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平
读研秘技四:湖南人的霸蛮与荷尔蒙 精选
2019-10-21 14:49
阅读:6333
标签:研究生, 基础, 勇气, 创新

读研秘技四:湖南人的霸蛮与荷尔蒙

 

 湖南人的特点是: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科研创新也需要这样的品质。

 

      201824日,我去看了四个小故事组成的电影《无问西东》,其中一个与80年前建立的西南联合大学有关。这让我想起20009月,我在中科院自动化所博士入学时的开学典礼。戴汝为院士在时任所长的谭铁牛院士讲话后,接着给我们致欢迎词。他回忆了当年他在西南联合大学学习时的情形,简陋、艰苦。就是这样的环境,造就了非常多的大师级人物,两位诺贝尔奖得主、170余位两院院士、多位两弹一星功臣。他顺便也问了句,提供优越的科研环境是否就是形成创新的决定因素呢?

Picture10.png

1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时间过去快20年了,他的话我记忆犹新,深有体会。我想,有舒适的科研环境和充分的实验设备肯定是对科研人员要好一些,而有好的想象力则是科研创新的必要前提之一。除此以外,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科研人员自身需要具备的独有特质。

我是湖南人,所以我觉得不妨用湖南人的特点来描述科研创新需要的这种品质,即: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

吃得苦:当然不是说吃苦瓜明目的那种苦,何况苦瓜汤其实还蛮好喝的。它是指不那么追求或在意环境的舒适性。在我所知道的科学界中, 国际上有这一特质的当数印度的拉马努金。

出身贫寒的拉马努金是个偏科生,除了数学以外,在其它科目上成绩都不理想。他在数学上并没有受过专门的训练, 但有很强的直觉,喜欢不做证明的给出某些结论或猜想。如1973年比利时数学家德利涅就因为证明了拉马努金1916年提出的一个猜想,于1978年获得了等同于的“诺贝尔奖”的数学界最高奖、菲尔兹奖。

拉马努金在最初的数学探索中,没有得到任何的支持,甚至纸对他来说都是昂贵的。于是,他会在石板上来计算,为了省擦板子的时间,干脆用手肘来擦拭,以至于他的肘部变得又黑又厚。

Picture11.pngPicture12.png

(左):斯里尼亚瑟·努金;                 (右)

后来,他被英国剑桥大学数学家哈代发现并邀请至英国从事研究工作,也是经常废寝忘食。加之其是素食主义者,在冬天寒冷的英国明显有水土不服,结果后来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不过,他留下了大量未经证明的公式和命题,至今仍有科学家在试图解开其中的奥秘。

         国内的如数学家陈景润。记得中科院院士陆汝钤老师曾跟我聊起过他的一些轶事。当年在中科院数学所时,陈景润在单位分房时,没怎么挑,就要了一间由厕所改造的房子。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坐在一个椅子上思考数学问题。而他在1966年发表《表达偶数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积之和》(简称“1+2”),1973年又做了进一步改进,在《中国科学》上发表了“1+2”的详细证明。该成果在国际数学界引起了轰动,被公认为对哥德巴赫猜想的重大贡献。

这样不挑剔环境的科学轶事举不胜举。它多少能说明,环境优越并非是获得科研成果或强的创新力的先决条件。

耐得烦:科学研究的失败率远高于成功。如果失败了几次,就早早地放弃,说不定会把宝藏丢掉了。记得今年我们在人工智能顶会AAAI上的口头报告文章,是做的步态识别。两位学生巢汉青、何逸炜对步态中常用的模板和时序性保持进行了反思,将时序性抛弃,而将不同角度、衣着及是否背包等形态时的步态都看成是一个集合,称为步态集合,希望通过这一方式在跨角度意义下实现步态的有效识别。然而,最开始的时候并非一帆风顺,虽然道理是对的,但计算机科学是门实验科学,实际的数据都是有噪的。所以,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两个人都没有找到实质性的性能显著提升。如果放一般情况,可能大家就都会放弃了。而他们却还是坚信自己的思路没有问题,通过不断的尝试和技术方案的细微调整,最终,这一方法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实现了当时在国际上跨角度步态识别的领先性能。这就是耐得烦的典型表现。


Picture13.png  

3  步态识别 [2]

霸得蛮:湖南老乡易中天对这一点有过精辟的总结 [3]。湖南人的霸蛮,首先是指个性鲜明;如晚清时期的曾国藩、左宗棠;近代的黄兴、蔡锷;现代的毛泽东、刘少奇、贺龙、彭德怀,朱镕基等等;都是个性很强的。这种个性在湖南本土湖南人扎堆的地方不一定能显现出来,但在外地都很突出。其次,湖南人霸蛮起来,就喜欢把话说到底,把事做到位,不会中途退缩。当然,霸蛮也并非一味的蛮干,湖南人还会说一句口头禅, “莫霸蛮撒”,即指需要考虑“灵泛”(湖南方言,等同灵巧的意思)下的霸蛮。联系到科学上, 是需要有理有据前提下的霸蛮,不能明知是死胡同,还钻进去。

不怕死:这不要从字面上直接理解,而应该解释为敢于挑战自身的极限。 比如《攀登者》中讲述的登珠峰,这是体能的极限的挑战;又比如唱歌中的男高音,为什么嗨C一唱出来,大家都很佩服呢?这是对人的发音极限的挑战。做科研做久了,容易形成自己的舒适圈,不愿意开拓新方向、挑硬骨头啃,类似的情况也会出现在害怕失败的年轻学生身上。这或多或少是缺乏挑战极限的精神。

Picture14.png

《攀登者》剧照

有人曾经分析过,为什么原创性的科学理论多来源于西方?一个可能的因素就在于冒险精神上面的差异。西方人比较爱冒险一些,敢于挑点一些难问题。当然,这也是视频中经常看到外国人玩极限运动时,大家会开玩笑说,外国人少的原因之一。

那如果缺乏这些特质怎么办呢?可能考虑增加与勇气相关的化学特质,比如荷尔蒙。跑步可以增加多巴胺的分泌,这其实就是荷尔蒙的一种。它在给你愉跃感的同时,也会给你勇气。唱歌也能,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说过,唱嗨C也能增加荷尔蒙的分泌。当然,对多数人来说,通过跑步和其他运动来增加荷尔蒙还是更实际些。

有了想象力,有了勇气,那基本的科研品质就有了。那如何在读研期间做进一步的能力提升呢?

张军平

20191021

 

参考文献:

1. 罗伯特-卡尼格尔知者无涯:拉马努金传.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8

2. Hanqing Chao, Yiwei He, Junping Zhang, Jianfeng Feng, "GaitSet: Regarding Gait as a Set for Cross-View Gait Recognition," AAAI (Oral), Hawaii, USA, Jan.28- Feb.2, 2019.

3. 易中天访谈,链接:http://www.hunaner.net/quote/show.php?itemid=27


延续阅读:

3. 读研秘技三:我的想象力飞了起来

2. 读研秘技二:时商与基础误区

1. 读研秘技:你能更优秀(一):时商,从爱多士说起


zjp.jpg

张军平,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自动化学会混合智能专委会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包括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图像处理、生物认证及智能交通。至今发表论文近100篇,其中IEEE Transactions系列20篇,包括IEEE TPAMI, TNNLS, ToC, TITS, TAC等。学术谷歌引用近3400次,ESI高被引一篇,H指数29.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军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389532-120285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