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fycyyh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xfycyyhang

博文

穿越卡拉库姆大沙漠

已有 3315 次阅读 2021-3-7 16:07 |个人分类:游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开始语:自2021年3月1日起,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国公民实行为期10天的免签制度。公民需出示自己的返程或前往第三国机票,即可免签入境乌兹别克斯坦。特将在乌兹别克斯坦写的一篇游记发布于此,以纪念。

穿越卡拉库姆大沙漠

 

2018年6月初夏,在乌兹别克斯坦浏览了古城希瓦、参观了乌尔根奇拜火教纪念馆、探访了乌尔根奇周边古城堡之后,我们乘坐一辆中巴穿越了卡拉库姆沙漠驶往古城布哈拉

中亚著名卡拉库姆大沙漠,主要位于里海东岸的土库曼斯坦境内。它北临咸海、东北部接近克孜勒库姆沙漠,东南部紧靠中亚母亲河——阿姆河。卡拉库姆大沙漠东西长880公里,南北宽450公里,面积35万平方公里。沙垄广布新月形沙丘、龟裂地和盐沼地等。1月平均气温-5-3℃,7月28-34℃,气温日差高达50℃,年降水量不足200毫米,可蒸发量为降水量的3~6倍。域内河流、湖泊稀少。沿阿姆河、捷詹河、穆尔加布河等有绿洲。大部分地区可供放牧。有硫黄、石油、天然气等矿藏。南部建有卡拉库姆运河。

                                             

                                             

                                             

静静流淌的阿姆河下游

虽然我们乘坐中巴穿越卡拉库姆沙漠只能说是擦了沙漠的边,但对没有真正看过地球大沙漠的我们仍然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清晨,中巴从世界文化遗产名城——希瓦出发。

抬头远望,沙漠地带上空,万里无云,视线尽头是地平线。

驶出乌尔根奇市不久,我们跨过了宽阔的阿姆河。这条中亚著名的母亲河滋润出象童话中城堡一样的希瓦、乌尔根奇、布哈拉这些绿洲中具有古老文明的历史城市。

 

公路两边很快出现了一望无际的荒漠,苍凉地貌告诉我们,汽车已经进入沙漠地区,穿越卡拉库姆沙漠开始了。

荒沙腹地,大漠孤烟,旷野寂静,不见绿洲与人烟,公路上车辆稀少。

远离海洋的中亚,水分极其缺乏,但非不毛之地。虽然植物稀疏,然而绿色植物——草、小灌木、灌木依然顽强地生长。

卡拉库姆沙漠中的植被

沙漠凄凉之地也蕴含勃勃生机。为适应干燥环境,植物叶子多为针状以减少水分的蒸发,也有叶肉厚厚的,以储藏更多的水分,以对抗沙漠的干旱。

沙漠中的植物,茎干上直接长出红色片状的不知是花还是叶的东西。

我已经在乌兹别克斯坦生活了4年多,发现中亚荒漠中多数植物,必须在春季完成生长、开花、结果的全过程一进入夏季它就枯黄而终了。与一些冬眠的动物不同,这里地表的草有夏季休眠现象。夏季这里的山坡全是土黄色的荒坡,当秋冬进入雨季时,地表野草开始返青,大地重现生机与活力。

卡拉库姆沙漠中的骆驼

有沙漠,就必有骆驼。然而野生的骆驼已经难觅,在中亚,我们只在位于荒漠的旅游点见到了它的踪影。

公路边建有多座电信塔。卡拉库姆沙漠中不仅有穿越的公路,也有基建工地和稀少村庄。

公路边少有工业设施从窗前一掠而过

上午行驶的一段公路,左边是沙漠右边是河流——阿姆河。虽然此前我也到过阿姆河,但没见过沙漠中阿姆河的真容。

阿姆河(中国古称乌浒水、妫水)从帕米尔高原西侧发源后,流经塔吉克、阿富汗、乌兹别克、土库曼四个国家。阿姆河长1415公里,从源头起算,全长2540公里。此时我们看到的阿姆河是它的后半流程,几乎全由沙漠伴随。

