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培扬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peiyang 跟踪国际前沿 服务国内科研

博文

追思阮学平

已有 2423 次阅读 2018-9-14 18:29 |个人分类:我的日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追思

    许培扬

同事好友阮学平,

文献信息业务精,

学术研究最严谨,

中图法中有大名。


    我的同事,好友阮学平9月10日去世了,61岁。我非常难过,不知道她住院了,生前没有见面,非常遗憾。

我们的蔡汾岚副馆长写了追思阮学平,我读了,写的真好,也说出了我的感受。

    我也想写一篇文章,追思阮学平同志。

    我与阮学平老师的工作、学术交流比较多,她的研究生课题开题、中期考核、毕业论文答辩,她都会找我参加。阮老师治学特别严谨,指导研究生严肃认真,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她接替了我的《中国图书馆分类法》编委的工作,主要负责医学分类法的工作,承担分类法的修订工作,任务很重,她都尽力出色完成,受到各位编委的好评。

    她特别谦虚、严谨、认真,学术问题,她有自己的观点,但不轻易发表。


待续。。。。。。


  回珈团聚 同唱友谊之歌 一一纪念恢复高考40年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

https://www.meipian.cn/un24yrk?share_from=others&share_user_mpuuid=49f3618c25c081feb2a8632214c40b14&user_id=28506068&uuid=13596dff8f774af48e85d032f690d667&idfa=97A55121-B99E-4120-B642-A160483F3117&utm_medium=meipian_ios&utm_source=singlemessage&v=4.6&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第一张第一排右2  第2张右5   第3张右3   是阮学平老师

blob.png


blob.png

蔡汾岚的文章

追思阮学平.docx


追思阮学平

从公告群获知阮学平过世的消息,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阮学平八十年代中期调来图书馆,一直在采编部门工作。恢复高考后的武汉大学图书馆系毕业生,应该是“科班”出身吧。不爱说话,见人总是浅浅一笑,从未听见她大声嚷嚷过。长得有一点像英格丽.褒曼。有一个儿子,那时才一点点大,壮壮实实,和她一样安安静静,很有礼貌像个小绅士(现在研究生毕业,已经是真正的绅士了)。

 图书馆为了实现自动化对业务工作进行全面整顿。阮学平负责目录整理,想出来切实可行的办法:为数以万计的卡片做出特殊标记。就在她逐渐发挥骨干作用的时候,病魔向她发动了第一次攻击,而且来势汹汹。此事除了当时图书馆的保健医生张大夫知情,她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只是加快了工作步伐,连午休时间都在忙碌,在医生限定的六个月时间里赶完了手中所有的活计才住院上了手术台。至今图书馆保存的卡片目录上还留有她当时工作的印记。

整整两年,阮学平经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是张大夫告诉我的,她自己却从未透露过哪怕只言片语。在后来的日子里,她在跟健康人一样全身心投入图书馆建设事业的同时,一直坚强地同病魔抗争着,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

21世纪初,图书馆业务工作实现全面自动化。阮学平担任采编室主任,不断完善新系统的功能,大大提高图书分编标引效率;承担没有现成经验可学的数字化重任,建成网上数字化资源——协和医学院研究生论文数据库,至今仍为所馆唯一,同时探索与之链接的研究生导师数据库,想让协和“三宝”的提法在我们这一代展现新的内涵。人民医院有位读者姓王,是个专家,有许多医学专业论著,当时已身患重病,自感时间不多,唯一的愿望是将自己一生的心血集册。阮学平最后交给他不仅是一本装帧精美的文册,还有一张利用研究生论文库技术制作的有检索功能的光盘。专家去世了,留下一句话:感谢医科院图书馆。接着她帮助协和医院張振馨教授完成项目申请急需的包括专著论文及其他资料在内的数字化,同时联系妇产科郎景和院士,郎大夫已答应将自己的所有专著论作交由图书馆数字化,距离专家库更近了。后来阮学平离开数字化部门,链接研究生导师库计划没有继续下去,很遗憾。

阮学平把读者当老师,当朋友,为他们服务,全心全意。

国家图书馆组织跨单位科研项目,涉及数字化、数据库、规范、标准等多个领域,阮学平出色完成分担的任务,同行专家认为她代表了医科院图书馆的学术水平。

阮学平在采编部负责审核把关,这个角色过去是老馆长吴子鈞担任的。后来她承担了更为繁重的培养研究生任务,成为医科院图书馆有史以来第一个硕士研究生导师。

而在这个期间,隐藏在她身体里的病魔一波接着一波连续向她发动更加凶猛的进攻。

我曾经接到过阮学平打给我的电话,告诉我她想提前退休,想到美国陪陪读研究生的儿子。我感到,她真的累了。那年她59岁。

最后一次见到阮学平是去年九月办理退休手续前一个月,在采编部她的办公室。她说退休后想做做手工艺,那是她最喜欢的事,做手工的彩带都买好了。我知道她曾经得过服装设计大奖,还报考过相关专业研究生,知道她对音乐舞蹈、文化艺术、摄影绘画...一切美好的事情打心底里热爱。她还向我展示了做好的一张卡片,是给高原的,一段温馨的祝福的话,点缀着一朵精美的彩带做成的小花,她说要送给科室同事每人一张留作纪念。

珍珠即使散落在沙滩上也晶莹温润自带光辉。阮学平就是这样一粒珍珠,珍藏在她的亲人、朋友、同事、学生内心深处,永远怀念。

                                          蔡汾岚 20189

高岚所馆长的纪念文

    蔡馆长作为分管图书馆工作的领导,追思阮学平同志一文,语言精練,用情很深,值得一读。相信认识或不认识阮学平同志的同事、朋友,都会从这篇追思文章,从阮学平同志对待工作、对待同事、对待疾病的态度中受到不少啟发。

    记得阮学平同志刚得病那时(印象是妇科恶性肿瘤),所馆从阮学平同志的实际情况出发,在经费很困难的情况下曾为她提供了一些经济补助,期望她早日康复。这一次看來是旧病复发,病魔终於没有放过她。英年早逝,实在可惜。祝她在天国快乐!


    今天中午惊闻阮老师过世的消息,我好难过心里已满是泪水。我们的美女老师、武大才女,一颦一笑还清晰在我的脑海中,您那么温柔、谦逊,可又是那么坚强!研究生期间经常向您讨教,真是亦师亦友!您对我的帮助和爱护一直在我的心里!只可惜,我离开所里后,再没有看到您一眼……缅怀您

    我的研究生倪素云  追忆阮老师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80034-1134831.html

上一篇:书画新作 236期 新婚之喜 书画贺礼
下一篇: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机构知识库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19: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