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o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iegowang

博文

我家门前的汉恭皇陵

已有 5069 次阅读 2011-6-20 13:30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考古, 发现, 汉恭皇陵, 灵圣湖遗迹, 黄肠题凑

    等待了好久,老家发掘的汉皇陵终于有最新消息:据山东电视台早新闻报道[1]该汉墓而且发现了“黄肠题凑”,是目前我国已发掘的古墓中规格和规模最高的。
    谈到这个汉墓,那就说来话长了。在地气上冲斗牛的齐鲁大地西南有一个叫作定陶的古县,那是一个在春秋战国和秦汉时期被誉为“天下之中的”地方,左丘明曾在这里写出《左传》,吴起曾在这里出生然后成为一代兵家,范蠡曾经在这里“三致千金”被后世奉为财神,刘邦也曾在这里登基而南面称孤。而我就出生在这里一个叫做王庄村的小村子里,而我们的村子原来不叫王庄村,而是有一个乡土气息很浓的名字“堌堆王”。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从古到今村南有三个大的土堆,也就是我们当地人叫的“堌堆”,从而村以此名。在文革之前每个堌堆直径大约170m,高约17m [2],在中间的一座堌堆上有一座古庙。这做古庙有一个非常优美的名字“灵圣湖”,据近八十岁的爷爷讲在他小的时候庙内僧侣众多、香火旺盛,一到夏天,芳草萋萋,可以想象在平坦如砥的田野中横亘着三座高十几米的小土山,那是多么美的一幅田野风光。然而就在这样美的田野风光之中,这样恬淡的小村中,从古至今流传着一个传说:这三座堌堆之下各有一个古墓!
    这样的传说流传了两千年,一直到1998年,传说变成了现实。那是98年的某一个夏天,邻村的一个乡亲浇玉米地,浇灌了半天,始终不见水从地的一端流过来,去地里查看时才发现了原来水都跑到一个地窟窿里去了。窟窿越来越大,后来才发现竟然是一座古墓。于是村民就自发地开始发掘,挖出了一米半左右的大洞直通墓室。周围村子的很多乡亲们闻讯赶来,其中就包括了还是初中生的我。人们排队下到墓室里去瞧新鲜,而从小对历史非常感兴趣的我也跟着下去了,记得当时天非常热,而墓室中非常凉快,脚底下都是水、头顶是墓石。再后来市里考古部门来人了,兴师动众地挖出一个深达十米的墓坑,但是后来听说也没挖出什么宝贝。家乡夏天雨水特别多,墓坑后来就变成了池塘,成了我们少年时游泳的乐园。再后来墓坑便被填上了,就这样第一次发掘结束。
    汉墓热过去后,我们照常过着我们平凡的生活,直到2004年。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天气非常热,我们一家人和村子里的父老乡亲们在村西头乘凉,突然听到村南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夜晚的宁静顿时被打破了。第二天才听父亲说是村里的一个人带着一伙盗墓贼在盗墓。当时我的心里便有一丝的伤感和一种不详的预感——长眠地下的祖先们恐怕再无宁静之日,承载着家乡历史的汉墓恐怕将被发掘。现在想想其实更多的是一种遗憾——身在外地的我每当想起故乡时,总会想起儿时和小伙伴们在灵圣湖放羊的快乐时光,想起灵圣湖的宁静……
    果不其然,后来盗墓贼又光顾了好几次,有一次竟然跑到我邻居家里扯电,被邻居二哥婉拒了。每次放假回家,我和弟弟都会跑到盗洞那里去看看,希望能看到些什么。再后来,听说盗墓贼被抓住了,盗洞也被镇里的人给填上了。
    直到今年春节回家的一个晚上,我和父母去看村西头给我布置的新房,走到院前的时候,突然看到村南古墓方向往常伸手不见五指的田野里竟然灯火通明。顿时心里一阵惊慌,莫非又是盗墓贼?竟然那么大胆?当时有一种现实版《鬼吹灯》的感觉。后来父亲告诉我国家开始发掘被盗的汉墓了。原来这个汉墓已经被一伙一伙的盗墓贼盯上了,抓了一伙还有另一伙,迫不得已国家开始挖掘了。后来我和弟弟一起去看了看,发现此次发掘挖出的土方数像个小山,但是明面上挖的深度却不深,这就说明挖出的汉墓墓道非常深。后来和一个同学聊天,她从亲戚那得到消息:这次发掘的汉墓是个大墓,墓分为三层,盗墓贼只是盗了第一层,而汉墓主题在下面两层,而且墓道非常宽,宽得可以开车通行。看来此次这个墓来头不小啊,当时非常期待着发掘的结果,整个春节都是和亲戚朋友们讨论的汉墓的话题。大多人都认为那是范蠡墓,一时我也莫衷一是。
    寒假结束,回到学校后,便一直关注着灵圣湖汉墓的发掘,于是便从网上查资料[2],才发现村南的汉墓原来是汉恭皇陵刘康的墓。刘康何许人也?西汉汉元帝(他有两个妃子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的儿子,汉哀帝刘欣(“断袖之癖”讲的就是他和董贤的故事)的老爹,王莽该叫他表哥(王莽的姑姑是刘康父皇的皇后),他老婆叫做丁姬(刘欣的母亲,丁宽的妹妹)。1998年被乡亲浇地浇出来的汉墓就是丁姬墓,而此次发掘的应该是刘康墓。这也和史书的记载吻合——兖州府志·陵墓志上有记载丁姬墓“在恭皇陵侧,汉哀帝即位,尊为帝太后。建平2年崩,起山陵于共王之园送葬定陶”。之所以刘康的墓放在村南,从风水学角度来看的话也是非常有道理的——刘康墓现在南边紧邻一条小河,据考证,在古代这里原本是一个大湖,也就是灵圣湖,曾经发生过著名的鸣条之战(即商灭夏之战,《尚书·序》记载:汤“与桀战于鸣条之野,作汤誓”),据考证这里属于定陶县境地望之地。所以初步可以确定这里就是汉恭皇陵。
    而就在今天,山东电视台早间新闻报道说山东菏泽发现的大型汉墓中惊现“黄肠题凑”,这就证明了这确实是一座西汉皇陵。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激动,给家里打了电话,而家里的人也是从各个方面听说挖出了棺材,听说墓的主人叫刘芳。看来大家口头相传,很容易搞错啊。
    看消息说本周将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十分期待。这个古墓离我家只有三百米的距离,离我本的田地只有一百米的距离,听家里人讲这段时间家门口车来车往,很是热闹。期间还发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好像是国家文物局的副局长来指导发掘工作,看到村南的小路崎岖坎坷,说这里的路太颠簸了。第二天早晨,村里人发现,路修好了。皇陵是发掘出来了,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办?我不奢求皇陵的发掘能给村里带来什么好处,只是希望不要征我们的地,打扰我们的生活,破坏家乡的乡土气息,因为那是我一辈子魂牵梦萦的故乡,是子孙后代繁衍生息的地方。

[1]网易新闻http://v.163.com/video/2011/6/N/J/V7620N1NJ.html
[2]杜长印,菏泽师范专科学校学报,菏泽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4.

乡间小道

汉恭皇陵远望

汉恭皇陵远望



http://wap.sciencenet.cn/blog-315475-457297.html

上一篇:科学网-上网有益科研
下一篇:山东定陶汉墓墓主考——该墓目前我国已发现规格最高的“黄肠题凑

1 张玉秀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7 20: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