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如果我改名了,我能要求出版商也相应更新我的新名字吗?

已有 828 次阅读 2021-3-4 09:56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当哥伦比亚大学四年级医学生Teddy Goetz在2020年10月申请住院医师项目时,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只能把自己说成是变性人。他说:“因为我过去发表文章用的是出生名字,我不得不在申请表上写上我的旧名字,这真的很让人难过。”。他去年把他的名字改成了Teddy。但他的许多论文都用他的出生名姓名。

在提交申请之前,Goetz联系了所有他发表过的14本期刊,要求期刊更改他的名字。两家期刊愿意更改并发出一份更正通知。其他期刊没有处理作者更名的政策,并且拒绝在没有相关政策的情况下更改作者姓名。这让Goetz很沮丧,但他继续向杂志社施压。到目前为止,13篇文章上都已改了名字或者正在改名字,只有一篇除外。Goetz说:“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需要大量的劳动、时间、精力、注意力和大量的申请表格。”但这是值得的。“如果我不去更名,那些本应属于我的出版物就和我无关了。”

MORDOLFF/ISTOCK

Goetz属于一个非正式的跨性别科学家团体的成员,他们一直在推动科学出版业的变革,使其不仅对跨性别科学家更具包容性,而且对那些在职业生涯中期(例如由于婚姻状况或宗教信仰的改变)改名的人也更具包容性。

在过去的6个月里,他们看到了显著的进步:包括美国化学学会(ACS)、英国皇家化学学会(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威利(Wiley)和AAAS在内的许多科学出版商制定了政策,使作者更容易在发表的论文中更改自己的名字或姓氏。Springer Nature出版社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将宣布一项新的更名政策。

新政策允许作者在没有任何公开通知的情况下更改自己的名字。这标志着与以前的做法有所不同,以前的做法通常要么不允许更名,要么在更改时需要提交更正通知和其他共同作者一致同意。“以前,普遍的态度是‘发表的就发表’,”负责Wiley更名政策的Angewandte Chemie副主编Lisa Pecher说。但是重要的是要适应那些改变名字的作者,Pecher补充道,她是一个跨性别者。政策的转变“把与谁分享这些敏感信息的权力重新交到了作者的手中,而这正是作者的职责所在。”

许多期刊将其政策视为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并继续讨论如何实施这些变化。例如,目前尚不清楚出版商将如何合作更新先前发表论文的参考文献列表。“这不可能是一个出版商独自解决的问题,”美国化学学会(ACS)全球编辑部主任Jessica Rucker表示,该学会正积极研究如何处理引用问题。

不过,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助理教授Theresa Tanenbaum说:“大家的共识正在改变,出版界已经注意到这一事实。”,Theresa是变性人。她与美国计算机协会(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在2019年合作更新了该学会出版商的更名政策。Tanenbaum说,谨慎的更名对跨性别科学家尤其重要,他们可能会受到歧视、暴力和迫害。她说,这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问题,而是“维护弱势群体的生计、安全和隐私”的问题。

这一改变也可能惠及其他群体,比如那些因为结婚或离婚而不得不改变名字的人。“我结婚的时候没有改名字,不是因为我觉得我以后可能会与我丈夫离婚,”ACS的公关总监Susan Morrissey说。“我的那些论文已经出版了,所以我想保留这份记录。随着新的更名政策的出台,Morrissey想知道,其他有类似情况的人是否会更自由地为自己和他们的家庭做出正确的决定,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出版记录而做决定。

即使有了包罗一切的更名政策,要求修改之前所有出版物的过程仍然让那些资深科学家望而生畏。例如,Tanenbaum在2019年更名前发表了83篇论文,这些论文总共被引用了数千次——要纠正这些记录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一些科学家希望看到出版商朝着一个更大规模的转变:使用数字,比如ORCID标识符,作为作者的主要数字标识符,而不是名字。这样,作者可以在ORCID网站的一个中心位置更改自己的名字,例如,他们的名字会在作者列表中出现的任何地方重新出现。

出版业真的需要问一个问题:“整个改革会是什么样子?波特兰州立大学博士生Irving Rettig说,他通过推特讨论ACS的新更名政策。他对ACS的新政策很满意,也是第一个自己使用的科学家,但Rettig仍然认为这是一种“创可贴”方法。“问题是,你的学习成绩与一个名字挂钩,认为一个名字是不变的物体的假设是不正确的。”

“如果在我们的社会中,男人在结婚时改名字很普遍的话,这个问题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解决了,”Tanenbaum说,他是出版伦理委员会就这个问题成立的工作组的成员。“我认为它反映了一个出版体系,在历史上一直被父权价值观所束缚,这种价值观以男性的经验为中心,而不是女性的经验。我们早就该对此采取行动了。”

作者:Katie Langin

越来越多的认可

▶2019年11月,国际计算机协会ACM认可更名政策。

▶2020年9月,美国化学会ACS宣布类似更名措施。

▶2020年12月,英国皇家化学会RSC通过了一项新政策,允许学者修改自己在该学会旗下期刊上已发表的论文中的署名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387871-1274930.html

上一篇:F1000 Research在2020年出版哪些亮眼的中国研究
下一篇:因拒绝支付赎金,遭到勒索软件攻击的荷兰研究资助机构一夜瘫痪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0 0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