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zzywanglix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uzzywanglixin

博文

PK系列之三:王立新 PK 众学者 –– 谁说炒股不赚钱问题解答

已有 13990 次阅读 2016-1-26 18:1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napor 很好奇王教授最后赚到钱了没?

 

王立新07年就辞去了年薪百万、香港科大的终身教职,没赚到足够的钱敢吗?

 

朱豫才另外大户赔钱会怎样?


王立新大户赔钱时并不可怕,我们盘子小、溜得快。主要损失在大户放的烟雾弹,这个算法很多时候识别不出来,会中招,但损失都不大,因为烟雾稍微散去这个算法就有感觉,快速离场。10次来回操作67次赔钱,34次赚钱;赔钱都是小赔(察觉是烟雾弹快速离开),赚钱许多是大赚(跟庄成功)。


大户在真正买入之前一般先进行许多次虚假的拉升(烟雾弹),用以摧毁其他投资者(尤其是企图跟庄者)的意志,不再敢跟进买入,为后面真正的买入清除竞争对手。由于人性的弱点,很难有人在许多次连续亏损之后还一如既往的买入,所以跟庄者很少有人能真正的跟上。


我们是计算机程序机械化买卖,没有人的心里因素的影响,绕开了人性的弱点,所以耐得住许多小的亏损,等得到雨后天晴,迎来最后一次的大赚(跟庄成功)。这些在上面论文 Part-III 的实际操作图表中比比皆是,我也是从这些实际图表中总结出大户的这些操作特点;点一下(续)中的论文链接(part-III-publish.pdf)立刻就可以看到。


绝大多数人被经济学家们的有效市场理论洗脑,认为不可能用主动操作在股市上获得稳定的利润,尤其是懂点经济学理论的读书人,几乎是全军覆没。当这些人以居高临下的智力优越者心态向主动操作者发问时,索罗斯们笑了。

 

朱豫才我也想了一个跟大户的方法,用在股市相对稳定期间。做了5个来回,对四次,错一次。但大涨大落时我的方法不灵(主要是心不静了。)

 

王立新关键是把方法用数学公式写出来,这样一则可以交给计算机自动买卖,避开人性的弱点,二则通过数学公式可以看清楚方法到底在干什么,如果出问题也容易找到问题在哪里。


其实关键就是朱老师强调的建模,只不过这里的模型是时变的,而且没有可用的牛顿定律提供建模的基础。

 

刘喜恩你这个太震撼了~所学以至用而达到财务自由~

 

王立新谢谢!

 

孟凡王大哥,太膜拜了!我做一个小公司,能否投点天使?

 

王立新我已经金盆洗手了。现在是纯粹的学者,全部精力在于完成投机动态系统理论模糊舆情网络理论的基本框架和核心内容。很对不起了。

 

闫永义王师兄,您为什么要金盆洗手呀?赚钱不好吗?您还在搞学术研究,那为什么要辞职呀?

 

王立新马克思说: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无产阶级自己


名和利。我觉得一个亿真的够了,所以再多挣点钱对我的满足感真的很小,这在经济学上叫做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而回到学术界把我的方法总结成投机动态系统理论,可以让我展示自己在智力上的才华,这样我的满足感更高,边际效用更强。


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在香港科大必须要上课,而我一旦站上讲台就激情澎湃,消耗挺大的,所以还是辞职为好;一年就少个一百万,没什么区别。现在在西安交大不用上课,特别滋润,一心一意的写文章,所以两年多来出了这些很好的文章。真的很感谢西安交大,也希望我的这些论文在将来能被广泛引用,为西安交大争得荣誉。当然最终结果只能留给时间来决定,我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保证原创,绝不做跟踪性研究;还有就是大力宣传这些成果,这也是我为什么来这里开博客的原因。

 

杨正瓴前些年听一位专家在一次报告里口头说:NASA在火星探索中采用了模糊控制,但是换成了另外的名字(没有叫模糊控制)。您了解有关情况吗?我查找过,没有找到可靠的英文或汉文资料。感谢!

 

王立新作为原创者,出于对算法的深刻理解,也因为我本科学的是航空火力控制,学过弹丸飞行原理之类的课程,我觉得自适应模糊控制对火箭打卫星非常有用。

 

longzaihafo王老师您好,我有幸看了你的关于炒股跟庄的数学方法,想请教一下,你这个方法只是针对于港股的吧?对于大陆股市有用吗,感觉大陆的股市人为因素太多了。感谢老师

 

王立新谢谢你提出这个很好的问题。

先说我做港股的经验。我的这个方法的核心是大户必须一点一点的买,这样我才有机会跟上;如果大户们私下谈好,然后一次快速完成交易,我的这个方法就不适用。我的这个方法对典型的港资企业做的很好,如新鸿基,长实,汇丰等,但对典型的国企做的不好,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仔细研究发现,国企股的order book上经常会突然出现一个很大的卖单,而几秒钟之内马上被同样大的买单买走。由于时间很短,我觉得这不应该是spoofingspoofing的意思见我论文part-I的脚注3 part-I-publish.pdf),而是买卖大户私下商量好以后,来公开市场完成交易。这样做是非法的,所以港资企业不愿冒这个险(港资企业是个人的,如果处罚会处罚到大股东个人;国企的大股东是抽象的国家,所以经理人们敢于冒险),因此港资企业的大买单一般会在公开市场一点一点的买入,让我的这个算法逮个正着。


国内股票我做的很少,因为从港股中国企股的操作方式上看,国内的股票应该更甚:大户们不会一点一点的完成买卖,而应该是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所以我的这个跟庄方法应该不行。

