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聊城一日拜三师

已有 2618 次阅读 2020-10-8 07:3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聊城, 文化旅游, 季羡林, 傅斯年, 武训

 2020-10-07

这个假期受邀到山东的两所大学——德州学院和聊城大学做讲座,其实大家都是老朋友了,这两所大学我都去访问过,但是这次不一样的地方是:以前都是乘坐高铁或者火车去,这次是我自己开车去,这一路上就多了不一样的风景和感悟,特别是从德州到聊城的这100多公里,真的是奇遇不断。

从德州到聊城不是很远,导航显示130公里左右,车程大概2个半小时,因为约的是下午230的讲座,所以不是很着急,8点钟在酒店吃了早餐、出来给车加了油,正式上路出发。先生开车,我看路,走德上高速,车不多、路况很好,阳光也很好,两个人心情大好,想起来这车里还有以前的CD光盘,一试竟然还能播放,于是凤凰传奇那高亢的歌声就伴着我们上路了。

张海霞,这条路咱们第一次开啊,这一路上有啥景点?

还真没在意!上次我去聊城讲座是坐绿皮火车的餐车去的,大半夜的啥也没看见!这次应该好好看看这路上有啥风景,于是打开手机开始查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大大地吓了一跳:

路过临清!临清可是季羡林先生的老家啊!上半年抗疫在家又看了季先生的书,印象非常深刻,他对家乡的感情那可是非常地深厚!不仅是临清,我还记得我那次去讲座的时候他还是聊城大学的名誉校长,讲座就在他题字的图书馆进行,我还激动地照了相呢!

太好了!正好前面就是临清,咱们应该去季先生的老家看看!真好,地图上就标着季羡林故居呢!马上去!于是,两个人下了高速奔临清县康庄镇大官庄村而去!

从大路下来到季老老家这条路并不好走,差不多都是乡间小路,但是挡不住我们要去致敬季先生的热烈心情,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就在一片金黄的玉米晒场旁边的胡同里就是:不会错,门楣上是欧阳中石先生题写的“季羡林故居”,旁边是说明:季先生191182日就出生在这里!

真好!停了车,准备进去膜拜,却发现斑驳的大门上铁将军把门:锁着!围着院子转了一周也没有找到其他入口,正在一筹莫展,却看到一位一脸土灰的憨厚老乡骑车过来了:

你得去村那头找人拿钥匙开门!

于是请他带路去找钥匙,他真的是个好人:还有段距离,你开上车吧,我骑车在前面给你带路!

他不仅仅是带路了,还带我们看了另外一个也锁着门的地方:季先生憩园,这里有着季先生的雕像。但是等我们到了据说拿钥匙的那户人家时却是非常地不巧:家里没人,都到田里干活儿去了,现在正是农忙时节!他还没有手机可以联络!

万般无奈之中只好返回,在季先生故居的门口致敬!其实我知道里面也不会有太多珍贵的季先生故迹,因为他6岁时就离开老家去了济南,可是我还是心有不甘,围着这个院子转悠了几圈,其实这个故居修得还是相当用心,屋旁有停车场,屋后的那片水坑上也都修了栈桥和小亭,不远处就是他的墓园,节奏很合理也很适合缅怀,没人管,真的是可惜了!其实慕名来的人可能真的不少,最起码跟我们前后脚就有另外一家:也是非常遗憾地在门前徘徊了良久。

再仔细看这个小村庄,真的是有诸多感慨:不能怪村民们不重视文化旅游,他们真的是太穷了!虽然每家都尽力把门楣修得比较气派,可是错开的门缝掩饰不了里面房屋的破旧和院子的荒芜,家家户户的门前房顶都是堆成小山的玉米,周围的田地里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工劳作,他们的日子真的还处在温饱的边缘,远远没有达不到富足和小康,哪里会有心情去搞文化旅游的事呢?!

临走的时候,我给那个带路的老农口袋里塞了50元钱,他使劲儿推拖着不要说是没有帮到我,我说:这是你应该的,因为你心好!愿意耽误了自己去田里劳作的时间陪我找人,这也许可以给你和你的老乡一点启示:旅游也是可以挣钱的。

走吧,我们只好意犹未尽地离开大官庄。

去哪儿?

去哪儿?这是个好问题,我一时间无法从季先生故居的这件事情上挪开思路,看着地图,突然,一个名字赫然地出现在上面:

武训祠!

距离这里20公里左右竟然是武训祠!这难道是天意吗?在我感慨温饱不足难以谈文化的时候,突然看到武训这个千古奇丐的名字,而且竟然就在这附近!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大声跟先生说:

去武训祠!

什么?鲁迅祠?!鲁迅不是在绍兴吗?跟这里有什么关系?!

不是鲁迅是武训!是一个了不起的一生乞讨、励志办学的乞丐!

