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京
出生率,平均寿命,生活水平和社会结构
2018-8-10 22:12
阅读:523

 

                                    出生率,平均寿命,生活水平和社会结构

 

生态学理论对动物的生育率和其它几个基本因素的关系,象个体寿命,资源消耗,有系统的了解。这些知识都适用于人类社会。同时,我们对人口的分布和生育率有极其详尽的统计。从纯研究角度,人口学相对简单。但是,人口学问题牵涉到各个集团之间巨大的利益分配,使得客观的研究非常困难。由于利益集团的限制,生物学和经济现象中的普遍规律,在社会理论的分析中,倍受排斥。很多社会科学中的研究,忽略了人是动物这个基本事实。

 

我们以经济政策和出生率的关系为例。大家都明白高税收,高房价对生育率压抑巨大,但高税收,高房价是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学术界的支出大部分源于政府收入,所以,大部分研究人员不愿意强调高税收,高房价对生育率的压倒性影响,反而把精力集中在所谓的鼓励生育的政策上面。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用于鼓励生育的资源,都出自民众,经过多个过程,中间消耗巨大。鼓励生育的政策,不如减轻民众的税收和其它负担有效。但是,鼓励生育的政策,体现了政府的政绩,是政府更愿意采纳的。从研究者的角度,鼓励生育的政策可以千变万化,给研究人员提供了大量的研究素材和经费。如果政府不干预人口出生的过程,人口学家的工作机会将减少很多。因此,人口学家,以及大多数研究人员,都提倡政府积极干预社会。而政府功能的增强,必然增加税收,降低出生率。

 

我们将讨论中国人口和社会的远景,然后考虑出生率和平均寿命,生活水平及社会结构的关系。

 

中国人口和社会的远景

 

中国实行限制生育的政策, 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即使将来取消限制生育的政策,由于高税收,高房价,生育率也很难上升。但这种远景并没有引起足够人的注意。

 

有人认为, 等中国人少了, 人口政策放松了,生育率自然上升. 这些人似乎没有看到,那些低生育率的社会,有很多鼓励生育的政策, 也没有什么效果. 一个社会资源的分配,是由社会内部成员的权力决定的. 在一个低生育率的社会, 老人的比例很高, 资源的分配自然倾向老人. 而且年轻人,中年人会变老, 老人 不会变成年轻人, 所以老人希望得到的资源, 中年人一般不会反对, 而年轻人希望得到的资源, 很难得到中年人和老年人的支持. 随着时间的推移, 年轻人能够得到的资源, 包括养育孩子的资源, 越来越少, 而年轻人的社会负担越来越重, 使得年轻人的生育愿望持续低落. 所以在生育率长期低落, 已经造成人口老化的国家, 生育率很难再回升到替代率. 当然大家都明白长期低生育率对一个国家灾难性的影响, 政府常常出台一些鼓励生育的政策,以表明政府对国家远景负责任的态度, 但这些政策不可能超越权力对资源分配的制约,结果大部分是杯水车薪, 无济于事. 

在国内, 随着年轻人的比例逐渐降低, 他们的社会地位也逐渐降低. 现在有一个流行的词语叫啃老族, 如果少数人啃老, 可能是这些人自己的原因, 但啃老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 则表明年轻一代整体的无奈.还有一个流行的词语叫拼爹, 这也表明年轻人个人的努力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将来年轻人的比例会更低, 他们的生活也会更困难,如果年轻人自己养不活自己, 怎么指望他们养孩子呢? 

提倡限制生育的人往往指出,人口数量不是社会强大的决定因素。确实如此,人口结构往往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假设有两组人,第一组是一胎制的社会,有一百六十个老年人,八十个中年人,四十个年轻人,第二组是人口快速增长的社会,有十个老年人,二十个中年人,四十个年轻人, 哪一组人更有竞争力?第一组的人比第二组的人多四倍,但大多数是老人,很少人会认为第一组人更有竞争力,也就是说,人口数量不是社会强大的决定因素。是否第一组和第二组有相同的竞争力呢?毕竟两组有同样数量的年轻人. 也不是,在第一组中,老年人占大多数,老年人的问题和利益是这个社会的主要考虑,他们更多关心的是短期的稳定和生活的安逸;而在第二组中,年轻人占大多数,父祖的成功给了他们自信,他们也需要为更多的后代争取足够的资源,所以他们具有强烈的开拓和进取精神,更多考虑子孙后代的远景。限制生育的政策, 不仅仅减少了人口数量, 更破坏了人口结构, 降低了人口素质. 

