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冰
刘瑞祥:几出老戏随想
2020-8-7 12:49
阅读:1132

  看过了不少京戏,说不出什么理论来,只针对其中几出大家耳熟能详的戏说点感受。

一、四郎探母

   过去这出戏曾经长时期属于禁戏,不准演,理由是“美化汉奸”。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出戏何尝不是反映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的骨肉分离的痛苦?从剧本来看,我愿意删去最后一折《回令》,你想想,让杨四郎那么一个胡子老长的人,跪在地上喊着“儿的丈母娘啊”,合适吗?太损害人物形象了。而如果删去这一折,则杨四郎虽然不是英雄,到底也算敢作敢当,他回辽邦将面临一个未知的世界,是死是活?留个悬念,也更含蓄了。但是,删去《回令》带来的则是演出上的问题,比方说,演萧太后的也是一位名家,总不好只露一面就完吧?铁镜公主当然更是名家,似乎也不好在《盗令》一折结束后就去领盒饭。另一方面的考虑是观众方面的:观众看戏是为了消遣,不是为了受教育或者“获得人生感悟”,戏曲在中国从来就是“俗文化”,加上《回令》不但让观众心里轻松踏实了,还能看到两个小花脸(大、二国舅)的插科打诨,何乐而不为呢?也正是这二位国舅爷使得最后这一场戏变得生动。我曾经看过音配像的《雪杯圆》,讲的是“一捧雪”的故事结局——严嵩已经倒台,那位“义仆”的儿子被主子认为养子,好像又娶了谁谁的千金。虽然这出戏是马连良、李多奎的原唱,但实在没什么意思,我以为这也是马连良“增益首尾”的又一例,只是不成功罢了。原因无他,无冲突而。 

二、四进士

   也有称之为《宋世杰》的,如果说《雪杯圆》的毛病在于矛盾已经结束而迟迟拖着演下去,那么《四进士》的不足恰恰在于开头太慢,先要叙述一番杨素珍在婆家的遭遇,然后才柳林写状,然后等宋世杰出场的时候,已经耗过了不少时间。我记得周信芳拍舞台艺术片的时候,这出戏的前半段是用类似念诗的方法交代剧情的,而我曾经在剧场里看的穆雨、朱强分饰前后宋世杰的演出,则是干脆从泼皮罗唣开始的(有个毛朋的过场)。这就简省多了,但这带来一个问题,就是状纸里写的内容在戏里找不到了。好在观众看的是演员特别是主演的表演,剧情反倒是次要。这个戏的另一个问题是有的地方非得是看字幕才能明白——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比如“卖屋又卖基,一树能剥几层皮”之类。而这个戏的好处在于,让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专制时代刑罚的可怕:宋世杰在已经被赦免剁手、剜目之后,虽然告状是告对了,仍然要充军发配,而这居然还是已经减轻了的。还有就是毛朋虽然是个清官(注意只是官,不是皇上),但是仍然“言出法随”,一张口就是“有人拦轿喊冤,责打二十大板”。清官如此,则赃官无论矣。 

 三、审潘洪

   京剧舞台上另外一出大大有违现代法制精神的就是这出。按这出戏的内容,潘洪当然是个大大的奸臣。可就算他坏,被审判的时候,总应该和原告对峙吧?怎么这出戏里只有他和“法官”,却不见原告呢?这恐怕在旧时代也不合情理吧?而且这位法官审理此案,首先就有违回避原则:他以前只当上个县官而不是知府,就是因为潘洪捣鬼,换句话说,法官和被告早就有了嫌隙。而且这位法官的“后台”八贤王居然和杨家有亲。不仅如此,这位法官似乎还有一种超能力,他不用什么调查就能知道被告所作的一切。更不用说这位法官大搞刑讯逼供,乃至“五刑用尽”,最后是靠着诱供才成功的。这在戏里倒是让人看着解气,因为观众知道自己没有受夹棍的可能。其实戏曲里类似的内容很多,比如众多的包公戏,有几出符合现代或者哪怕是当时的法律规定的? 不过前面提到超能力,这倒是中国戏曲里的一个特色,比如《三堂会审》里的苏三能够知道知县和衙役受贿数目,莫非她给数钱来着?

 四、小放牛

   这是一出我比较欣赏的歌舞小戏,牧童和村姑载歌载舞,极具美感。但是我看过一出黄梅戏的《小放牛》却令人作呕。这出黄梅戏里的牧童简直就是个小流氓。他在知道村姑已经嫁人之后,居然直接说“早知道大小姐这么早就懂事,我呀回家告诉我父母,派媒人把你娶过来那该多好啊”然后还要和对方“谈谈心”,以后居然说出“甩在养鱼塘,那还有何妨?变一条小鱼草棵藏,但等姑娘来淘米,我一头钻进你的裤廊裆”而那个村姑也够可以的,居然能唱出“把你拉屎拉到臭茅缸”,于是就有了牧童那句最粗俗不堪的“但等大姐来拉屎,苍蝇子落在你的屁股上”。按,这出黄梅戏里牧童的行头有点像书生,可怎么这么让我恶心呢? 

 五、红楼二尤 

  这是荀派的代表剧,又叫《鸳鸯剑》,是四大名旦所谓“四口剑”之一,也是影响最大的红楼戏。“四口剑”除这一出外,尚有梅兰芳《宇宙锋》、尚小云《峨眉剑》、程砚秋《青霜剑》。当年梅兰芳也排过几出红楼梦的戏,但并没有成为他的代表剧目。说起来,《红楼梦》被公认为中国传统小说的最高峰,但是改编为京剧并且成功的好像就这一出,大概是因为京剧不擅这样的题材吧。据说龙江剧还有《荒唐宝玉》一剧,不知道这来自二人转的剧种演出来什么样子。回到这出戏,熟悉《红楼梦》的人可以看出京剧相比原著有几个大的变化,举例来说,一是拔高了尤三姐,取消了她早先也曾和贾珍他们胡混的历史;二是拔高了柳湘莲,本来原著里说他喜欢“串风月戏文”“眠花宿柳”,而京剧里他却是凭着《宝剑记》里的林冲一角(具体说是《夜奔》中的林冲)征服尤三姐的,有一种英雄落魄的意思;再一点就是本来向柳进“谗言”导致尤三姐自杀的是贾宝玉,而京剧里改成了薛蟠。这也是俗雅文化的不同。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388899-124536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6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