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由
蒲苇青青艾蒿香
2019-5-15 09:31
阅读:630
标签:端午, 蒲苇, 艾蒿, 屈原, 吴楚

   少小离家,漂流南北,定居燕京。燕京规模大,人口众,节庆多,但红红火火的是互联网商业和正能量精神,中秋、春节之外,传统节日的气氛并不浓烈。随着清明、端午、中秋十年前增为法定节日,原本渐渐淡忘了的端午和远离的家乡,恍若清晰热闹起来。

   清明插柳,端午插艾。农历五月五日为端午,又名端阳、重五(午)、龙日等。清明、谷雨之后,风日柔暖,草木茂盛,也是虫蚁惊起,疾病多发的季节,汉代即称五月五日为恶月恶日。居民插蒲、焚艾、浴兰、佩缯,以及裹粽、食蒜、雄黄酒、赛龙舟等等,不只因为文明流传,而且寓有除瘟驱邪、祈求夏安之意。正如欧阳修《渔家傲》所歌:“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  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鹂时一弄,犹瞢忪,等闲惊破纱窗梦。”

端午节因何而起,纪念何人?书上有毒龙、恶日、伍子胥、曹娥、屈原等多种来源,家乡江苏似乎没有明确统一的说法。从文化上看,先秦时期江苏地区大致属于吴、楚文化,北部受河洛、齐鲁影响,南部受百越扰乱。端午节的兴起,最初或许与吴越争霸关系更大。伍员伍子胥本楚国人,父死家破而奔吴国,后助吴伐楚,又大败越国。因功高震主,伍子胥终被吴王夫差赐死,传说五月五日悬首东门,沉尸大江。由此,端午节或为吴人纪念伍子胥之日。越国兵败后,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练兵复仇,龙舟竞渡又有越人纪念越王操练水师,打败吴国的传说。

吴越二国弹指间灰飞烟灭,对家乡影响久远的还是楚汉文化,屈原及其楚辞则是楚汉文化的代表。楚发源于汉水、丹江流域,立国于西周成王时,最初的疆域在今湖北地区,后来四方扩展,向东北一直到今江苏和河南东部、山东南部,如公元前632年晋楚城濮之战就在今山东鄄城,公元前431年楚简王北上灭莒(山东莒县),两湖、江淮都是楚文化的范围和汉文化的基地,周秦时期的楚汉文化并非中国象棋中的壁垒森严。秦统一后不久,河南人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安徽宿州)揭竿而起,国号张楚;江苏下相(宿迁)人项梁、项羽在吴中(湖州)兴兵,彭城丰县人刘邦在沛县起义,三杰韩信、张良、萧何也祖籍或客居江苏。以上地方如今大都属于江苏,这些义士也都打着兴楚灭秦的旗号。如项羽最初拥立的共主是楚王后裔,又称楚怀王、义帝,他在江苏彭城建都仍称西楚霸王。

屈原之说起源较晚,影响最大。汉代以来,端午祭祀对象渐渐集中于战国末年投江而死的楚国诗人屈原。子胥复仇,吴越争霸,虽显先民的隐忍刚烈,究是人类的自相残杀,更喜欢忧国哀民、反对暴秦、苏世独立、宁死不辱的诗人屈原的端午。在魏晋南北朝、安史之乱、唐末五代、靖康之变、甲申之变、清末和民国等一次次的社会动乱中,北方居民屡屡南渡,河洛、齐鲁文化不断融入吴楚文化,一家独大的吴楚文化渐次退缩到太湖周边,江苏自东南向西北大致分为了吴语、江淮官话、中原官话三大方言地区,但吴风楚俗依然是江苏文化的底色。

家乡在江苏北部,黄河之南、长江之北的一个平原小镇。小镇降水较多,地形北、西高,东邻大海,河渠纵横,蒲苇丛生,河水一般流向东、南。又兼平原地带,土壤肥沃,一旦风调雨顺,庄稼收成极好。民国时人们戏言,夏秋如果不发大水,连叭狗都可以娶上小婆子。不过,地势平坦,落差极少,夏秋阴雨连绵,天地一片汪洋,更兼河、淮争流,极易洪涝成灾。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家乡大修水利,乡民锨挖肩扛,整整苦干了十多年,硬是自北向南开挖了七条泻洪、灌溉的支渠,建成了土地平整、沟渠密布、绿树成荫的农田水利网,这一成就还曾在《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年鉴》和全国农展馆介绍过。高考恢复后,几万人口的小镇又走出了五六千名大学生。

