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研服务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tureResearch 自然科研服务,依托于《自然》百年积淀,旨在为中国科研共同体提供全方位的科研服务

博文

只想安安静静地做研究,为什么一定要发顶刊?

已有 1026 次阅读 2020-11-13 16:22 |个人分类:论文写作|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nature research.png

学术界是否应当重新思考成功的定义?Yvonne Couch问道。

我很幸运,我得到了英国牛津大学一个为期三年、基金会资助的神经免疫学研究员职位。我的第一个博士后职位在丹麦,时长只有一年。后来我搬到了牛津,接了提前离开的同事的18个月合同。

从2017年开始,我的导师一直在想办法利用一笔笔小额经费延长我的合同,有时候只有6个月。能得到资助,我本身就很幸运了。统计显示,这种东拼西凑的职业道路对于在学术界长期立足可能无甚帮助。能拿到研究员职位是我运气好,其他人可能没我这么走运。

我不由自主地感觉,对于像我这样事业刚起步的人,除了我们的“吸金”能力以外,其他能力并未得到充分的肯定或支持,比如要同时应付教学任务、写基金、写论文,还要实际动手做研究。这还不包括许多基金现在要求的各种活动,比如参与公共讨论和外联。或是一些不公开说明,但却暗含在职位描述中的要求,比如论文和基金评审、组织会议等。这些要求都是为了评价一件事:我们取得学术成功的能力。

图一.jpg

在寻求研究经费时,刚起步的研究人员并没有什么优势。改编自Getty

虽然申报基金的要求越来越多,但我仍旧感到学术界这种衡量成功的方式是不对的。比方说,一项针对317名职业早期研究人员的问卷调查[1]发现,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细胞》、《自然》或《科学》上发表过论文的人在申请教职时,只有11%的概率能拿到录用信。如果没有在这些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每次申请的成功率只有2%。也就是说,想要得到教职,我可能需要能在这“三大”学术期刊上发一篇论文。但是对于与小实验室签短期合同、还有其他学术任务的研究人员来说,这谈何容易?这类论文每篇所“要求”的数据量也让一切难上加难。据统计,1993年到2013年,每张图表里的小图数量增加了约70%[2],我猜测增长还在继续。除此之外,发表时间也越来越长,举例来说,《自然》现在的平均审稿时长在150天左右,而2000年是85天[3]。

试想这样一种情况:一位科学家有几篇三大期刊的文章,但排在不上不下的中间位置。“最大”的一篇论文发在影响因子超过35分的期刊上,但这位科学家一年前在一本影响因子略低于7分的期刊上发了文章。大论文的引用次数不到40次,而小论文已经被引用了100多次。哪篇文章更成功呢?当评审在考虑要不要给我这样的青年研究者基金或更高的职位时,有三大期刊的文章为何就比我们简历中的其他文章更重要呢?

我那不起眼的发表记录几乎完全得益于初步研究的经费。一笔5000英镑(6300美元)的经费需要覆盖方方面面:包含科研和发表的费用。为了维持这份发表记录,我尝试合作创新;建立人脉关系;在实验中发挥创造性;培养战略眼光;缩小课题范围。这些资金和时间上的限制很难在简历上体现出来,也不会在一成不变的评价方式中引人注目。大多数潜在雇主只看到我拿到的是相对有限的经费,却看不到我如何把每一分钱都用在了刀刃上。那些从无到有的合作关系也不会说话。至于我为了完成任务而东求西借,托人办事的过程也不会被看到。况且,即使你得到了一份求职面试或助学金面试的机会,你又如何在不直说“看看我用5000英镑做了啥,想象一下给我50万英镑我能做啥”的情况下,让评审组了解你所取得的成就呢?

这有点像许多人在申请第一份工作时的遭遇:如果每份工作都要求一年的工作经验,这一年的经验去哪儿挣呢?如果我有百万英镑的经费,我就能请得起博士后来帮我完成三大期刊对论文和标书要求的工作量了。如果我有百万英镑的经费,我就能把烧钱的实验外包,而不用自己吭哧吭哧做了。我还能有足够的人力替我动手,让我有时间四处交际、与公众交流、教课、写标书。如果我有百万英镑的经费,我以后拿到百万英镑经费也就更容易了。科研成功之路貌似只有一条,那就是你已经成功了:对我来说,评判成功的标准依旧让我困惑。

最近一段时间里,疫情导致实验暂停,出入实验室受限,会议也都搬到了线上,我却奇怪地感到更有希望了。不得使用湿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终于有时间思考和梳理他们的研究进度了。和以前相比,我与潜在合作者的交流增加了,我对自己的研究也更有热忱了,我更加相信通过合作,我们或许能做出一些了不起的成果。

我想做出优秀的科研成果,努力工作,为世界做点贡献。我希望学术界能给我需要的时间,来达到它对我的期待。但在这之前,是否应重新考虑它对成功的定义呢?


参考文献: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2224-5

2.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56983

3. https://mechanochemistry.org/Royle/papers/eprints/NatureWaitingGame.pdf 


原文以Why does a high-impact publication matter so much for a career in research?为标题发表在 2020年10月13日的《自然》职业版块

© nature


自然科研论文编辑服务

语言润色服务母语为英语的编辑将纠正语言错误,调整句式表达,提升行文流畅度,改善行文风格,帮助缺乏英语写作信心的研究人员。(质量保证:经过我们语言润色的论文仅因为语言质量问题而被期刊拒绝,将免费获得一次重新编辑服务。)

科学编辑服务自然科研标准的编辑对科学文档进行全面检查,包括结构和论证,提供详细的建议和编辑服务,帮助研究人员尽可能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该项服务额外包含语言润色和投稿期刊建议等内容。)

科研服务号--论文润色二维码.jpg

扫描以上二维码获取科学编辑9折和语言润色88折优惠

点击此处上传文稿,查看报价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32244-1258235.html

上一篇:停止焦虑,拥抱爬虫
下一篇:如何避免成为实验室里的讨厌鬼?

2 杨正瓴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