我好像听说过。

你肯定听说过啊,《武训传》当年是轰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一件大事啊!

说起这个武训真的是可以说的太多了:他自由贫寒靠乞讨为生,打工因为不识字被人欺负,20岁时立下志向:要乞讨存钱办义塾!于是他行乞三十年攒钱、买田,自己没有草屋半间、不娶妻生子,却是在50岁时办起第一所义学,求高人去当老师,求穷苦人家孩子去上学,不收一分钱;逢年过节请老师们吃饭,而他自己则在门外等着吃残羹冷炙;他不断地捐出乞讨所得(当然包括田产的受益)竟然在这个区域连续办起了三所义学、教育了无数贫苦人家的孩子!后来,他的事迹感动了山东的巡抚,又惊动了朝廷,清皇帝赐予他黄马褂,可是他坚辞不受,继续乞讨办学,直到58岁去世,万人送葬,武训先生的事迹传遍了海内外,成为闻名世界的“千古奇丐”和最了不起的“平民教育家”!

当然,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武训很有名,是因为1950年电影《武训传》公映后引起的一段公案:全国大批判!虽然历史已经证明这个批判是错的,可是它对武训精神的传扬还是起到了很大的负面作用,以至于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位伟大的武训先生了!

说到这里,看着车在狭窄的乡间小路上穿行,两边是辛勤劳作的农民,我早已经热泪盈眶,心里更是五味杂陈,走,我们一定要去看看武训先生!

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冠县柳林镇的武训祠,很好找,就在路边,一个独立的大院:武训先生纪念馆!依然是欧阳中石的题字,两边是“千古奇人”“高山仰止”。门前依然是破旧年久失修,售票处关着门,但是大门上却是开了一扇小门,一看,甬道上有人,我们也就从小门进去了。

这是一个设计得非常精心的院子,三进院落,进了大门之后是长长的甬道,两旁是碑文,从清代到现在都有,述说着武训先生的精神,第二道门进来是陈列室,陈列着武训传记、研究还有批《武训传》的各种报道和新闻,再进来,是汉白玉的武训雕像,雕刻十分精美传神,最后的大殿里是武训先生的半身铜像和敬献的花环。

我毫不犹豫地跪倒在铜像前!

这时候我先生在旁边只着急:

你一个大教授,怎么还行这个跪拜大礼?!

我先生知道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进庙从来不烧香磕头,到哪里也没有行过跪拜礼!

我说:

我谁都不拜,就拜他!

是呀,我说的是真心话,作为知识分子,我:不畏权、不畏势,只唯真;不求名,不求利,但求真!武训先生正是我最敬重的人,他一生行乞、历尽磨难,但是“竭尽全力推动民族教育的真心”永远不变!他值得我致以最高的敬意!

拜完武训再去后面祭拜武训墓,然后出来仔细看两边侧院的内容,一边的侧园是武训创办的第一所义塾“崇贤义塾”和高歌台,一边是武训师范的旧址和武训魂碑亭,内容都很好,设计也很清雅,可惜都有些年久失修了,尤其是高歌台的地砖都塌陷了,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可是内容真的是好,留恋再三,逐个细读每块石碑的碑文,敬仰之情更是难以言表。

走到大门口,看还有带着孩子的游客陆续进来,于是到对面的水果摊买了一袋子的大苹果,在门房里找不到值班的人,只好放在房间里,算是尽了我的一份心,这时候,看门的人恰好从另外一间房间里走了出来,我跟她说:

刚才找不到您,这里也不售票,武训先生一生行乞办学润泽万世,今天,我也把我的心意也放在这里,希望他知道后人也在力所能及弘扬和传承他“竭尽全力推动民族教育的真心”!

就这样在她一脸的错愕中我们离开了武训祠,坐在车上我和先生都沉默不语,是呀,在无比浮躁的当下,一次近距离拜谒武训祠让我们的精神都受到了数十万吨的冲击:人类文明历史上,最璀璨的永远不是权势和金钱,而是那一颗金子一般的真心,它不仅不会随着时间流逝、磨难重重而消失,而是会越来越闪光!

随着先生启动发动机,我不禁再次回头看武训祠,不等他问,我直接跟他说:

下一站:傅斯年纪念馆!

因为在这霎那我想到了他:这个北大的风云人物、五四的旗手、抗日战争结束后北大的代理校长、中国历史文化研究的抗鼎之人,在近现代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聊城人,和武训先生一样是光芒万丈的伟人,他是真正的猛士傅斯年(字孟真),他的一生与北大息息相关,他的命运与中国近代史息息相关,他的一生则像一杆秤一样检验着时代的份量。却是因为种种的原因被掩盖着应有的光芒,而他的纪念馆就在聊城,就在我们要下榻的酒店附近,上次来的时候我去过,这次一定要去看看!