端午的风俗,各地有同有异。晚近以来,家乡属于中原官话区,习俗兼受齐鲁、吴楚文化影响。五十年代之后,政治运动不断,居民生活贫困,传统却若断若续地保持着,端午仍然还是一个简朴而隆重的节日。每到端午,人们包粽子,缝荷包,煮鸡蛋,檐下插着或门上挂着一簇簇的蒲、艾。蒲叶细长,形如宝剑;艾香浓烈,半干不湿的艾棵点燃后,浓烟滚滚,还可熏除蚊虫:这两者或许都是作为驱毒避邪、诛魔镇宅之物了。荷包用红红绿绿的棉布和丝线缝制,多为心型,手巧的还可锈上花鸟图案,里面装上配制的香料,馥香扑鼻,挂在胸前腰畔,或者送人,别有一番情味。宋代陆游《乙卯重五》写到: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千年前的习俗,居然延续至今。至于赛龙舟、雄黄酒、缠五色丝线等,当时似乎未见,也可能格于政策形势,兴无灭资、斗私批修,人们也就吐故纳新、删繁就简了。

艾蒲青青,荷包馥香,小孩子最眼馋、最盼望的却是包粽子、煮鸡蛋。家乡麦稻两熟,广种水稻,但人多地少,出产有限,稻子或者征作公粮,或者用于换回数量更多的粗粮,家庭食用并不多。粽子用青翠阔大的芦叶包好,马兰草扎紧,若再加进枣、糖等料,下锅煮熟,别有一番甜香。由于大批资本主义,每家限养鸡鸭,鸡蛋主要用来换钱购物,端午节一人一个白水红壳鸡蛋,确是人间难得的美味了。

包粽子,就要采粽叶。南方可能多用箬叶,箬竹的叶子。江苏大部分地方属于黄淮平原,并不生长箬竹,包粽子主要使用芦苇的叶子。家乡小镇四面都有河渠,池塘更是随处可见。特别是小镇北面,河水清清,蛙鸣阵阵,鱼虾游来游去,鳞须清晰可见,渴了捧起水就可喝。水畔密密麻麻地生长着高大的芦苇和各种野草花,水中有荷、菱、水浮莲、绿萍、红蓼。曾有几年,水里突然多了螃蟹、小龙虾,雨后,水位上升,螃蟹、鳝鱼纷纷钻出,四处爬行,有时在院子里就可以捉到。

端午节前,父母早早地就让我们采芦叶,割艾蒿,有时还掐些食用的白蒿。傍晚,大人下班或者收工,炊烟散后,阖家团坐。院中石榴花红,槐枣叶绿,桌上粽子飘香,鸡蛋煮好,几个炒菜,大人斟上一杯白酒,忙中偷闲,苦中作乐,曾是童年十分温馨的时光。

改革开放土地家庭承包,化肥农药大量使用,工厂不断兴建,河渠池塘渐渐污染淤积,螃蟹消失,鳝鳖罕见,只有不怕污染的外来小龙虾还顽强活着,麻辣小龙虾据说走向了世界。虽有各种提倡宣传,上元、清明、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和民间习俗已是若断若续,很多人家已经不识芦叶箬叶、艾草茱萸了。至于伍将军的刚健壮烈,屈诗人的苏世独立,更是渺然无迹。司马迁《屈原列传》感慨:“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其后楚日以削,数十年竟为秦所灭。”

燕京当下的超市也卖粽叶,但粽叶干黄,早无泡米包粽的心情,只买些现成的粽子。家乡的粽子以甜为主,米里加点大枣、红糖之类,花样不多。市上荤素、甜咸兼有,常买的有北京稻香村的甜粽、嘉兴五芳斋的肉粽等。人的生命,初时缓慢,中年之后就渐渐加速了。今年端午又至,前些天已经提前吃了几只粽子。

(旧文改后重发,莫名其害)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3328850-117909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