导游和司机很懂得游客的心态,为我们找了一处视野开阔的高地停靠,观看沙漠与大河共处的神奇。

站在岸边高地,可以一览阿姆河下游河面与对岸绿洲

眼前这段阿姆河,以乌土边境的身份出现。站在标识处居高临下,只见一望无际的黄沙底色中宽阔的阿姆河泛着蓝波,对岸土库曼斯坦河边草地与远处荒漠渺无人烟。虽然标识牌上醒目地告诫游人不准用望远镜瞭望,但实话说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聚神瞭望。

汽车继续上路后,一洗如兰的天空中,有时几片白鹅绒般的云彩出现在车窗前,为单调的沙漠之行增添了色彩。

公路边出现了一个难得一见的居民点

原来是一个餐饮点,正到中午时分,我们停车在此就餐。不久又有几辆满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洲游客的大巴和卧车也在此停车就餐。

餐馆里的一只小燕子引起我的好奇。它一直不停地在厅堂内飞,好不容易停下来被我抓拍。

午餐后继续上路。公路上车辆一直稀少,偶尔可看到集装箱式汽车在奔驰。

路标显示前方施工,注意减速。

一座跨越铁路的立交桥正在施工。

我们跨过了铁路线,从外观推测这可能是一条新铺设的铁轨

汽车驶入布哈拉地域,路边出现了湿地。

沙漠边缘出现农田,树木也多起来了。

农业机械也出现了

中巴驶入布哈拉城门,穿越卡拉库姆沙漠全程结束。

从乌尔根奇到布哈拉500多公里沙漠路程可分为3段。乌尔根奇一段路面年久失修、路况较差。之后有一段大约3小时车程的高速公路,行驶起来平稳舒适。已经习惯了希瓦和乌尔根奇路面的颠簸,竟然在卡拉库姆沙漠途中行驶在如此好的高速公路上让我始料不及。

导游阿吉孜介绍说,卡拉库姆沙漠的高速公路开始由韩国人铺设,通车不久由于不能经受沙漠地区高温气候的严酷考验,路面出现爆裂,后又请德国人修,我们这次穿越行驶的高速公路就是德国人修的。

 在广袤的沙漠上行车,色彩单调,人宜疲倦。自进入沙漠后,我发现司机就拿出准备好的一包瓜子,左手握方向盘,右手不时在旁边的机箱蓋上摸瓜子,并将其送到嘴边。行程后半段全车人都已歪头靠在车座上进入梦乡,甚至导游阿吉孜也低头打盹了,只有亲眼见证了这片神奇沙漠的我精神抖擞,手拿照相机一边观看车外风光,一边对焦取镜。在乌兹别克斯坦绿洲大城市呆久了,看到沙漠这一异域风情全然没有丝毫倦意。

7个半小时的行程结束时,可能你与我一样,会产生这样的疑问:难道历史上联接亚洲文明、欧洲文明的这条中亚重要通道,如今就如此冷清吗?难道两千多年来,这个曾经驼铃清脆、马蹄声声、闻名世界的古丝绸之路,如今人流、物流如此稀少吗?

据史书介绍,在开启航海时代后丝绸之路就逐渐冷清下来了。近几十年来,随着中亚战略地位的提升,随着“一带一路”的实施,卡拉库姆沙漠也在苏醒。那个中亚油气管道,那个穿越千山万水的中欧班列,以及公路上看到的集装箱车辆,难道不是古丝绸之路的新形态吗?

我们相信,随着中亚、西亚地区安全形势的提升,随着“一带一路”成为“共建”之路,卡拉库姆沙漠上的这条通道,定会成为繁荣兴旺之路,那时再穿越这条沙漠之路时会是一番什么图景和影像呢? 可能那个“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中亚情景会再现,可能空中、地面、地下,欧亚大陆人流、物流繁忙的情景会再现,可能亚洲文明、欧洲文明、中亚文明在此深度交流融合的情景会再现,期待在不远的将来能见证她历史上曾经的灿烂辉煌。

穿越沙漠中的作者

                                   高峡   2018年6月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41292-1275450.html

上一篇:参加学术会议的思想与能力对评定优秀教授有多么重要

2 杨正瓴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3 0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