他是清朝第一个状元傅以渐的后人,天资聪慧,1913年他考入北大预科,1916年升入文科,他读书多、健谈、思想进步,是学生中的领袖,提倡白话文,创办《新潮》月刊,提倡新文化,影响颇广,从而成为北大学生会领袖之一,1919五四运动期间,傅斯年担任游行总指挥,是走在最前面的旗手。五四运动之后,傅斯年从北大毕业考取庚子赔款的官费留学生,负笈欧洲,一直到1926年回国,留学七年,他心无旁骛第扑在学习上,从文科、理科再到实验学科都有了广泛的涉猎,虽然他连个硕士学位也没拿到,但是,他的渊博学识确实令所有人敬佩。

1926年冬,傅斯年应中山大学之聘回国到广州任教。1928年傅斯年受蔡元培先生之聘,创办成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并担任所长,以史语所为基础,重材料、重考证开创了中国历史文化科学研究的先河,对中国近代学术事业作出很大贡献:

是他第一次有计划、有组织地组织了河南安阳殷墟的科学发掘,并先后发掘十五次,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大大推动了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和商代历史的研究;

是他抢救、整理明清档案,使得明清史的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

也是他在抗战期间依然苦苦支撑史语所的研究,成为中国近代学术研究的一座高峰。

发表过不少研究古代史的论文,并多次去安阳指导殷墟发掘。

他本人不单是担任领导者,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研究者,信奉考证学派传统,主张纯客观科学研究,推崇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资料地开展历史学研究,注重史料的考古发现与考订,摆脱故纸堆的束缚,取得了很高的学术成就,写出了《东北史纲》、《古代中国与民族》、《古代文学史》等多种著作留存于世,傅斯年为学界敬重,成为一代史学大家并影响和培养了一大批学者,这里面包括:陈寅恪、徐中舒、赵元任、李方桂、罗常培李济董作宾梁思永等等。

1929年随史语所迁回北京后傅斯年兼任母校北京大学的教授,从此傅斯年和北大时隔十年再次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抗战结束后,学校要搬回北京复课时,傅斯年更是替远在美国的胡适做北大代理校长,从敌伪手里接办北京大学,有很多棘手问题,如对日本统治下的北京大学的教职员如何处理便是一个问题,这些伪北大教员中就包括鲁迅的胞弟周作人,傅斯年雷厉风行,宣布把所有出任伪职的教授一律开除出北大。当然傅斯年不仅仅是在对待汉奸文化上不留情面,他长期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对政府不端行为充满火药味的批判,就是对待达官贵人乃至四大家族的贪污腐败也一样是嫉恶如仇、坚决讨伐、毫不留情,最有名的是从1938年起,傅斯年就多年坚持不懈地上书蒋介石抨击孔祥熙,多次激烈交锋后终于让孔祥熙下台。抗战胜利之后,傅斯年又揪住了行政院长宋子文的不少劣迹,在《世纪评论》上刊登了自己的雄文《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一文,「国舅」宋子文不久之后被迫辞职,步了孔祥熙的后尘。

当然,傅斯年对政治介入的远不止这一点,19457月傅斯年与黄炎培等5人被推选为代表过延安与毛泽东彻夜长谈国共合作事宜。之后,傅斯年选择渡海传灯,担任台湾大学的校长,19501220日上午,为了军警抓捕台大学生一事,傅斯年在台湾省议会发言过度激动,逝世于议场,享年55岁。

18961950,傅斯年,这位山东聊城好汉,从意气风发的五四旗手,到风雨中创办史语所的开拓者,到雷厉风行的北大代理校长,到抨击贪污腐败的大炮参议员,再到永远的台大校长,他以耿直狷介著称,他以脾气暴躁著称,他以疾恶如仇著称,他以雄才独断著称,他用他短暂的一生,演绎了一个自由独立的知识分子的艰难与辉煌!

就这样,我们站到了聊城市东关大街111号傅斯年陈列馆的门前,没想到遇到周一闭馆,不过,我们的心情却是一样的汹涌澎湃,就如同陈寅恪对傅斯年那样服膺感佩:

天下英雄独使君!

再看时间:下午1:30,该去准备下午的讲座了!才发现,这大半天在聊城地界上的赶路,竟然意外地拜谒了三位大师,真的是三生有幸啊!特别写诗铭记:

驱车疾驰赴鲁西,谁料一日拜三师:

临清瞻仰羡林居,柳林镇上拜武训,东关再访傅家祠!

若论人杰与地灵,聊城第二谁第一?!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99-1253553.html

上一篇:张海霞┃开车与人生
下一篇:倒计时10天┃IEEE MEMS2021征文火热进行中!

18 武夷山 王安良 郑永军 程帅 刘山亮 贾玉玺 吕泰省 张晓良 刘欣 徐绍辉 郑强 田云川 王林平 梁庆华 林太刚 李学友 罗广营 靳世鑫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8 15: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