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浅释量子纠缠(范洪义作)

已有 893 次阅读 2020-10-19 20:1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浅释量子纠缠

                                                                              范洪义

         自从Planck在1900年从分析黑体辐射谱在理论上发现世上存在一个物理常数 以后, 量子论逐渐为大众所接受, 并有了广泛的应用. 但量子论也一直受到爱因斯坦的质疑, 这位独立特行的先哲, 他一面支持能量的量子化和光子说, 另一方面却不赞同量子力学的几率假定. 到了1935年, 他更是与另两个人写了一篇文章, 认为现行的量子论是不完备的. 其言外之意是量子纠缠与海森堡不确定性不自洽. 不久, 爱因斯坦的好友薛定谔也加入进来, 臆想出一个猫死猫活的实验装置来说明量子纠缠. 这量子纠缠一度使玻尔神不守舍, 贝尔也因此想出了一个不等式来判断爱因斯坦说的正确与否. 更有些人是想法利用量子纠缠来为量子通讯服务.
        说起纠缠, 怎么形容它呢. 中国历史上南唐的李煜曾写过, “剪不断, 理还乱”, 我觉得将它用来表述量子纠缠是很恰当的,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东西不能被分割为孤体而分别研究. 量子纠缠说是一个涉及到量子观察与测量的理论, 就认识论而言, 也关系到物理实在与观测者的相互制约与牵扯, 如庄子和惠子关于鱼是否快乐的辩论, 鱼儿的快乐是人所能观察到的吗? 人的观察会影响到鱼儿的情绪吗?. 这个见解在宋代欧阳修写的《醉翁亭记》也有体现, 他写道: “已而夕阳在山, 人影散乱, 太守归而宾客从也. 树林阴翳, 鸣声上下, 游人去而禽鸟乐也. 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 而不知人之乐”. 欧阳修凭什么知道‘禽鸟知山林之乐, 而不知人之乐’的呢? 所以我曾写下重读《醉翁亭记》诗一首:
琅琊享名仰欧公, 太守之乐与民同.
禽鸟羞见真游客, 从人怎知假醉翁.
花抖精神因观赏, 月行天际随万众.
如今时髦量子论, 应在物我混沌中.
       尽管量子纠缠难以理解, 聊城大学孟祥国教授还是从一般认为很难理会清楚的地方用纠缠态表象给以阐明精要. 他将多年之研究成果整理成为一本独具风格的书, 阐述了纠缠态表象的理论及其应用, 实为难得. 此书中所述内容皆是别出心裁, 解析优美, 物性彰然, 所以来日望成为经典之著作. 他的写作有如君子立言, 我感慨系之, 诗云:
立德稍易立言难, 何识能使身后传.
惠能文盲说坛经, 柳毅传书只信件.
澄潭月影恍写作, 静夜钟声启智源.
夏云束妆轻行笔, 著书重语如负山.
       而我有幸为此书作序, 幸甚.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385349-1254974.html

上一篇:谈史进拜师(范洪义作)
下一篇:黄庭坚《瑞鹤仙·环滁皆山也》的失落(范洪义作)

2 尤明庆 史晓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1 2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