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研服务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tureResearch 自然科研服务,依托于《自然》百年积淀,旨在为中国科研共同体提供全方位的科研服务

博文

你需要的不是导师,是导师团

已有 898 次阅读 2021-1-11 17:56 |个人分类:职业专栏|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nature research-cropped.png

Anna Henschel组建导师团的过程为她赢得了一个强大的“后援团”。

2018年,我跟随我的博士生导师来到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后不久,偶然闯进了一间会议室,我本来以为那是一个关于研究方法的研讨会。

但我很快意识到,那其实是学校教务管理组的会议。但是,我羞愧得什么都不敢说,只是待在那里强装镇定,对我周围的教务人员保持微笑。然而,那次尴尬的经历是值得的,因为在命中注定的这一天,我遇到了一位未来导师,她对我的博士生涯产生了持久的影响

1.jpg

导师不是非得和《星球大战》的尤达大师一样,都是睿智的长者形象。来源:Lifestyle pictures/Alamy

我在本科和硕士生阶段就已明白,无论是追求专业目标还是个人发展,导师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事实上,在一项关于博士生经历的大规模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向导师以外的资源寻求指导的学生更有可能顺利得到学位

我的经历改变了我以前对于导师的印象,也重塑了我对于现代师生关系的认知。我曾经认为导师就是那些睿智的长者,类似于《星球大战》中的尤达大师,他们的每一句话都是金玉良言。而现在,我认为师生关系不仅是实践与合作的关系,也是一种更平等的关系

2.jpg

搬到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后,Anna Henschel为自己找了一个“非官方”导师团。来源:William Johnston Photography

「 寻找自己的导师 」

在博士中期转到一个新的系确实充满挑战(我跟随我在英国班戈大学的导师来到这里,完成人机交互的博士课题)。我给自己找了一些学习榜样,让他们能在导师和我的例会以及支持关系之外给予一定的帮助,这么做非常有用。导师可以有不同的角色,从励人心志的前辈到帮你规划职业发展的人,导师的个人参与度也可以不断变化

在我意外地撞上教学管理团队后,我很幸运地拥有教学主任Niamh Stack作为我的职业指导师。我因为那次失误向她发送了致歉信息,最终促成了我们的一些合作项目——成立了跑团,并建立了支持性的指导关系。

她的指导完全改变了我的博士生涯。她会鼓励我把握与公众互动的机会,并帮我庆祝我取得的成功。当我因伤不能参加半程马拉松时,她与我的跑团共同组织了一次远程接力赛,结果他们代表我跑完了21公里的全程。

我还找到了一位个人导师。当时还是我们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的Ruud Hortensius不仅培养了我对让我的研究更加开放和可重复的兴趣,还经常提醒我要保持健康的工作和生活平衡。我们会一起讨论开放科学、职业理想和学习编程语言的酸甜苦辣,在此过程中发展出了这段亦师亦友的指导关系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前,Hortensius的大门总是敞开的。如今,我仍然可以向我的这位个人导师寻求诚实的建议——只不过需要通过Slack和Zoom。最初的非正式师生关系在我读博期间变成了更正式的共同监督协议,当然它一直保持着轻松的氛围

我的经验告诉我,与其依赖一个人承担你所有的专业发展需求,不如组建一个“非官方导师团”。也许你正在寻找能帮你习得新的方法技术,或是助你拓展写作技能的人。想象让不同的导师来担任不同的角色:榜样力量(圈外激励你的人)、职业指导(偶尔点拨你职业发展的人)、个人指导(提供社会心理支持的人)。

如果没有这个非官方导师团,我可能会错失很多科研合作、工作和个人发展的机会——但我并没有错过这些机会,虽然我从未签署过任何正式的指导协议。

「 如何组建导师团 」

那么,如果你身边没有现成的导师可选,尤其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你该怎么办呢?当我打算扩大自己的专业网络时,我联系了系里的工作人员,向他们寻求帮助和建议。他们把我介绍给了他们认识的人,这缓解了我向陌生人介绍自己的焦虑。

如果你很难迈出这第一步,你的正式导师或实验室同事或许能给你介绍一位未来导师我发现大多数人其实很愿意分享他们的职业道路,并热衷于提供帮助

我的经验是,在给未来导师的电子邮件中,应该清晰简要地概述为什么我想获得他们的帮助。我会事先查看他们的研究背景和方向,思考我自己的职业方向与他们的是否一致。并不是所有联系都会变成师生关系,但这不要紧——它也可以发展为其他联系,这都是学习经验的一部分。

如果你身边的导师很少,不妨试试社交媒体。事实上,我从推特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起初,我对参与对话有点胆怯,所以我会关注相关的学术账号,比如“职业对话”(Career Conversations),学习一些经验。一开始,我还因为我的推特没有多少人关注而气馁。 

但后来我发现,建立这些关系需要更多的思考和关怀,而不是简单地打一个会议标签或转发。我还参考了很多很棒的指南,比如Jen Heemstra写的“给科学家的社交媒体指南”(A Scientist's Guide to Social Media[1]和Dan Quintana所著的《科学家用推特》(Twitter for Scientists,2020)。

推特让我结交了许多学术和专业人士,他们给了我宝贵的建议,和我进行了深入对话,还分享了令人兴奋的机会。

你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来自群体的知识和建议:这里的等级制度更加扁平化,网上的互动也经常会发展为长期的师生关系。即使你没有在社交媒体上找到“传统意义上”的导师,围绕#PhDchat的同辈指导网络也对我的博士生涯产生了极大的帮助。有时候,仅仅是知道世界另一端的其他人也在努力理解他们的数据,就能让我感到鼓舞

与正式和非正式导师相处的经验使我明白,导师这个词并不像我之前想象的那样精英化事实证明,师徒关系并非只能用于少数“绝地武士”)。指导可以有多种形式——无论是通过Skype、社交媒体还是电子邮件都可以。在需要过渡和抉择的学术生涯早期,这些指导尤其有用

参考文献:
1. Heemstra, J. M. ACS Cent. Sci. 6, 1–5 (2020).

原文以Why seek a single mentor when you can have three — or more为标题发表在 2020年11月25日的《自然》的职业版块上;原文作者:Anna Henschel

© Nature


Nature career--cropped.png

▏自然职场招聘

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招聘教授、副教授和助理教授

天津市肿瘤医院:招聘战略人才、领军人才、拔尖人才等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招聘生物医学科学、免疫学等口腔领域人才

▏相关阅读

南大、华师大、中国医大、西湖大学...自然职场12月职位精选

想要招募海内外科研人才?上自然官网自助发布职位

底图+链接.gif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32244-1266747.html

上一篇:疫情造成博士项目进展不顺,要如何缓解焦虑?
下一篇:新常态下,大学如何为全校师生打造优质的论文培训课程?| 案例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4 03: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