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华成理工职业技术学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13903001357 我从没见过月光,也没见有过月下的你。

博文

纪实:受骗后背负巨额网贷的大学生

已有 837 次阅读 2020-3-26 17:06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借贷式诈骗, 大学生, 卓珩, 卓航, 网贷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一个凄凉的故事。他发生在昨天,也发生在明天。或许我们曾经觉得他离我们很远,可他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科学网的博友们大多是高校老师,这也是为什么我要选择在这里诉说,毕竟故事里的受害人大都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群体。

  

(一)相识

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偶然的机会,我在微博上搜到了一个名为@卓珩还我血汗钱的人。通过博文,我了解到在两年前他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通过微博中留下的联系方式,我顺利地联系到了他。在他2017年前留下的动态中,我看到的是一个沐浴在阳光朝气中的小青年,泼帅气的神情流露出的不止是属于年青人的充沛精力,还有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谁能想像到灾难毫无征兆般地降临,扑灭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文中我们就称呼他为小云(化名)吧,他当下的处境确实像一种被阳光遗忘的云朵,无家可归的他在天边漂泊着,甚至找不到一处落脚点。能联系到小云是足够幸运的,初看他的微博,我甚至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已经承受不了压力远离了人世。带着些许激动,最终我见到了视频对面的他:前额竟有了些半秃的光景,再也找不出那年的阳光自信。如同他在微博中写下的:“在认识卓珩以前,我是一名小职员,生活还算美好,对未来充满希望。在认识他之后,他带给我的是无尽的黑暗,对未来的一片阴影。……”

和他聊天后,我的心,又酸又凉。短短几个月,他从一个即将踏入小康生活的青年变成了负债累累的落魄青年,究竟是什么酝酿了这场悲剧?

(二)骗局

有一类人,他们以行骗为生。他们熟知法制套路,他们不偷不抢不受法律约束,合法地骗取他人钱财,最坏的情况下,他们不过是成为人民法院被执行人名单中的一个老赖罢了。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云就遇到了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深深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人。2017年初,小云手上也算有些小积蓄,他在一个社交软件上认识了网友卓珩,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灾难也在悄悄地接近。面对言行举止间处处流露着阔绰之风的卓珩,小云相信了红酒生意的谎言。起初,小云把自己的积蓄全投了进去,不久后卓珩告诉他出现了亏损。在卓珩的诱导下,不忍心割肉的小云向几家网货平台透支信用,直至损失近40万元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一方面是卓珩不断承诺还钱的空口支票,另一方面是来自银行和网货平台的追债电话。实在无法想像小云是怎么一路支撑过来的,这期间的苦楚心酸,怕只有他孤独的身影知道吧。

(三)挣扎

很多人,可能我们也是其中的一员,不禁会问:难道他不知道去维权吗?然而,维权岂是嘴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其中的恼怒辛酸怕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懂。与其说是维权,不如说小云的努力只是面对欺诈与不公的挣扎。如同他在微博中写道的那样:你经历过半夜三点收到电话威胁恐吓吗?你经历过四处举目无亲的无助吗?你经历过负债40万的绝望吗?你想过自杀吗?……

小云也曾去派出所报案,但除了进行记录事实外,民警也爱莫能助。骗子像是接受过专业培训一般,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有着足够的自信:当面发生的借贷并且口头不断承诺归还,而且期间也还了一部分钱(虽然是很少的一部分),对于执法部门,这就是民间借贷纠纷。即便在情感上民警们同情小云的遭遇,但在制度上达不到立案条件。

(四)惯犯

一个人的时候,小云总忍不住反复想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卓珩的一步步行动是那样的娴熟,就是在演一出久经排练的剧本一般,每个环节都处理得那么自然,每个环节都能准确把握到受害者的心理要害。用行动去验证猜想,这是小云能做的最后挣扎,就算是死,也该死个明明白白。功夫不负有心人,小云联系到了其他受害者,也弄清了骗子的剧本。卓珩先将自己包装成不缺钱的成功人士以便骗取受害者的信任,随后开始“借钱”承诺事后分红。一段时间后会以近期波动亏损为由,诱骗受害者继续投钱,直至榨干受害者的财产和信用。

小云告诉我,保守估计卓珩在那段时间就骗取了100多万。其他受害者相对好一些,有的金额不大,就几万元。有的家里帮忙还清了网贷,以民事纠纷起诉,至今在人民法院公布的老赖名单中依旧能看到卓珩一分没还。还有的家里卖了房,还清了网贷,也因为这事产生了恐惧感,只当吃个教训,不再趟这样的浑水。

或许,这也只是冰山一脚。这种低风险零成本高收益的套路,只要胆子大外加表演能力强,还是有广阔的市场的。

进一步了解,我们会发现卓珩甚至在寻找下手目标时也经验十足。受害者大多是通过一个叫blued的彩虹社交软件认识了卓珩,这款软件可以看到聊天双方的距离信息,可以看到对方的年龄身高信息,还可以像微信朋友圈一样发布一些生活动态。卓珩长期潜伏在广州大学城,城内有太多涉世未深的大学生,那些主页动态里张扬出有些小钱与个性追求的人就是他的最佳下手目标。

处世低调太重要了,在互联网中也不例外,我落到这样的光景不只是因为贪心想赚钱,也是因为在互 联网中过于高调被当成猎杀目标,小云接着说,从那以后,我就不怎么更新社交软件中的动态了,甚至改掉了从前每天更新好几条的微信朋友圈的习惯

(五)更宽泛的思考

网上有一种声音,借贷式诈骗实质上是新时代的偷窃。和偷窃相同的是,你得有足够的缘分才能寻找到相同的受害者,同时即便意识自己受骗也往往选择认栽。一方面,立案过于困难。另一方面,起诉也是无用功:骗子至多上一下老赖名单,而他们骗取的不义之财也不会存放在自己的名下。何况在受害者发现上当受骗后,他们这种行走江湖的亡命之徒也会进行言语威胁,本来走法律途径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反而还要忍受被打击报复的风险。

老赖名单中查询到关于卓珩的执行文书不过是几段机械的文字,谁能想到能走到这一步的受害者历经了多少挣扎呢?即便是机械的客套的文书,细细去想,也真是字字是泪,句句是血。那些没有走到民事诉讼的受害者呢,就更不得而知了。

(六)小云的现状

我问小云,为什么不像其他几个人那样,也去民事诉讼。他告诉我,没用的,打赢了官司也不过只是老赖名单上多了一条记录,何况40万,卓珩根本赔不起他。

而眼下,已经快到两家银行给他的最后期限了,他面临的是来自银行的信用卡诈骗起诉。要是现在有5万元就好了,起码能应下急。视频对面的小云叹了口气,无助地说道。

在我的鼓励下,小云再次和家里联系。然而,他不像已知的其他几位受害者那样幸运,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他也很久没回过家了。不过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家里慢慢接受了他。时间是抚平伤痕的廉价药。

(七)后记

此后,我又联系到了一些受害人,得知卓珩在去年将名字修改为了卓航以方便继续行骗。使用名字为卓珩的身份证骗钱,即便受害者去报案,名字也与身份证号不符,受害者恐怕也只会想到骗子用的身份证是假的吧,这算不算骗局的升级版?即便是被执行人,也拥有着修改姓名的权力,但谁会想到他们修改名字的动机如此可恨呢?

真不知道,正义的阳光什么时候到来。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273400-1225415.html

上一篇:知网把我的毕业论文的格式改得乱七八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5 1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