探索日益增多,尤其是关于解剖学视觉上的医学教育成果。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一项通过《天使的黎明》《Richard Streatfield 的一家》等6幅艺术作品对医学生进行艺术体验[4],结果发现体验结束后与对照组相比,获得艺术体验后的学生明显成绩提高了。故得出了:“医学和艺术有着共同的物质对象、物质本身及物质的视觉世界,艺术教育不仅能提升医护人员的人文素质,并且能从技术层面到认知层面,将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高质量、高素质的创造性思维,从而实现“医人”的全面发展”的结论。所以也不难看到越来越多医学院校开始开设艺术类的课程和交流。所以,艺术对医学的贡献毋庸置疑,但真正实现从国民教育程度重视艺术的作用和力量还有待于经济发展和社会生产力的进一步实现。


  1. Asensi V, Lippi D, Perciaccante A, Charlier P, Appenzeller O, Bianucci R. Evidence of hypothyroidism in a portrait by Lorenzo Lotto.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19 Jan;7(1):14. doi: 10.1016/S2213-8587(18)30342-5. PMID: 30577890.


  2. The Mind of Modernism: Medicine, Psychology, and the Cultural Arts in Europe and America, 1880-1940

  3. Michael Pettit, Becoming Glandular: Endocrinology, Mass Culture, and Experimental Lives in the Interwar Age,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ume 118, Issue 4, October 2013, Pages 1052–1076

  4. 陈彦颖.艺术与医学的交融:艺术教育在临床医学中的应用研究[J].装饰,2019(11):136-137.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73181-1292066.html


下一篇:一个医学生的生命存在观

1 李宏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08: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