人类的历史, 就是高生育率社会不断取代低生育率社会的过程. 几百年前, 欧洲移民登上美洲大陆, 他们的平均生育率在十左右. 几代人的时间, 欧洲移民就取代了本土印地安人. 今天的欧洲人养尊处优, 不肯生养, 也会在几代人的时间, 被多子多孙的穆斯林移民取代. 中国目前的一胎政策, 就是把中国人推到被取代的位置. 有的人觉得中国人多, 不可能被取代, 当年美洲大陆有上亿印地安人, 才几个欧洲移民?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一个社会, 一旦其生育率长期低迷, 它的衰亡就为期不远了. 当日本在七十年代, 八十年代经济突飞猛进的时候, 很多人赞美日本企业追求完美的精神,政府和企业精诚合作的系统,很少人注意到日本的生育率在六十年代末已经跌到替代率以下. 直到最近十几年, 经济持续不景气, 主流媒体才发现, 日本年轻劳力不断减少,老龄化日趋严重,但至今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能够逆转生育率低迷和经济持续不景的恶性循环.

 

出生率和平均寿命的关系

 

不断有研究人员声称,随着医疗科学的进展,将来人类的平均寿命可以达到一百岁,两百岁,甚至永远活下去。最有代表性的是库茨魏尔的观点,他认为,人类可以利用纳米机器人进入人体,十几年内,技术的进步使得纳米机器人可以摧毁病原体,清除杂物,纠正DNA错误,逆转衰老过程,使人得以永生。


我们来看看汽车的寿命。从个体而言,一辆汽车,通过不断更换零件,可以用一千年,但是越到后来,维护成本越高,假如一辆旧车的维护成本高于购买新车,大多数人会选择购买新车。尽管个体而言,汽车寿命可以无限延长,但汽车的平均寿命,很难超过三十年。


生态学中有一条规律,寿命越长的动物,往往出生率越低,这可以用资源的分配来理解,花在自己身上的资源越多,寿命就越长,同时花在下一代身上的资源越少,出生率越低。如果平均出生率低于二,这个社群一定会消亡的。


我们来看一下平均寿命最高的20个国家,除了以色列,其他国家的出生率都低于二,也就是说,这些高平均寿命的社会是逐渐衰亡的社会。目前最高平均寿命的国家,其平均寿命低于85岁。如果一个平均寿命85岁的社会,由于花太多资源维护老年人的生活,青年人的资源少了,出生率只有1.5,而另一个平均寿命75岁的社会,由于分配给青年人的资源多,出生率为2.5,长此以往,平均寿命为75岁的社会会取代平均寿命为85岁的社会。这就是为什么生物的平均寿命不会无限延长.


由此推断,将来整个人类的平均寿命,不管医疗科学如何进步,上限不会高于85岁。那些平均生育率已经低于二的社会,如果仍然耗费资源来提高平均寿命,只能加速这些社会的衰亡。

 

出生率和生活水平的关系

 

出生率和生活水平也有类似的关系。生态学中有一条规律,动物越大,往往出生率越低,花在每个后代的资源越多,个体越大,很难让很多的后代分享资源,出生率越低。汉语里,有一个很直观的词语表达了出生率和生活水平的关系: 华而不实。

 

华是开花的意思, 实是结果的意思. 华而不实, 就是光开花,不结果. 说一个人华而不实, 他会很不高兴. 但我们花很多精力在工作,社交上,花很多钱买房买车, 却不愿生孩子, 这是不是一种华而不实的生活? 政府拼命追求GDP 的增长, 如果某个季度GDP下降,方方面面都很紧张,想方设法使GDP重新增长,然而生育率长期低迷却少有实质性的行动,有的政府,甚至限制生育来促进经济发展,这是不是华而不实的政策?