根据我多年的研究、观察、和体会,无论对于香港、国内、美国还是其它市场,我总结出一个普遍适用的股票投资第一定律,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几年前我还在北京隐居时,一天在王府井书店闲逛,随手翻了翻《胡耀邦传》,里面有这样一段故事(我现在手头没有这本书,无法一字不改的抄袭,所以大概是下面这个意思):

50
年代,一次胡耀邦陪毛主席在下面视察。突然,毛主席回头问:你说,什么是战争?胡耀邦想了想,答道: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多好的回答啊!胡耀邦心里很得意。)过了一会,主席回头说:什么是战争?战争就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我的股票投资第一定律就是伟大领袖的这句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不信美国的巴菲特,信咱中国的毛主席!


zhoulong:  RideMood 年均收益是10.4874 ± 15.4337,也算一般吧?


王立新这二十只大股票的大多数其实很不适合这个方法。In the real implementation, I was searching a set of some three hundred stocks to see if there were anyone buying certain stocks little-by-little and if so, follow them up; when the little-by-little buying sign disappeared, I closed up immediately.


Although I personally stopped implementing the method when I decided to return to academia in the fall of 2013, I think the method still works because: (1) I don’t think the big buyers have ways other than buying little-by-little to do their business, (2) since the method is sensitive to the parameter lamda, I don’t think the people who implement the method would generate the same buying and selling signals to affect the dynamics, and (3) even if many people use the method to buy a stock around the same time to follow the big buyer, these buying actions can only strengthen the buying pressure to move the price even higher, we only need to slightly adjust the parameters to make the method a little more sensitive to leave earlier than most followers, money can still be made.


nature023:  粗略读了博主的3篇股票动态模型的文章,不是很懂。就感觉一点,作者只用了股市中的“收盘价”一个基本信息,没有成交量,换手率、也没有公司的基本信息,就靠价格一个信息,无论整出多少个模型,去跟踪大户的操作,感觉这个思路在实战中不是很靠谱哦。


王立新1) 具体操作时 p(t) 使用的是实时价格,不是收盘价。

2) 关于成交量,我的论文part-I 中的 heuristic 11 有应用。总体来讲,成交量不是很有用,一则因为成交量容易作假,比如通过对敲(自买自卖)操纵成交量,二则因为成交量的有用信息已基本包含在价格的变化之中。

3) 换手率就更容易被操纵了,所以股评家们很喜欢使用这些量来给其他投资者下套。

4) 公司基本信息。如果提前知道即将公布的信息,并按此信息进行操作,那么肯定可以赚钱了;不过这样做就像抢银行一样,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就赔上身家性命。有大量的实证研究表明,在信息公布前的一段时间股价确实按信息的方向变化,而信息一旦公布,此信息对价格的影响就趋近于零。所以,公司基本信息对股价的动态变化是没有作用的。

5) 就靠价格一个信息,行吗? 赚钱或赔钱,你不靠价格,靠什么? 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都是由一个量来决定的 --- 价格;所以,抓住价格这个“纲”,“纲举目张”(还是毛主席的话),才能排除干扰,去争取胜利。


读一读我的博文《什么是一流的科学研究:Samuelson对凯恩斯工作的评价》(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9994-955641.html ),再想一想、想一想 ...


nature023:  谢谢王老师耐心的解答,看来不管是股票实战经验,还是建模方法我都还得努力学习,只怪自己基础差,还要多花点时间才能好好的理解王老师的思想。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王立新跟你分享我的座右铭(我是认真的,这真是我的座右铭):“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fengzhilei建模的路任重道远...多少年磨一剑

 

王立新:我一直觉得建立股票价格的动态模型(微分或差分方程)是整个金融理论非常核心的问题。现在有两大类方法:随机行走模型和agent-based模型。


随机行走模型是整个数学金融(mathematical finance)的出发点,是众多核心金融理论的根基,比如Black-Scholes期权定价理论(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ARCH模型(2003诺贝尔经济学奖),FAMA的有效市场假说(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等。随机行走模型是“和平时代”的模型,而即使在“和平时代”,随机行走模型也不能很好的描述现实(见Andrew Lo的书和论文)。当金融危机来临时,整个数学金融理论不能提供有效的帮助,核心问题就在这里。


Agent-based模型用数学函数描述各种交易者类型及行为,作为推动价格动态变化的动力,形成价格动态方程。Agent-based价格动态模型的研究其实有很长的历史,一直有人做,但一直没有进入金融研究的主流。如果说现有的agent-based价格动态模型的研究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人们把agent-based模型更多的作为计算机仿真模型来进行研究,而放松了对模型的严格的数学分析。所以我提出了mathematically tractable agent-based models(可数学分析的agent-based模型)的概念(我的投机动态系统模型和模糊舆情网络模型FON-EarlyAccess.pdf都属于这类模型),希望最终能做出来一系列有着严格数学支持的、更加贴近于实际的价格动态方程,取代随机行走模型,重写数学金融理论的各大分支。


It takes a better theory to kill an existing theory.


nbahyc:第一次读此文还是在14年的arxiv上,从朋友处得知王老师在科学网上开博,特来膜拜学习!

 

王立新欢迎,欢迎!希望多提问题,在相互讨论、相互学习中共同提高。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999994-952651.html

上一篇:《我们都是好孩子》:读王德华老师博文《风气变坏了!?》有感
下一篇:如何解决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乱象

8 朱豫才 姚伟 郑洋 杨正瓴 李贤伟 蔡宁 王恪铭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0 14: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