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霁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mileyCat "If you love it enough, anything would talk with you." 爱世界,爱生活,爱自己

博文

我的蜂鸟邻居

已有 4046 次阅读 2009-8-18 14:13 |个人分类:动物朋友|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蜂鸟, 身边的自然



我家的窗外有一棵茂密的美国榆树,大树浓密的枝叶覆盖了大半个院子。夏天的时候,大树就成了一个鸟儿们的乐园。从清晨到黄昏,大大小小的鸟儿们在枝叶间蹦跳,追逐,歌唱。

其中,我常常看到蜂鸟。他们时常飞到我阳台上的挂蓝旁,像直升飞机一样停在空中,高频扇着翅膀,把长长的嘴伸进一朵又一朵的花中吸食着花蜜。我为这种可爱的小东西而着迷,试过很多次,想拍下他们的模样。

可是要接近这种机警的鸟儿非常不容易。有无数次,当我看见蜂鸟大驾光临,便兴冲冲地取来相机,蹑手蹑脚的靠近,可是还没来得及对准它,那小东西就飞得无影无踪了。

表妹来访,聊起蜂鸟和想给蜂鸟照相的事。她说,“看来你得先慢慢儿赢得他们的信任。去买一个蜂鸟喂食器吧”。“那我给他们吃什么呢?” “这个简单。百分之二十的糖水儿”。

我立马跑到HomeDepot买来了喂食器,配好了糖水,把喂食器挂在阳台上的一个显眼的地方。可是蜂鸟知道这是给他们准备的吃饭的地方吗?

一个星期过去了,那喂食器的液面只下降了一点点。我忙着工作,很少有时间观察有没有蜂鸟光临。心中遗憾的想,那减少的一点点液体可能只是因为水的蒸发。蜂鸟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熟悉了解这个喂食器。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我偶尔看见一只蜂鸟正围着喂食器飞,时而小心地把长长的嘴伸进喂食口中。“哈!他终于知道这儿有好吃的东西啦!”

从此后,喂食器的液面下降的越来越快。从一开始三个星期添一次糖水,到后来每三天就要添一次。蜂鸟们对我的存在也越来越不介意, 他们开始敢当着我的面大大方方的飞过来吸食糖水。慢慢的,我可以从每周消耗的糖水量估计出附近的蜂鸟数目变化的情况了。

又过了些日子,我发现糖水的消耗量减少了,并保持在每周一瓶的样子。怎么回事儿?

我开始注意观察来喝糖水的蜂鸟们,以及它们之间的交往。原来,有一只大个头儿,红脑袋的蜂鸟把这个喂食器据为己有!他每天一大早儿就飞来吃早点,吃饱了就站在离喂食器三四尺外的一个小树枝上,一边引吭高歌,一边守着这块宝地。如果有别的蜂鸟飞过来取食,他马上冲过去赶走来犯者,同时嘴里还发出“加加加加”的怒吼声。这样的“偷袭”和“保卫”的故事每天上演无数场。我常常能看见“红脑袋”追逐着另一只蜂鸟,像两架超低空飞行的战斗机,在树枝间穿梭。甚至不用看,从他的叫声我就能判断出什么时候他是在悠然的歌唱,什么时候他是在愤怒的叫喊。

一个炎热的下午,我看见同时有三只蜂鸟来挑战红脑袋。一只先飞过来,作出吸食糖水的样子。不出所料,红脑袋立即冲上去保卫自己的领地,驱赶来犯者。两只蜂鸟像箭一样的飞远了。这时候另外两只飞过来优哉游哉的享受起无人看管的美食来。过了一会儿,红脑袋凯旋归来了。可他还没来得及唱得胜歌,就看见又有人在偷吃的。它怒不可遏,冲过去大喊。这时候,玩儿调虎离山计的那只蜂鸟也悄悄飞回来,于是四只蜂鸟围着喂食器打起车轮战。我坐在阳台上,只看见几只黑影儿上下左右穿梭盘旋,耳边是蜂鸟高频扇动翅膀的嗡嗡声。战斗是如此之紧张,他们已经顾不上叫了。

这场恶战之后,我又去买了一个喂食器,挂在阳台的另一个角落。想着,红脑袋,既然你非要霸着那个,就给你好了。这个喂食器是给别的蜂鸟准备的。可是几天后,我发现红脑袋竟然同时守着两个喂食器,不许别的蜂鸟靠近半步!

这怎么能行!红脑袋啊,难道你就从此为了这口吃的宁可牺牲掉你的美好鸟生,再也不离开这得来容易的食物半步,没有朋友,也不再去享受跟其它的同类在蓝天下飞翔和无忧无虑的歌唱的乐趣?

我不再往喂食器里添糖水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96123-250088.html


下一篇:捉拿采花贼

5 孟津 寸玉鹏 熊李虎 吴怡 zdlh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4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