当植物完成了授粉以后,就卸下了美丽然而昂贵的花朵,专注培养下一代,是谓春华秋实。人们求偶的时候,自然会全力展现自己的风采。当我们求得佳偶归,是否也能一样远离繁华,浮华的昂贵生活,过着朴实,充实的生活,这是人生的春华秋实。

 

出生率和社会结构的关系

 

政府机构, 和任何别的机构一样,希望增加自己的收入.政府最重要的收入是税收,所以政府会尽一切方法增加税收来源.让我们比较一下传统家庭和现代家庭的税收.一个传统家庭,太太在家操持家务,工作很辛苦,但没有现金收入,不需要缴税.而现代家庭,太太大多在外工作,有现金收入,需要缴税.

 

我们设想一下,两家人,张家和李家,在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的税收状况.在传统社会,张太太自己带孩子,自己给全家做饭,李太太自己带孩子,自己给全家做饭,两人都不需要交税.在现代社会,张太太 开了一家餐馆, 李太太开了一家幼儿园. 张家把孩子送到李氏幼儿园,要交学费, 李家到张氏餐馆吃饭,要交饭钱.企业要交营业税,顾客要交销售税.一个社会金钱交易越多,政府的税收也越高.所以,政府会采取很多措施使太太走出家庭,到外面工作. 最重要的措施就是弱化家庭的关系.

 

过去,离婚在大部分地方是很难的. 太太可以放心在家生养孩子. 而现代社会离婚很容易,太太们不得不在外面找一份有薪水的工作,以防止家庭的变故,很多人干脆就不结婚了.职业女性的大量增加,极大的增加了社会的现金流量,增加了政府的税收.但生儿育女本身就比全职工作还忙,当一个女人不得不外出打工,只能减少孩子的数量.在一个强势政府,弱势家庭的社会,生育率必然低下,尽管这个政府可能也鼓励生育.

 

在一个子女众多,家庭关系紧密的社会,家庭在大多数事情上自给自足,对外部产品和服务的依赖程度低,政府的收税能力低,干预人们生活的能力也低.一旦一个社会的生育率低到一定程度,家庭规模缩小,对外部产品和服务的依赖程度增加,随着商品活动的增加,政府的收税能力增强,干预人们生活的能力随之增强,导致家庭和社区功能进一步弱化,生育率进一步降低.一个民族和国家,一旦陷入低生育率,强势政府的恶性循环,很难逃脱衰亡的命运.

 

在当前强势政府, 弱势家庭的环境下, 作为普通人,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最重要的,每个家庭,夫妻两人,一个人在外打工就够了.我们每生产一百元的产品,大约有六十元以各种税收和费用的方式给了政府,企业利润二十元,到自己手里的大约只有二十元.也就是说,我们辛辛苦苦的劳作,大约百分之二十帮到了自己的家.如果我们在家里打理,我们的辛劳,百分之百是为自己家付出.这就是为什么传统社会,一家能养四,五个孩子, 而现代社会, 一家只能负担一,两个孩子. 很多人说,男人靠不住,还是自己有份工作安全。是的,男人可能靠不住,但世界上任何高回报的投资,都有高风险。西方国家为什么这么死气沉沉,就是因为风险太低,于是人们坐过山车,外出探险,因为日常生活中,风险实在太少。与其象没头苍蝇一样,到处在外面寻找风险,还不如在家里承担风险。

 

目前, 大多数关注人口问题的文章, 寄希望于政府的作为. 但政府愈强势, 税收越高 ,处于育龄的夫妇的负担就越重,就越没有能力生孩子.一个人如果真正关心人口问题,就应该把重心由政府转向家庭和社区,特别是应该从自己做起,多生几个孩子,或者出力帮子女和朋友多生几个孩子. 从理论角度,把重心由政府转向家庭和社区,降低了固定成本,而低固定成本的生物和社会系统,生育率都较高。

 

 

人口学研究,社会生物学与社会



上面的分析,从生态学角度很容易理解。那为什么人口学的研究这么艰难?这要从当前的社会环境考虑。

 

