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zzywanglix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uzzywanglixin

博文

PK系列之四:朱豫才 PK 王立新(续)–– 关公战秦琼

已有 6860 次阅读 2016-1-30 01:06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朱豫才1)三篇文章都拜读了。写得真是很好。可以看出是经过长期研究,积累,独立思考的结果。看不到半点跟风和赶时髦。这在控制学术界已是很少见了,世界范围内。

 

王立新:(1)非常感谢朱老师的高度评价。在控制学术界,我觉得 MIT A. Ozdaglar 做的非常好,她是我学习的榜样。还有,身跨多个领域的 D. Acemoglu,毫不夸张的说,是我的偶像(Acemoglu 的书 《Economic Origins of Dictatorship and Democracy》太有想象力了)。所以,控制学术界(世界范围内)有许多杰出的学者,他们的睿智像夜空中的闪电,给黑暗中的我带来光明。

 

朱豫才:(2)这项工作的核心就是对股票市场进行机理建模,加一点辨识。机理哪来的,从海量的文献中,加上自己的思考,判断中来的。我调侃控制人大都耍小聪明,现在声明不包括你。重视建模,我们是有共同点的。

 

王立新:(2)“机理哪来的,从海量的文献中,加上自己的思考,判断中来的。”NoNo! –– 我们根本不知道机理,我们都是在瞎子摸象,我们仰望星空,期待着上帝派来“社会系统的牛顿”。

 

星球的运动困扰了人类几千年,人类构建各种神坛,祭天。上帝可怜他的子民,说:“派牛顿去吧。”于是,我们豁然开朗。上帝的子民们也没有辜负主的厚爱,创建了辉煌的工业文明。


现在,社会系统又在困扰着人类。战争–– 因为人们不知道如何更好地管理社会系统,于是自相残杀。焦虑–– 因为人们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于是积郁成疾。…  主啊,请可怜你的子民吧,给我们派来“社会系统的牛顿”吧!

 

我们这辈子注定是见不到“社会系统的牛顿”了。但我有个强烈的感觉,他(她)就在那遥远的地平线上、在那天与地交接的地方。我学术研究最高的理想就是:将来“社会系统的牛顿”能够说:“这个人做的工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用。”我知道,我知道我的这个理想太高了,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就像我们做优化并不是一定要达到指标的最优,只要我们向着最优目标前进,我们就在进步。

 

朱豫才:(3)股票市场是人在买卖,而模糊模型最适合描述人的逻辑,所以这里使用模糊模型再自然不过了。推而广之,模糊模型对宏观经济系统,微观经济经济,社会系统,政治系统,等等凡是由人组成的系统,都会有描述能力呢?到浙大工作前有几年我特别闲,读了一些经济学的书,觉得经济理论很脱离现实。自己想从动态系统的角度研究,又不知从何下手。也许模糊模型是突破口。

 

王立新:(3)是的,模糊模型对描述社会系统非常有用。只要人们静下心来读一读我的这几篇论文,就会很清楚地看出这一点。至于那些主流的金融学家、经济学家们(当然包括那些傲慢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你去看看最顶级的金融、经济学术刊物上的文章:漫山遍野的 equilibrium(平衡态),以及 equilibrium 上的 utility optimization(效用优化)。所以,现在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的大部分是学工程出身的(见链接:《680万本金在A股狂捞20亿:两个俄罗斯人怎么做到的?》(http://business.sohu.com/20151119/n427083915.shtml),而制定政策的智囊、顾问们几乎是清一色的金融、经济学家。请问,他们这些只有“平衡态思维”、只知道在“平衡态优化效用”的金融、经济学家们,怎么可能斗得过我们这些学工程的、有动态系统思维头脑的人(见我的博文:《

谁说炒股不赚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没什么丢人的

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9994-950653.html 及《

两个俄罗斯人如何在A股期货狂捞20亿:“高频做市”简介

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9994-953716.html )。

 

朱豫才:(4)回到非人的工程系统,我仍然坚持我以前的说法,即模糊模型没有什么优点。模糊控制没有象预测控制那样,在工程系统取得大面积的成功,也许是衰败的原因吧。我们团队也搞非线性控制和自适应控制,只是我们比学术界更重视模型的建立。比如我们研究模型如何根据工况的变化而变化;还研究参数的快速跟踪算法。

 

王立新:(4)什么是模糊控制?模糊控制就是控制模糊的系统。所以,应用模糊控制的前提是模型未知,因为模型已知的系统就不再模糊了,应该首先使用模型,没有必要用模糊控制,这一点在我的书和论文中不知强调过多少次!我94年书的第一句话就是:“A good engineering approach should be capable of making use of all the available information effectively.”
而在这众多的信息中,被控对象的数学模型是最有用的 information有模型而不用,是傻X。每当我看到人们说模糊控制多么多么厉害,可以控制几节几节倒立摆,我心里总在问:这个机械系统的数学模型是可以精确写出来的,这么有用的信息为什么不用,而用模糊控制?

 

我非常赞赏你们针对非人的工程系统的自适应控制研究,也热情期待着从你们快速跟踪算法的研究中获得灵感。至于模糊理论衰败的原因,我依然觉得还是我14年前文章中说的原因:缺少一支优秀的研究队伍。就连我这个模糊大亨也离开模糊研究许多年,能不衰败吗?至于Zadeh,还是引用飞跃文章中的话:“他对别人工作的毫无吝啬的赞美,使我至今难忘。”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别人工作”一定与fuzzy有关。对垃圾的赞美,就是对金子的亵渎;垃圾埋葬了金子,领域能不衰败吗?

 

朱豫才:(5)我觉得控制界80%以上的人应该研究面向控制的建模,机理+辨识;10%搞一般的控制理论和方法。现在是倒过来,大家一窝蜂地假设模型已给定,但不准,研究如何还能控制好。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小聪明。

 

王立新:(5)由于被控对象各不相同,建模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建模的任务只有留给工业界自己的人去做。非线性控制理论中最深刻的努力–– 微分几何方法,是在假设模型精确已知的情况下进行的(对模型函数f(x)的微分需要f(x)精确已知)。至于你说的 Robust control 的理论研究,确实浪费了许多人类最宝贵的资源–– 人的脑力。

 

尾声:关公战秦琼

 

关公:你在唐朝我在汉,咱俩打仗为哪般?

 

秦琼:叫你打来你就打,你要是不打,(指了指科学网的网友),他不管饭!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999994-953374.html

上一篇:如何解决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乱象
下一篇:两个俄罗斯人如何在A股期货狂捞20亿:“高频做市”简介

7 郑洋 翟自洋 朱豫才 徐绍辉 李世红 杨正瓴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22: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