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
惊爆:明年SCI期刊影响因子计算重大改变! 精选
2020-12-2 10:06
阅读:6300

你的期刊有Early Access功能吗?

 

科睿唯安日前发布一则消息,其中提到WOS将提供更多关于如何定义Early Access内容的细节,以及如何将其引入到2021 JCR报告中。对于办刊人来说,这则消息牵动人心。

 

关于Early Access,科睿唯安在10月份的一篇文章中,这样讲到:

 

越来越多的期刊在正式收录之前就已经在网上发表了文章;这通常被称为“Early Access(中文:网络首发或优先出版)”版本。根据各家期刊的偏好,这些文章通常也被称为Articles in Press, Published Ahead of Print, Online First等等。Early Access版本和最终发表的在线版本除了除了在卷、期和页码信息不同外,其余都一样:即相同的DOI和相同的内容。Early Access的好处是能够更快地发现和分析学术内容。WOS将在2021年的JCR报告中引入Early Access内容,以更准确地反映Early Access的动态引文情况。

 

自2017年以来,作为Early Access试点计划的一部分,Clarivate逐渐接纳了以XML格式向其提供Early Access内容的出版商。

 

何为是Web of Science定义的“Early Access”?


WOS将Early Access定义为在论文最终分配到具体某卷某期版本之前,提前在线发布的版本(We define Early Access as Version of Record content that is published online prior to final assignment in a completed volume/issue)。WOS使用的是“一篇期刊文章的固定版本“。换句话说,这个文章的内容是出版商正式发表的,并和最终分配到卷期里面的内容完全一致。虽然这个定义是专门针对文章的,但只要符合相同的标准,WOS可以将这个概念更广泛地应用于任何类型的文件。

 

符合Early Access的内容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 除了卷/期的最终版本之外,其余所有内容都不会改变的版本

  • 包括一个不会改变的DOI

  • 包括Early Access出版日期

  • 如果记录的版本中有引用的参考文献,请包括在内

  • 不包括卷、期、页码或页码范围、最终出版日期

  • 最终以卷/期模式在期刊上发表*

 

*遵循连续文章出版模式(Continuous Article Publication-CAP)、“build online”模式或仅以印刷形式出版的期刊不符合Early Access索引的条件。

 

JCR有什么变化?


WOS采用分阶段、前瞻性的方法引入了对2021年JCR报告(2020年数据)的Early Access,以适应在发布时的时间差异。WOS将利用2020年及其后年份的Early Access出版年;对于前几年,它将使用最后的出版年份。这种方法与先前预期的政策变化一致。

 

大多数文章的Early Access出版日期与最终出版日期在同一日历年内。在新的政策下,WOS在JCR中对这些项目的处理不会改变。对于Early Access的少数内容,即Early Access的发布日期与最终发布日期在不同的年份,WOS将只使用Early Access日期。听起来很难理解,举个例子:

 

1.       一篇Early Access出版日期为2020年、最终发表日期为2021年的文章,它带来的引用将被计入构成2020期刊影响因子的分子,但不会计入2021期刊影响因子的分子。


2.       同样这篇文章将被计入计算2021年和2022年影响因子的分母,但不会被计入计算2023年影响因子的分母。


3.       相比之下,出版日期为2021年的非Early Access论文引文将被计入2021年影响因子的分子,并计入对2022年JIF和2023年JIF的分母。

 

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分子将包括以下引文:

 

  • Early Access论文出版日期在2020年的内容

  • 最终出版年份为2020年和2019年或更早的Early Access内容*

  • 最终出版年份为2020年的非Early Access内容

*这只是2021年JCR报告(2020年数据)的过渡步骤。

 

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分母将包括以下内容:

 

  • Early Access的内容将不会计入2020年影响因子分母;

  • 分母将只包括最终出版日期为2018年和2019年的可引用条目。

 


所以影响因子的计算方式保持不变,还是:

一本期刊在2020年的影响因子是其2018和2019两年刊载的论文在2020年的被引总数除以该刊在2018和2019这两年的载文总数(可引论文)


不同的是,2020年的被引总数里面,加上了Early Access内容的引用。所以,你准备好2020年期刊的影响因子上涨了吗?


0 (1).jpg


(图片致谢JMIR Publications)

 

参考文献:

https://clarivate.com/webofsciencegroup/article/the-jcr-reload-and-a-look-ahead-to-the-introduction-of-early-access-content-in-2021/

https://clarivate.com/webofsciencegroup/article/whats-next-for-jcr-defining-early-access/

https://support.jmir.org/hc/en-us/articles/115002020952-What-is-Impact-Factor-misuse-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国际科学编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387871-126075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