1859年11月24号,英国出版了一本书,当天抢售一空。这是一本什么畅销书?这本书的书名叫《物种起源》,是一本生物书。一本生物书, 怎么会引起社会这么大兴趣?当时大英帝国人口迅速增加,领土迅速扩张,所到之处,英国人就占了当地人的土地,有时还把当地人给灭了。这些事情听起来好像不总是很光彩。《物种起源》告诉大家,竞争和自然选择是改善物种的唯一方法。所以,英国人和欧洲人的全球扩张,不是为了一己之私, 而是为了改善整个人类。顺便说一句,达尔文,《物种起源》的作者, 有十个孩子。


一百多年后, 在1960, 1970年代, 有几个研究人员把自然选择的概念建立在基因的基础上,从而使进化论的概念更加清晰, 这门新学科叫做社会生物学。但这门新学科并没有象自然选择理论出现那样受到大众的欢迎, 相反,社会生物学经常被斥为社会达尔文主义,频遭抗议。


为什么一百多年前,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被主流社会热情拥抱, 而一百多年后,进一步阐述自然选择理论的社会生物学却为主流社会所排斥?这主要是由于社会环境的变化。一百多年前,欧洲人的生育率极高,人口急剧膨胀, 自然选择理论给了他们道德制高点,因而受到热烈追捧。一百多年后,主流社会的生育率跌到替代水平之下。 一个把自然选择讲得更清晰的理论, 让主流社会极为尴尬。所以,社会科学理论的研究者,对社会生物学极为抵制,谁敢把自然选择的思想应用到人类社会, 就会被扣上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帽子。


半个世纪过去了, 社会生物学作为一个单独的研究领域, 成果累累, 但是早期研究者希望改变社会科学基础的目标, 仍然遥遥无期。 过去几个年代, 西方主流社会的生育率持续低迷, 而穆斯林的人口快速增加, 自然选择这个词, 在西方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也变得越来越敏感。科学研究是社会的一部分,它的状态和发展, 与社会环境息息相关。同样一个民族, 当它的生育率很高,  对新思想会非常宽容, 而人口老化后, 思想也变得僵化.


结束语:大道至简


家里面,重要的,经常需要的东西,会放在很容易看到的地方,以便随时拿到,不常用的东西,会存在比较偏远的仓库里。


脑子里面,重要的,经常需要的信息,会放在很容易提取的地方,以便随时得到,不常用的信息,会存在比较偏远的地方。


大道,就是重要的道理,必然会在脑子里很容易得到的地方,必然是以最简单的形式表达,必然不需要复杂的解释,推理。换言之,大道至简!


所有的生物,必须有后代,才能代代相传。生儿育女,就是最重要的大道。这是所有的生物,包括人类,都明白的。根本不需要人口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还有各种学家的指点。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居然有政府强力限制生育,还有这么多专家,学者,洋洋洒洒著作等身,来证明限制生育的合理性?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社会,而不是一个简单的社会。


越是复杂的社会,人和人之间的利益越不一致。政府希望子民花更多时间为官僚积累更多的财富,而不是分散精力照顾自己的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孩子数量的急剧下降,即将转化为劳动力数量的急剧下降,政府的政策开始放松,但在一胎化的社会,大部分家庭夫妻俩都工作,觉得很难要两个孩子,于是希望政府制订相关政策,减轻生孩子职工的负担。复杂的政府政策,会奏效吗?


西方国家有极其复杂,极其慷慨的各种生育政策,西方国家也是生育率最低的地方。为什么?羊毛出在羊身上,政策越复杂,越"完善",中间的消耗就越多,年轻人得到的资源就越少。


大道至简。简单的生活,是社会永保青春的保证,任何寻求政府政策的保护,最终会被复杂的政府所束缚,所窒息。


纵观历史长河,没有一个低生育率的种群,能够长久成功,所有成功的种群,都源于高生育率。这本是极简单的道理,被很多专家研究得越来越复杂。如果你想生孩子,就生下来再说,不要那么多深思熟虑,那么多深谋远虑,那么多高瞻远瞩。很多人都在深谋远虑中耗掉了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年华。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京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912119-112858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